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346章 不会自刎的学生不是好猎人
    白骁手起刀落,鲜血顿时如泉涌一般汩汩而出,将脚下雪白的旷野染成凄厉的色彩。

    观众席上一片惊悚之声,测试场内,站在白原外围的学生们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白骁那淡定的姿态。

    “这是……示爱么?”

    有人战战兢兢地提出了一种假设。

    “因为自恃稳操胜券,但又不愿碾压身为爱侣的对手清月,所以甘愿自杀来成全对方?”

    “真是感天动地的雪山部落爱情。”

    “要是有男人肯我为割腕,我早就嫁过去了。”

    “你是想说要是有个身怀千万龙之泪的男人肯为你割腕,你就嫁过去吧。”

    “换了你你不嫁吗?!”

    “我用不着他割腕就早嫁过去了……”

    然而就在一群女学生竞相花痴的时候,却见白骁脚下的土壤忽然凋零陷落,一个巨大的坑洞塌陷出来,无声的哀嚎从坑洞中激荡出来。

    哪怕是身处数百米外的军营边缘,学生们都感到一阵心悸而色变,仿佛有无比恐怖的魔物在狰狞撕咬,所有人的魔器都在颤抖,做出各种本能的反应,失声、失神乃至失禁不一而足。

    魔能紊乱乃至反噬接连出现,让学生们好一阵手忙脚乱,彼此互助才稳定住了局面。

    而另一边,白骁已经控制肌肉并拢了伤口,止住了血流,移步到另一个方向去了。

    围观的学生们心有余悸:“他……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同样的疑问,也存在于场外观众心头,除了极少数魔道大师露出了然之色,大部分前来观看的人都是一头雾水。

    好在作为一次商业化经营的大型测试,红山学院为每个竞技场都配备了解说团队,而负责解说一年级测试的阵容更是格外豪华。

    场内很快响起了一个苍老却温和亲切的声音。

    “很高兴看到白骁同学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诀窍:他在用自己的血液净化土壤下的魔能。”

    有了这句点拨,场内的魔道士们,就有一大半顿感恍然,但更多的人,则是惊讶于这位解说员的身份。

    “大宗师居然亲自解说!?”

    “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宗师级的人物来做这种杂活的。”

    “大概是因为清月在场内吧,大宗师对自己的学生真是格外偏爱啊……”

    “也可能是因为这次活动的解说费让他无法抗拒?”

    议论声中,朱俊燊继续解说了下去,让普通人也能理解白骁割腕的用意。

    “西大陆的独立战争,对两国人民而言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但白山战役,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四十万圣元远征军尽数葬身于此,我想任何人也都知道,那绝不是简单的军事战略问题。当时的霸主陆昊动用了身为宗师的权威,以天启神通对人间实施了裁决……换言之,他使用了大规模杀伤性的灭绝神通。”

    话音未落,场内已是议论声四起。

    朱俊燊很清楚自己这番话的影响力,但他毫不介意,继续解说了下去。

    “那是人类文明史上第一次出现灭绝神通,但很遗憾这份裁决却不是瞄准魔族,而是对准了同胞。在此我不想论述战争与正义的话题,只是想简单解释一下当时的战后情形,以天启神通造成生灵涂炭,会严重扰乱天地之间的游离魔能。或者反过来说,大规模杀伤性的灭绝神通,多半是通过严重扰乱游离魔能来扩散伤害,那么在神通之后,留下的就是严重的魔能污染。”

    提到魔能污染这个词,就算普通人也立时了然。

    身处魔道文明之中,魔能是和空气、阳光一般无处不在的,一般情况下的游离魔能对人体全然无害,反而会不断改造人体,让人类更加适应这份奇特的能量,进行各种精妙的运用操控。但和空气阳光一样,魔能也存在“适度”的问题,过激的魔能对人体有害无益,而极度过激的魔能,就如同龙卷风一般堪称天灾。而魔能污染正是天灾之中最为典型的一种。

    引起魔能污染的原因有很多,错误的魔道试验、剧烈的环境变动,甚至是大自然环境下的机缘巧合。而魔能污染的严重程度各不相同,轻微的只要找几个银穗来稍事处置就好,严重的则需要魔道大师成群结队地前往处置,而更严重的,例如东大陆的禁地……直至今日都让人类束手无策。

