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345章 不会割腕的学生不是好学生
    陆昊的话语非常诚恳,以霸者的身份而言可谓姿态放低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以至于场外的观众纷纷表示莫名其妙。

    “怎么画面一片黑啊?”

    “军帐里发生什么了?什么也看不到啊?”

    “声音也没有,我还以为自己聋了。”

    “红山学院的最新魔道技术也太水了吧,这才刚开始测试就出岔子了?”

    “赶紧恢复转播啊!”

    与此同时,负责维护测试环境的学院导师们也是有苦说不出。

    军帐内画面漆黑当然不是魔具故障,相反,那是场地按照规则触发了保底的屏蔽机制。

    这座斥巨资建设的测试场有着非常完善的情景转播系统,可以智能化地根据观众的关注焦点来调整转播镜头的位置,带给观众最佳的观看体验。

    同时,也会自觉避开一些不适宜观看的画面,例如学生们在沐浴、出恭等,又或者某位群众演员不慎穿帮说错台词。但这份智能化也有其极限,当遭遇突发事件时,单靠提前编织好规则的智能系统,镜头往往无法自然而然地切换开去,届时就只能靠现场运维的导师们紧急拉闸,把画面变成一片漆黑了。

    白骁突袭军帐,导致陆别离台词穿帮的情节,就是典型的出乎意料的突发事件。

    当然,实际上也不能算完全的出乎意料,编剧在写完剧本,并交由多位导师审核后,原诗就明确提出,白骁在这个剧本中的武力优势过于巨大,很可能会做出直捣黄龙之类让剧情戛然而止的焚琴煮鹤之举,所以剧组不单在陆昊的军帐旁安排了导师级的持戟甲士,还诚意邀请了陆家家主陆别离来饰演他的先祖……结果到了这个地步都没挡住白骁的雷霆一击,逼得他动用特权来镇压。

    而陆别离的性格又直爽堪比其先祖,明明用了特权也可以装逼说是自身实力,结果他面子上挂不住,非要开口说出来……这种穿帮的台词太影响剧情体验,而白骁作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身上牵挂着太多镜头,系统实在来不及调整,就只能靠人工干预,黑屏了事。

    结果观众们自然嘘声一片,工作席上连续通宵的福报导师也是黑着眼圈骂道:“卧槽这俩人脑子有病吧?”

    “白骁也就罢了,好歹是为了赢,陆别离是在想什么!?”

    维护区内简直是群情激愤,大家拼了命加班加点,为的就是能让这次年终测试成为足以载入史册的经典。而所谓经典,自然每一个细节都要尽善尽美,而这不仅需要学生们拿出自己的实力,更需要学院整个导师团队都倾尽全力……然后大家的劳动成果就这么被陆别离给开场玷污了!?

    然而站在陆别离的立场上,也实在没有别的话可讲。

    没有亲身体会到白骁全力爆发时的那股威势,自然可以站在竞技场外骂骂咧咧说风凉话,但是……哪怕重来一次,陆别离也不认为结果会有什么区别。

    在白骁全力爆发时,是陆别离身为魔道士的本能驱使他做出了最激烈的反应,那种你死我活,命悬一线的刺激感,足以压倒任何人的任何理智……若非陆别离终归是天下有数的魔道大师,怕就不是简单的特权镇压能够了事的了。

    “朱俊这疯子,何苦招惹白衣部落的人来……”

    腹诽了一下断数宗师后,陆别离收敛神色,那属于先祖陆昊的容貌神态再次回到了脸上。

    即兴演出结束,剧本继续。

    后台的导师们见状终于略感心安,战战兢兢地将画面和声音切了出来。

    于是观众们终于如愿以偿看到了他们期待的巅峰对话。

    “想法很好,冲劲十足,我很期待你的方案!”

    “好。”

    “那就不要浪费时间,去吧。”

    说完,陆昊便摆了摆手,白骁也不再浪费时间,转身走出军帐。

    这一轮交锋就到此为止。

    观众们听得简直莫名其妙,画面消失前,哪怕是坐在场外的人都分明看得出白骁那满溢而出的杀意……结果这才几分钟过去,就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剧本中的君臣二人居然上演起了父慈子孝一样的戏码!

    “等等,你们看帐外!”

    此时却有眼尖的人看出名堂,于是周围的人立刻调转视线,看向军帐之外。

    只见先前那两个演技略显死板的持戟甲士,居然已经跌坐在了地上,跨甲下面一滩水渍正不断蔓延……

    “卧槽,公开**!?”

