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344章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白骁
    白骁是个直爽人,能一步解决的问题通常不会绕远走两步,所以在其他人惴惴不安于他的武力突袭时,他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这场测试本质是一场对抗性测试,但胜负判定却不是你死我活性质的死亡竞赛,而是所谓定都、建院,这种某人一言而决的比试。

    既然有裁判,那就有捷径。

    白骁是个非常喜欢走捷径的人,毕竟在雪山狩猎凶险异常,没有余裕让你去玩花样,有捷径不走的仁人志士早就被异兽们啃得尸骨无存了。

    但捷径也有不同的走法,对不同的人而言,捷径的概念截然不同。例如狩猎求食这件事,在某些人看来,所谓捷径就是寻找山中虚弱无力的猎物,趁其不备一举猎杀;在另一些人看来,所谓捷径就是跟着强大的猎人打太平拳蹭吃蹭喝;而在白骁看来,所谓捷径就是尽快提升实力,然后到猎场里为所欲为。

    同样,在年终测试的舞台上,白骁也锁定了一条捷径。

    那就是担任裁判的陆昊本人!

    既然比赛的胜负是由他来决定,那么只要解决了陆昊,自然就等于拿下了胜利。

    反过来说,若没有解决陆昊的把握,那么你做任何事本质上都只是在赌博而已。赌清月在测试期间,拿不出比自己更高明的手段,赌西大陆霸主不会临时改变心意,然后还要赌他在最终评判胜负的时候,能老老实实遵守规则。

    这里面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白骁不想去赌这些不确定因素,尤其是清月处在对手阵中,在复杂的环境下,时间拖得越久,她能建立的优势也就越大,换言之,开局之时就是白骁相对优势最大的时候,此时不把握机会,更待何时?

    手持魔剑,白骁来到了陆昊的军帐前。

    两位持戟的甲士遥遥放下长戟,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位来意不善的年轻人:“你要干什么?”

    白骁说道:“求见陆昊。”

    还不待这两位甲士作答,帐内就响起陆昊的声音:“进来。”

    甲士立刻收回长戟,继续摆出目不斜视的石雕姿态,仿佛全然没看到白骁那赤裸裸握在手中,来意不善的漆黑魔剑。

    作为群众演员,他们也是有苦说不出。

    为什么偏偏是要饰演这样的角色啊!?说来这门卫真的有必要让真人来演吗!?

    这次学院的年终测试规格空前,每一个竞技场内都安排了大量的真人饰演其中的重要角色。但想来也知道,在超大规格的剧本下,不可能让所有角色都真人化,其中大部分都只能是魔能编织的幻影、傀儡。

    例如陆昊麾下这历经百战的数万精兵,伴随他打出红山歼灭战而威名遍天下的红衣魔道团……虽然在测试地图中都惟妙惟肖地还原了出来,但学院当然不可能雇佣成千上万人去当群演。

    结果偏偏陆昊帐前卫兵,却要求由两名青年导师来饰演。两个刻苦学习多年,于同龄人中好不容易才脱颖而出的青年才俊就只能傻乎乎地手持长戟在帐前罚站……而一想到这年终测试的漫长周期,即便在虚拟化地图中有时间加速,也至少要几天时间,他们就感觉人生简直灰暗而荒诞,然后就不约而同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得罪了某位院领导。

    比如在应聘路上,不小心把某位位高权重的学院管理层当成某院领导的小女儿送她棒棒糖,然后在面试的时候才发现主考官位置,被垫高了的座椅上端坐的正是那位棒棒糖美少女……

    两名持戟甲士满脑子胡思乱想,白骁则毫不犹豫地掀开门帘走入帐中,漆黑的魔剑在越过门帘的瞬间已经闪烁起了幽光。

    对于陆昊的实力,白骁有过大致的估算。

    首先当然是两个字:很强。

    按照教科书中的记载,他是西大陆的第一位天启宗师,他打破了圣元帝国关于东大陆以外不可能诞生天启宗师的定论,在战略决战时以天启神通葬送了圣元四十万远征军……如此战绩,哪怕放到魔道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也堪称奇迹。以至于时至今日,关于陆昊的个人崇拜都始终在民间流传,每逢西大陆遭遇不平,都会有人说,若是陆昊重生,必不会让圣元人趾高气昂。

    但客观来说,陆昊当然不可能领先时代1八00年,当时的宗师也和后世宗师有天壤之别,按照学界相对统一的说法:1八00年前的魔道宗师,也就相当于今日初入大师境界的水平罢了。

    当然,陆昊的实力并不止于此,在1八00年前,他几乎就是天下第一人,屠戮圣元四十万大军,而圣元皇帝、议长却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主动压制议会中的主战之声要知道当时的圣元帝国即便损失了四十万精锐,其底蕴仍要远超西大陆的殖民地这无疑是对陆昊个人实力的最好的肯定。所以就算保守估计,陆昊也绝对属于能征善战的魔道大师,刚刚近距离接触之下,白骁对他的评估是至少有持戒人赢霜雪的战力。