    “陆昊一手掀起的天灾,本质正是利用严重的魔能污染毒杀对手,而四十万圣元精兵的死,非但没有缓解毒性,反而尸体与魔能污染同化,使得毒性愈演愈烈。陆昊以宗师境界强行将紊乱的魔能镇压在地下,使其不得爆发。然而一旦失去宗师镇压,红山,也就是当时的白山会爆发出堪比魔族降临的大灾难。所以对于当时的陆昊而言,无论新帝国定都在哪里,新的魔道学院建在哪里,他本人都不能离开红山太远,否则天灾爆发,西大陆的文明疆域都要受到波及。当然,反过来说,如果不能有效化解魔能污染,那么陆昊也不可能让百万国民跟着他一起冒险站在火山口上。当时他之所以会犹豫定都建院的问题,症结就在于此。”

    顿了顿,大宗师继续说道:“历史上,陆昊最终巧妙地化解了魔能污染,虽然代价堪称惨烈,但最终还是在这片坟场上建立了自己的都城……”

    话音未落,观众席上忽然有人高声提问:“所谓代价是指什么?”

    声音激荡,满场皆惊。

    天空竞技场,在每个观众区域边缘都设有隔绝噪音的屏蔽墙,但少女的问题却顷刻间穿透了所有的墙壁,直达每个人耳中。并让人们不约而同升起一个疑惑。

    是啊,所谓的惨烈代价是指什么?被陆昊第一批迁居到红山城的无辜百姓么?

    与此同时,大宗师目光瞥去,看清了提问的人,却是个衣着华美的圣元少女,身材婀娜,五官清秀,眉眼间却承载着一种凌驾众生之上的高傲。

    显然,这位来自圣元的游客并不是来老实看戏的,对于1八00年前的历史旧事,她有着强烈的不平之心,更有着对大秦宗师都不肯俯首的固执。

    对此,朱俊燊不由莞尔,这姑娘虽然明显做了极其高明的伪装,但这一声质问,却将她的身份直接揭示了出来。

    实在是个年轻气盛的孩子。

    但她的问题,却值得正面回应。

    “陆昊的代价,是陆家皇朝的寿数。”

    一句话,满场寂静。

    人们甚至顾不得去看白骁接下来又打算做什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解说台上。

    因为这是从没有人提起过的秘闻。

    朱俊燊说道:“西大陆的独立战争,是毋庸置疑的正义之战,即便是面对任何一个圣元人,我们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歼灭四十万人的天启神通固然残忍,却无碍我们的大义。因此陆昊得国之正,堪比圣元横扫魔患,于东大陆建国。圣元帝国国运绵延至今,已经超过两千年,期间纵有动荡也无伤大雅,那么为何偏偏陆家皇朝却只有400年国运?虽然后世史学家尝试做了无数解释,但究其根源,却是1八00年前,陆家的先祖在红山建都时就已经注定了这一切。”

    这个回答,如同在众人心头敲响了一记沉钟,令人头脑发懵,胸口发闷。

    换了其他任何人说出这番论调,都只会引得哄堂大笑,但大宗师的分量毕竟不同,在此之前,朱俊燊已经用一次又一次属于他的个人传奇,奠定了无与伦比的威望。

    只要无关乎投资理财,他的话就近乎世间真理!

    朱俊燊目光瞥向观众席,说道:“不知这样的解释,可否让大家满意?”

    来自圣元的少女笑了笑:“合情合理,感谢指教。”

    说完她便坐了下去,而在她坐下的瞬间,身旁那些本对她产生了强烈好奇的观众,就不约而同地仿佛在脑海中被抹除了记忆,再也对她提不起半点兴趣。

    大宗师余光瞥见,也只是一笑。

    “元家这丫头,倒是和她的兄长截然不同啊……”

    场外的问答结束,人们的关注焦点再次回归场内。

    白骁以自身的禁魔之血来净化魔能,其效果……显而易见的强大,被血液渗透的土壤迅速凋零,连带着寄宿在其中的亡魂也就是被污染的魔能,也一道烟消云散。

    从手腕上流淌下来的血液最多装满一只小酒壶,但其净化掉的土地却有方圆十米,且从现场的画面来看,是那种一劳永逸的永久净化,被血液浸染过的地方,仿佛产生了魔能污染的抗体,在不断抗拒着周围渗透来的毒素。

    这种净化能力,让许多专注环保的魔能大师只感到瞠目结舌,其净化效率已经无法用现有的魔道理论去解释,放在1八00年前更是神乎其技,唯一的问题就是……

    天启宗师的灭绝神通,外加四十万亡魂的增幅,被污染的土地方多达圆数十里!