    “这就是红山学院的新节目?”

    后台维护测试环境的导师们顿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镜头切换是来不及了,只能紧急在相应部位添加画面模糊效果……然而两名全副武装,肌肉虬结的壮汉,比肩而坐,胯下一片模糊,画面真是让人怎么看怎么要往歪处想。

    而观众们也是丝毫不予客气,口哨声四起,唯恐天下不乱。

    “卧槽……”负责维护画面的导师当时就感到心口一痛,连续通宵赚福报本就让他心脏有些不堪重负,此时正可谓雪上加霜,眼前金星乱冒,胸中气血翻涌,恨不得当场就在34岁之时倒毙在岗位上,为红山学院的狼性文化增光添彩。

    好在接下来白骁总算没有再继续撕扯剧本,刺激导师团队的敏感心脏。

    离开陆昊的军帐后,他便独自一人回到了雪白的旷野正中。

    快刀斩乱麻的计划失败……结果倒是不太让人意外,本就只是一场豪赌,输赢当然都在意料之中。

    理所当然也没有什么骄傲的情绪,虽然陆别离给了他极高的评价,但白骁从来也没在乎过外人的评价,刚刚那近乎从根源层面爆发出的压制力,就仿佛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压在心头。

    魔道力量的强大依然深不见底,陆别离并非天下最顶尖的魔道士,而这个临时搭建的天空竞技场虽然凝结了红山技术精华,但远非十全十美,而这样的组合,居然让自己在一瞬之间隐约生出难以抗衡的压迫感……但在此之前,无论是面对部落战神白无涯,还是于圣山附近感受那遮天蔽日的蔚蓝身影,白骁都没有理所当然地本能退让过。

    白骁自忖这一年时间并没有荒废,哪怕纯从雪山猎人的角度来说,经历过蜕变后的他也无疑更为强大了,而在南方大陆近乎百战百胜的履历更没有任何理由让人变得软弱。

    所以,为什么?

    白骁在白原上缓缓踱着步子,沉吟了一番后,干脆闭上眼睛,魔识逐渐沉浸下去。

    透过魔识,白骁能清晰地看到身为魔道士的自己的轮廓。

    作为魔道士,白骁无疑是极其强大的。

    魔识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一颗蔚蓝的结晶悬浮正中,不断向外喷涌着澄净而强大的魔能。旁边一颗略微幼小的血红结晶,如同月亮一般围绕着蔚蓝结晶旋转,而结晶表面则有千万条血管似的细线牵连到远方。

    那是身为魔道士的核心,两颗已经成熟的魔器,神秘域、生化域,是当世最优秀的导师为自己量身设计,又经自己亲手栽培出的魔道瑰宝。此外,铭刻在结晶上的细密图案也是魔道文明的巅峰杰作,最高级的神通刻印可以让他以最快的效率施展各种神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无可挑剔,即便除去雪山人的身份不谈,白骁也是毋庸置疑、强大绝伦的魔道士。

    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想到陆别离在动用特权时,扭曲整片天地带来的威压,白骁就感觉这一年的努力简直毫无意义……当然,急功近利的心态只会适得其反,但自己的确是陷入了什么误区之中,而一时半刻却又想不明白。

    就在白骁一边徘徊一边沉思的时候,有两个略显鬼祟的身影靠近过来。

    通过场外镜头看到全景的观众们,已经有人发出了嗤笑声。

    “红山学院的新生们还真不愧是万中选材的精英,的确和人料想的一样不乏理性机智之辈啊!”

    “效率也真是高,测试开始还没十分钟,就已经良禽择木而栖了。”

    来人正是本属于另一个阵营的学生,而从他们那忐忑不安,却又兴奋难耐的表情上也不难看出来意。

    “白骁师兄……”

    其中一个身材高些的少年,高高扬起手来打招呼,脸上堆满了热情的笑意,然而下一刻,随着白骁转过头来,他的笑容就全然凝固住了。

    “中……午……好。”

    声调荒腔走板,宛如遭遇了丧亲之痛……而身旁跟他一道前来的少女干脆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想下意识地转身就跑。

    因为源自魔道士的本能,在传来令人心脏砰砰乱跳,如欲破裂的警告声。

    不要靠近了!

