看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大宋起航 > 第五一七章 小事情
    在识字率普遍低下的时代,只有简单的律令,才容易深入民心。汉高祖刘邦约法三章,遂底定天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当人们对律法的认知,还停留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时,就推出复杂无比的律法,只会增加整个社会的成本,有百害而无一利。

    能青史留名的机会并不常有,新律不能按照预想中的去制定,闻起航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似乎,有些不好。”借酒浇愁愁更愁,闻起航可不打算与自己过不去,只好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茶。坐在桌案对面的平诗媛小心翼翼的问道。

    闻起航抿着茶,抬眼看了一下坐在对面的平诗媛,方才放下茶杯,轻声道:“嗯,心情是有些不好。怎么?你打算让我高兴高兴?”

    “”闻起航后一句话的语气明显有些轻佻,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平诗媛的俏脸微微一红,岔开话题道:“我听闻梅老先生返乡了?”

    “嗯。”闻起航嗯声道。

    “那,梅小娘子她?”平诗媛低垂下螓首,似乎并不在意的轻声询问一句。

    “怡琦她”闻起航停顿一下,咂咂嘴道:“高兴就好。”

    “她的,那个身份,解决了?”平诗媛询问道。梅怡琦是前朝秀女的身份,她隐约也是知道的,这也一度成为梅怡琦嫁人的最大障碍。其实若不是梅怡琦逃选在前,只要新朝一立,前朝的事情也就过去了。可是她毕竟逃选在前,这也就成了一项大罪,藐视皇权,无论是否改朝换代,都是不可能轻易饶恕的大罪。

    “嗯,算是解决了吧。”闻起航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太医院那群废物,这都快一年了,一个根治虏疮的疫苗,都鉴定不下来,一群废物。”

    当时将敬献虏疮的功劳按在了梅怡琦身上,就是想用这泼天的功劳来换梅怡琦一条命,可是时间都过去一年多了,太医院那边至今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

    其实闻起航说太医院都是一群废物,就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一种新药,尤其是只能用来预防的新药,想要鉴定其是否有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反而想要鉴定其无用,却很简单。

    当时太医院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证明了疫苗对得了虏疮的病人,毫无作用。

    可是想要鉴定预防,那就不简单了。

    首先,在古代这种环境下,很难去提取虏疮的病毒,而且虏疮的受众患者,多数以孩童为主。要将种了痘的孩童,扔进疫区任其自生自灭,这明显就是一件违反人道的事情。而且虏疮病毒,若是不能提取,令人精准感染,而只是将人扔进疫区,就算最后活了下来,也很难说明,这就是疫苗起到的作用。

    毕竟虏疮,就算再凶再狠,那也不是百分之百能令人死亡。

    就算闻起航对疫苗有着十足的信心,但也很难保证疫苗就会百分之百可以免疫病毒。毕竟受限于古代的环境条件,很难保证疫苗不会引发其它的并发症。

    接种了疫苗,总是要发一场低烧风寒的,说不定这一关,体质弱一些的人,就无法扛过去。

    而且虏疮的潜伏期,最多也就十天半个月,等到朝廷接到那里发病了,再派人过去,恐怕早就已经过了最佳的种痘时期。

    这可不像青蒿治疗疟疾,喝了就见效。

    总而言之,想要确认疫苗真的有用,就算太医院的人不玩忽职守,也必然需要运气的加持。

    “这事也急不来”平诗媛宽慰道。

    “嗯,慢慢来吧,反正性命已经无碍。陛下还是信任我的。“闻起航笑道:“解决了这个问题,无非就是嫁人而已。我看怡琦她现在也并不着急嫁人。”

    “”平诗媛忍不住白了闻起航一眼,谁不知道梅怡琦之所以不想嫁人的原因,也不知道这个该死的闻起航,是真傻呢!还是装傻!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事?”闻起航抿口茶道。

    “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平诗媛清了清嗓子,准备进入正题。

    “想我了。”闻起航嘿笑道。

    “”平诗媛窒气道:“你最近忙着纳妾”

    “那就是嫉妒了。”

    嫉妒你个头!平诗媛心中不忿道:“我就是想问一下,鲁中商道,你打算什么时候重开?”

    本来见闻起航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还想着旁敲侧击一下,结果发现还是开门见山最好。

    “急什么。”闻起航好整以暇道。

    “你说急什么?”平诗媛咬牙道。现在四海镖行已经将全部的身家都押在了鲁中商道上,结果闻起航说关就关了。当然他们完全可以撇开闻起航,独自运营。可惜现在鲁中商道上接近七成的货运,都是为闻府服务的。只要闻府不订货,他们的运力就只能闲置。

    “明年。”闻起航给个时间道。

    “什么?明年!”平诗媛瞪大眼睛道。这该死的闻起航,说的倒是轻松,一张口,就给支到明年去了。那岂不就是说他们四海镖行还要闲置整整半年以上的时间。

    “对,明年。”闻起航神色淡阔道:“最近由我负责编撰的律法,就要完成了。其中的商律部分,对你们这些以运输为主的商户很是有利。”

    “呃”平诗媛一愣道:“什么商律?”

    闻起航恨铁不成钢道:“关心一下时政好不好?”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平诗媛纳闷道。

    “你的志向不是当捕快吗?你连律法都不关心,怎么当捕快?”闻起航鄙视道。

    “你编撰的不是刑法吗?”平诗媛疑惑道。

    “偷梁换柱,懂不懂?”闻起航无语道。

    “”平诗媛嘴角微抽道:“这和商道开不开,有什么关系?”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闻起航泄气道。

    “那你打算明年什么时候开?”平诗媛还是决定问一个更准确的时间。

    “起码要开春以后吧。”

    “如此说来,这商道岂不是还要停大半年。”平诗媛忧心道。

    闻起航苦口婆心道:“这第一场冬雪马上就要来了,商道到时肯定是要停的。现在我们就是在与朝廷,与陛下他们,比谁有耐心,谁最后撑不住了,谁就只能妥协。谁撑住了,谁就会得到最大的利益。

    若是你,你怎么选?”

    “这个”

    闻起航不耐烦道:“别这个那个的,若来的是你四哥,早就让我给打出去了。”

    “”就因为知道是这样,来的不才是自己嘛!平诗媛不由的撇了撇嘴。

    “还有,你们有空关心商道重开,能不能拜托你们将京师的快递给做好。至今,那个门牌号,你们也没有做好。”闻起航不满道。

    “京师加周边,几十万户人家呢!衙门不帮忙,怎么做!”平诗媛叫苦道。关键是钱呀!制作一个门牌,就算只有十文钱,多了,那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闻起航道:“不是说了嘛,先给订了报纸的,愿意与我们做买卖的那些人那里开始,其余的空着就好。”

    “好吧。”平诗媛不情不愿道。在她看来,闻起航这么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有钱没地方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