    白骁有多少血,能净化多少土地?

    这测试地图虽然是经过虚拟化处理,入场的学生不会遇到真正意义的生命危险,但在测试过程中的疼痛与折磨是会不折不扣地保留下来的,只要想到割腕失血的痛苦,现场的观众就不由感到一阵发寒。

    但白骁却恍然不觉,走了一段路后便再次割开手腕,任由血液流淌出来,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的坑陷。

    同样的步骤,白骁不厌其烦得重复,不多时,便围绕着原点净化出了方圆五十米左右的一片净土。

    被净化掉的土地,既没有被霸者强行镇压出的苍白,也没有亡魂缠绕的猩红,而是呈现出丰饶的黑褐色,在一片白原中显得格外醒目。

    但落在旁人眼中,却可谓触目惊心。

    “他到底……流了多少血啊?”

    每一片黑土,都是白骁以鲜血浇灌出来的,他一路走一路放血,流出去的血仿佛比他整个人还要多,但白骁面不改色,步伐不乱,仍一步步沿着黑土边缘拓展净化的边界。

    然而理所当然,疆域越是拓展,边界也就越是漫长,白骁就仿佛漫漫长征的苦行者,义无反顾,却让人看不到尽头。

    行走良久,白骁忽然止步,手腕上的伤口已经自然合拢,却没有见他再次割腕放血,仿佛漫长的行走已经让人有些不堪重负,必须稍事休息。

    而就在此时,一颗硕大的火球宛如陨石,从天而降!

    地面则有钢铁质地的荆棘丛生,自四面八方刺向白骁!

    这骤然的惊变,让无数专注于白骁苦行的观众感到心脏都紧缩起来,而测试场内的镜头也非常巧妙地做出转移,代入了白骁的时间,一时间只看到头顶火光染满苍穹,身周的荆棘更是顷刻间就形成遮天蔽日的牢笼,天上地下竟是全无生路!

    甚至一些眼力高明的魔道士也皱起眉头。

    这偷袭的水准可是相当不俗啊,哪怕是以成年魔道士的标准来看,也是值得赞叹的一击了,而偏偏这却只是发生在一年级的测试场中……红山学院的新生素质这么高?还是说那个核心团队里有人出手了?但无论如何,对于白骁来说,这一关都不好过吧。

    雪山人一向以体能优势著称,但接连失血下,他的体能优势应该荡然无存,体能与魔器又息息相关,他一身魔道神通也难以施展,又是面对偷袭,只怕……

    但下一刻,那些皱起眉头的观众就懊恼地拍起了脸颊。

    自己真是看傻了,居然忘了白骁真正的看家本领!

    只见测试场中,白骁对头顶的火球、身旁的钢铁荆棘,竟全然无动于衷,任凭刚刺及体,火焰缭绕,而后……

    而后这些神通异象就烟消云散。

    火焰骤然熄灭,荆棘在钢铁破碎的锐鸣声中枯萎,迅速缩回种子状态,继而咔嚓粉碎。

    远方,同时响起两个少年人的苦闷呻吟。

    荀羽和米薇满怀不甘地颓然倒地,七窍中不断渗出红黑色的血。

    为了能博得关注,他们已经倾尽所有,为此哗众取宠也在所不惜,但白骁却斩钉截铁地否定了他们的努力。

    就仿佛是高高在上的贵族,一脚蹬开劣等人一般。

    他们当然不甘心于此。

    没能以美食拴住白骁,抱上大腿……那就只能启用最后的方案,用堪称小丑的方式来做一场盛大的表演了。

    天上的火球,地上的荆棘,都是他们在离场时就已经开始酝酿的绝活。

    元素域、生化域,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已经有所建树,体内魔器虽不成熟,尚不能驱动过于强大的神通,但只要抱着玉石俱焚的决意,就可以爆发出堪比成年魔道士的威力。

    而这也是一种取巧方式,因为测试地图是虚拟化的,学生在其中无论如何不会遇到致命的凶险……哪怕是自杀也不例外。

    既然自杀没有代价,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这分明是学院为学生们量身打造的捷径嘛!