    但下一刻,随着白骁微微勾起嘴角,释放出礼节性的笑容,那股让魔道士不寒而栗的危机感又一扫而空。

    “荀羽,米薇,中午好。”

    荀羽看着白骁那礼貌而温和的笑脸,只感觉刚刚仿佛都是幻觉……但心脏的紧缩依旧不断传来抽痛,提醒着他面前的人绝不好打交道,至少此时绝对不好打交道!

    但是,不好打交道才是好事!

    如果白骁是那种人尽可夫型的老好人,那反而体现不出他们两个的本事。

    他们可是在测试开始前的一个月,就已经周密地做好计划,要在测试时第一时间投递叛变了!

    作为年级排名中下的学生,荀羽和米薇却是比巨大多数同龄人更有自知之明。

    没有显赫的出身,没有特别出众的天赋,他们的未来,最多也就是顺顺利利度过五年学院生涯,带着一颗银穗走向社会,然后成为魔道界为数众多的社畜之一那些站在测试场外维护区域,黑着眼圈展现狼性的前辈,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了。

    他们理所当然不甘心与此,毕竟也是克服了重重难关,在几万人中脱颖而出的,纵然天赋不是最顶尖……但难道只有最顶尖的人,才有资格发光发亮吗?也未见得吧?

    被归为核心团队的,不就有个天赋才情平平无奇的农家女吗?荀羽和米薇就算比不过陆原野这种天之骄子,难道还比不过左青穗?左青穗如今别的不说,单单是直播收益都高得让人眼红,而她能开启直播之路,靠的还不是在边郡之战时背靠白骁打了个酱油?

    平心而论边郡之战时,左青穗究竟做了什么?她能做的,难道其他同学就做不到吗?既然能做到,凭什么是她最终在直播时代分享到了一块肥美的红利?

    无非是机遇使然罢了,而如果拥有同样的机遇,荀羽和米薇都自信能做得更好,而现在这个万众瞩目的年终测试,就是他们等候已久的机遇了。

    哪怕是略显哗众取宠也无所谓,最先跳到白骁身旁,然后死命抱住这条足以以一敌百的大腿,接下来哪怕是给白骁去当肉盾或者人体炸弹都能赚到大量的眼球,而这对他们这平平无奇的学生来说,其意义已经比一份优秀的成绩单更重要了!

    毕竟,只有那些天赋绝佳,或者际遇极佳的人才有资格去奢求成绩,对于在各个方面都已经落后了一整个学年的人来说,和优等生比拼成绩简直可笑!

    所以在那些庸人们紧张兮兮地投入宿舍到图书馆这两点一线的生活节奏中时,他们却已经悄然做起了别样的规划。

    很简单,就是投敌。

    反正连指导老师原诗都没对他们这些外围的乌合之众抱以期望,那他们又何必自己约束自己?而一旦投敌的思路打开,顿时就仿佛推开了一扇通往光明之地的大门,有太多的方案可以选择,有太多的利益可以去争取。

    当然,前提是要先过了白骁这一关。

    “白骁师兄,你要以一人之力完成定都、建院的准备工作,想必有很多困难吧?我们愿意帮忙!”

    荀羽话音未落,米薇就立刻跟上:“虽然我们实力一般,但很擅长做杂活,比如我就很会做饭,无论是边郡的烧烤还是东篱城的海味,我都有一级厨师的水准哦。”

    荀羽则说道:“我比较擅长的则是圣元的风味,正巧这个剧本是独立战争刚刚结束,西大陆应该有很多圣元殖民者遗留下来的食材,正适合我大展拳脚。”

    说完,两人就用仿佛等待母亲喂食的雏鸟一样的目光死盯着白骁。

    这就是他们经过一个月的商讨后确定下来的基本策略了。

    以美食为诱饵来牢牢吸引住白骁!

    白骁这个人对美食有偏好是有目共睹的,他最早来到红山城时就是以惊人的食量引发了部分恐慌,而后作为先行者收割直播人气,靠的也是边郡大胃王这个雅号,那么理所当然,荀羽和米薇就考虑投其所好。

    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别的能拿得出手的本事了,以白骁的强大,几乎所有事情都可以自己独立完成,哪里需要他们这些“良禽择木而栖”的叛将?所以这一个月来,他们可是在苦心孤诣地钻研厨艺,只求能通过抓住白骁的胃来抓住他的心了!