    但直到魔能反噬发作,血肉的内脏遭到魔器的啃噬,他们才意识到红山学院的捷径从来没有那么好走。

    诚然测试中不会死人,但死亡前的所有痛苦,学生都要完整地体验一遍,而对于那些从开启魔道之门就一路沿着前人的足迹顺风顺水前行的学生来说,即便偶然发生事故,引起魔能反噬,也会有导师第一时间到场为其医疗诊治。

    完整地品尝魔能啃噬到死的滋味,还从来没有人经历过。

    无法动作,甚至无法发声,荀羽和米薇只能在地上默默承受着体内千刀万剐的苦痛,然后无声地乞求白骁能将目光转过来。

    只要白骁肯注视他们,那么测试场内就一定会有千万个镜头聚焦过来,届时天空竞技场中数以万计的观众,以及千千万万通过其他渠道观看直播的人,都会看到他们的脸。

    哪怕是在魔能反噬下显得狰狞扭曲的面孔也好……能让千万人看到,记住,他们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但白骁却自始至终,一直到两名同学在绝望中被送出测试场,也没有看向他们一眼,仿佛那惊天动地的偷袭根本只是幻觉。

    对他来说,那也的确是根本不值得花费任何心神关注的骚扰,银穗级的神通,无论表面有多华丽,也根本伤不到他的皮毛,为其浪费心神才是真的损失。

    他要做的事还很多,面对的竞争对手更是清月,实在没有余裕去关注闲杂人等了。

    所以白骁停下脚步后,便从魔具库中重新取出餐桌,往投币箱里塞了一把金币,顿时从桌上冒出如山一般的美食堆。

    全都是经过特级厨师料理的精致菜肴,色香味俱全,让场外观众也不由吞咽起了口水。

    倒是有人忽然想起一事:“等等,我记得白骁一向吃不惯咱们的菜肴啊。”

    “好像是这么回事,据说越是精致华美的菜式他越是难以入口,反而边郡美食……”

    “等等你对我们边郡美食有什么意见?”

    “反而对郑力铭的炸鸡情有独钟!”

    “是啊真是太让人遗憾了,明明是以美食出道的主播,却反而在一鸣惊人后沉迷炸鸡……”

    观众的议论声细细碎碎,却也没什么人太过较真。

    白骁毕竟不是刚来南方大陆的“部落野人”,在这里生活了近一年,除了那依旧魁梧得惊人的身材,以及古铜色的皮肤外,他和南方人已经没什么区别,那么饮食习惯有所改变也很正常,更何况那可怜孩子被郑力铭荼毒了几个月,在炸鸡的苦海中渴望清新,也是人之天性啊!

    但在此时,大宗师的解说声音却响了起来。

    “对白骁而言,战斗中是不存在享受美食这个概念的,那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只是必要的补给,他是怀着啃食泥土的觉悟在进食补充营养的。”

    观众闻言纷纷愕然,而再看向画面内,却见白骁的确在进食的时候只以速食、吞咽为主,全然没有享受的表情,而那异乎寻常的进食速度,仿佛也在诠释着他此时的不得已。

    “等等,这么说来,他把价值连城的青郡高汤当泥水了吗?!”

    “我们灰原人引以为傲的鲤鱼焙面根本被他当炸鸡吃了?”

    “我之前就想说,你们对炸鸡的偏见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这个问题等你体重降到300斤以内的时候再来和我们讨论吧!”

    “我倒是有个问题,既然白骁根本吃不惯这些特级美食,红叶小筑的人为什么还要打造这样的餐桌?直接给他奉上生肉不就好了吗?”

    这个问题再次得到了大宗师的解答。

    “红叶小筑作为红山城乃至大秦帝国首屈一指的魔具工坊,有着传承千年的文化脉络,那就是精益求精,所以……会奉上生肉的餐桌,是绝对不会出自红叶小筑之手的。哪怕是与用户的需求略有差池,红叶小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矜持,这一点也请各位有意前往红叶小筑订制魔具的同道有所体谅。”

    “大宗师是拿了多少广告费,特意在解说的时候给红叶小筑作注释啊……”

    与此同时,场内的白骁已经强忍着吃土的不适,补充完了能量。

    那些品位与自己格格不入的美食,虽然在味蕾中绽放的只有痛苦,但滑入食道,落入肠胃后,却能迅速转化成雪山人独有的勃勃生机。

    从骨髓之中,滚烫的血浆似泉水一般涌现出来。

    虽然为了净化这片土地,他早就已经流干了数人份的血液,但只要有足够的食物补给,再多的血他也流得起!

    而从刚才的进度来看,净化整片白原,只要两三天就够了净化魔能污染是一个加速的过程,在第一滴鲜血落地时,需要面对的是方圆百里的魔能污染的汹涌,但当净土已经根深蒂固后,地下的污染就如同败军之将,越发颓丧。

    最初,白骁需要用一碗的血液才能净化方圆数米的土地,但随着他围绕净土边缘行走了几圈,将黑土的面积拓展到方圆近百米时,就只需要几滴血液,便能让底下宛如亡灵一般活化的魔能污染望风而逃。

    效率是越来越高的,而与此同时,白骁的身体也在飞速适应着失血、造血的过程。

    在此之前,白骁还从来不曾高密度地失血,因此体内生机虽然旺盛,却从没有过这种短时间内大量造血的经验。

    而雪山人的身体适应性,却又强得超乎想象,就在白骁净化魔土到了第一百圈,将净土的面积扩展到方圆两百米时,他忽然感到心脏轰然震颤,一股宛如熔岩一般的灼热液流开始游走于四肢百骸间,骨髓中的新鲜血浆随之激荡,这股沛然不可阻止的洪流,转眼间就在白骁体内完成了数十次循环。

    而血液的流转,让白骁那魁梧的身材更加壮大了一圈,皮肤也从古铜色变得赤红,继而升腾起了白茫茫的蒸汽。

    “这家伙……是要变形么?”

    哪怕是全然不通魔道理论的普通人,也能看出白骁此时已经蓄势待发,仿佛是被点燃了引信的火药桶。

    但是,在这白茫茫的大地上,他准备怎么爆发,对准哪里爆发?

    很快就有人将目光转向陆昊大军的军帐,那也是百余名新生分散驻扎的地方。

    “白骁这是打算再来一次直捣黄龙么?”

    “应该是放血放腻了,想速战速决吧……换了是我,要这么一步步放血放上几天几夜,早就精神崩溃了。”

    “之前他就考虑过快刀斩乱麻,但刺杀陆昊的行动应该是失败了,所以干脆把目标转向同学?反正只要把所有竞争对手都驱逐出场就等于不战而胜……唔,也不失为妙计啊,陆昊的实力太强打不过也正常,但同龄人里有谁是他对手?魔道公主在学识上的确厉害,但正面作战应该打不过白骁才对,而清月都不行的话,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白骁看来是要赢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白骁为了求胜,不惜变成家暴渣男?”

    “男人嘛,本质还不是一样的……”

    场外的议论很快演变成了男女之争,而一向喜欢介入观众争论的大宗师,此时却只能缄默不语,毕竟几十年童子功的积淀,让他根本在男女问题上插不上话。

    至于场内……白骁要做的事,他当然看得一清二楚,但却正因看得太过分明,反而不知该说些什么。

    “感觉,无论怎么说,都是在否定红山城的历史啊。”

    大宗师转过目光,而后干脆起身离开了解说台。

    旁边担任助手的专职解说员大吃一惊:“宗师大人,你……”

    朱俊燊摆了摆手:“之后的解说,还是交给你们这些职业人士吧,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而在大宗师离开解说席后,白骁终于释放出了他积蓄到满溢的庞大力量。

    蔚蓝色的魔器喷吐魔能,推动他直飞到数百米的高空,而围绕在白骁身旁的无数直播镜头也立刻尾随而上,视角急剧拉高。

    辽阔的白原,从空中看去也仿佛变得狭小,因为在更远的地方还要茂密的山林与大河,至于白骁辛辛苦苦净化出的百米黑土,更是成了一块不起眼的圆斑。

    而就在此处,白骁倒持匕首,划开了自己的颈动脉。

    沸腾的血浆,似愤怒的火山,而后洋洋洒洒,化为细雨降落到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