    一个月的时间,达到一般而言需要十年苦修的一级厨师的境界,期间他们经历的辛苦,可绝不是简简单单几百字就能描述清楚的,只能说,如果将这份心思用在学业上,或许他们真能有望脱离中下阶层,但反过来说如果能靠着一级厨师的手艺博得白骁的青睐,那就一步登天了。

    然后,就在两人几乎脱框而出的眼球注视下,白骁淡淡回应道:“哦,用不着,食物我这里有。”

    一边说,他一边伸手从虚空中托出一张餐桌,桌上盖着一块桌布,下面隐约呈现出金字塔一般的轮廓。

    之后,他随手扯下桌布,顿时一阵多种美食混合而成的异香就扑面而来。来自东西大陆各个地区的特色美食堆积如山,以近乎奢侈的方式呈现在人面前。

    “这是陆楠为我打造的魔具库里,我最中意的一款,刚刚准备自爆魔具库的时候,这一款也是最让我感到惋惜的……还好保存了下来。餐桌上的美食都是特级厨师的手艺,所以两位一级厨师的好意我就心领了,还请你们回到自己的阵营里认真进行测试吧。”

    荀羽和米薇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仿佛这个世界都不再真实。

    特级……厨师?

    红叶小筑的人是有病吧?!打造这种魔具有什么用啊!?

    白骁见两人惊讶,又解释道:“当然,东西不是平白变出来的,想要点餐的话需要投币,但反过来说只要肯投币,就什么都能吃到。”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大把金币,塞入桌子下面的一个小橱柜中,片刻后,那已经堆成金字塔的食物堆就蠕动起来,几只卖相精美的肉包从最底层钻了出来……

    够了,不要炫富了,我们已经很清楚这一个月的厨艺特训是白费功夫了!

    “除,除了做饭,我们还能做很多其他的杂物!比如我很会洗衣服!”

    “我很会打扫!”

    “我会暖床!”

    白骁反问道:“既然你们这么有用,为什么不在自己的阵营里发挥这些实力呢?”

    “我靠。”

    面对这种直击灵魂的问题,荀羽顿时卡壳。

    好在米薇终归女子心细,提前做了准备。

    “因为我们终归还是想要亲手建设红山学院啊!”

    少女握紧双拳,摆出极端认真的姿势,说道:“作为红山学院的学生……即便是在这虚拟化的测试地图里,我们也希望将力量贡献给红山学院!”

    荀羽立刻跟上:“没错,而且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和白夜城形成竞争关系,现在要去白夜城建都,心理上实在过不去这一关!”

    白骁反问道:“既然你们的竞争意识这么强,那么在白夜城上建立起红山学院,岂不是更能彰显红山人的威风吗?这次来的观众有不少都是白夜人,你们如果能证明红山学院的精神在白夜城也能流传下去,才是对红山学院最好的宣传吧?”

    “……”荀羽和米薇简直被反问地目眦尽裂。

    你怎么话这么多啊?!你的人设不是不善言辞的嘛?

    白骁见两人再也答不出话,便摆了摆手:“大家共勉吧。”

    共勉你妹啊!

    在送走了失魂落魄的两位同学后,白骁靠着餐桌坐下,一边随手抓起桌上糕点吃着,一边则将思路转移开来。

    的确现在自己这边也要多努力了。

    擒获陆昊的计划失败后,形势对自己来说已经不容乐观了。

    要做的事情虽然在教科书中有写,但正因为白骁熟读教科书,所以才分外能理解当年陆昊做的是多么了不起的壮举。

    以举国之力,在一片分场上建立起了帝国首都,以及名动天下的魔道学院,其中的艰难险阻,一度让霸主陆昊的头发由花白化为银白,而现在这历史奇迹的重演,却要靠自己一人。

    “所以,吃饱喝足以后就开工吧!”

    在吃下最后一口肉包后,白骁站起身来,活动起了自己的手腕。

    而场外的观众,则纷纷以震惊莫名的目光锁定着他。

    “等等,就只剩下最后一个肉包了?刚刚那一桌食物他是什么时候吃完的?!”

    “我也没看见啊,但之前至少是三十人的量吧?他一个人就吃完了吗!?”

    “不,不愧是郑力铭指导出来的学生。”

    但还没等人们为白骁的速食而惊讶过瘾,更为震撼的画面就来了。

    只见竞技场中,白骁已经做完了简单的热身用,然后随手翻出一只骨质匕首,对准了自己的腕动脉,用力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