    也就是说,自己应该还能打一打。

    在边郡之战结束后,白骁通过斩杀长生树根须得到一次蜕变,自那以后他就有了与魔道大师正面抗衡的资本,再之后又经过郑力铭的特训,得到红叶小筑的魔具库,他的武力之强甚至隐隐凌驾赢霜雪之上,所以既然陆昊的水平只和赢霜雪相差仿佛,那不如直接快刀斩乱麻,把裁判拿下,直接逼他宣布测试结束。

    至于学院煞费苦心设计的商业宣传策略,他是毫无兴趣,也有资格不予配合的。

    毕竟他是此次商业活动的最大赞助人,任性起来就算大宗师也要低头。

    至于直捣黄龙的成功率,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值得豪赌一次。

    赌对方的大意和疲倦。

    此时陆昊刚刚结束决战,麾下大军还没有解散,数万精兵集结于此,没有任何人会去设想在这里发生对陆昊的刺杀。

    此外,按照剧本设计,此时的帝国百废待兴,作为一国帝皇,陆昊不但要在白山镇压亡魂,还要处理源源不绝呈上来的公务,几乎是通宵达旦,接连不断。哪怕是大秦金兵也禁不起这般打熬,所以在刚刚那短暂的会议中,白骁一边直面着霸主的锋芒,一边也敏锐地从中捕捉到了倦意。

    此时的陆昊并不在他的最佳状态!

    这一点,在场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看得出来,毕竟从理论上讲,一年级的新生根本不可能直面陆昊锋芒,更遑论从中试探他的状态。而偏偏白骁看出了这个破绽,所以此时实在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了。

    如果错过,那才不配当猎人。

    然而就在白骁提起魔剑的刹那,却见眼前一阵金光璀璨,几乎闪得人睁不开眼。

    幸好白骁早在雪原就适应了强光,瞳孔瞬间收缩,看清了帐内景象。

    只见那须发花白,貌不惊人的霸主,不知何时换下了剧情设定中几乎从不离身的长衫,罩上了一套金红相间的全身重甲,两副高高耸起的肩甲让他整个人的轮廓膨胀成了宛如兽型,背后六对流光溢彩的光翼缓缓舒展,身前则伫着一口门板一般厚重,却装饰极尽华美能事的巨剑。

    白骁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告辞了。”

    然而不等他转身离场,就听陆昊发出冷笑。

    “想走?晚了点吧!”

    白骁也不废话,回身就是一剑砍了出去,与此同时,身侧有数十道空间漩涡同时绽放出来!

    第一期的魔具库被白骁同时启动,完全以自爆的方式倾巢而出。

    面对一个实力远强于自己的对手,机会就只有见面的那一刹那,错过就等于败北,所以无论代价再怎么巨大,白骁也要在这一刹那将自己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

    “我靠你疯了?!”

    全副武装的陆昊被白骁这斩钉截铁般的决意惊得几乎持不稳重剑,然而这刹那的愕然,在白骁的全力以赴之下已经足以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

    下一刻,白骁的漆黑魔剑已经萦绕着火光,绕开挡路的门板巨剑来到陆昊身前,噬人的火光碰触到金甲边缘,那亮丽的甲胄便呈现融化的形状,而陆昊狰狞向上的须发也被高温灼烤地卷曲……

    只要再过一个刹那,白骁的魔剑就能势不可挡地破开陆昊的防御,伤及他的肉身……而围绕在白骁身旁的数十个空间漩涡,也将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但时间却在这一刻凝结住了。

    白骁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前进分毫,虽然意识仍在照常运转,五感也没有失灵……可动作却被完全固定住,每一寸肌肉,甚至血液的流动都在这一刻凝滞,而红叶小筑精心打造的魔具也纷纷失去了功效,甚至拥有最高权限的自爆都不能领它们动起来。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压制力。以白骁此时的力量,就算是郑力铭、原诗这个级别的顶尖魔道大师,也很难在顷刻间就让他失去战力,若是被反过来打先手,更可能会落得一时狼狈。

    可偏偏陆昊就在猝不及防之下,反而一瞬间就压住了白骁!

    如此神威,让白骁简直感到不可思议。

    陆别离居然这么强的吗?

    那他为什么不去打死原诗啊!?

    就在白骁为自己突袭失败而略感沮丧时,却听陆昊发出了比他沮丧百倍的叹息声。

    连沮丧都输人一筹,白骁终于是对这位西大陆的霸主有些佩服起来,但没等他多想,却听陆昊开口道。

    “不用试着挣扎了,这是规则给予我的特权,是由整个虚拟地图作为支撑的强制力,除非你有本事能一个人轰破整个竞技场,否则我的特权就是绝对不容动摇的。”

    白骁心头一动。

    只要能轰破整座竞技场就……

    “我不是在提醒你!别忘了现在就连大宗师也在关注着测试现场,你认为自己有可能超脱规则之外么?”

    一边说,陆昊一边挥了挥手,将白骁从凝固的状态释放了出来,而理所当然,白骁也没有再做徒劳的尝试。

    “你还真是不出所料,却又能让人大吃一惊啊……”陆昊嗤笑道,“原诗在开赛前就警告过我们,其他测试场倒也罢了,唯独你在的这一场,就算牺牲一些观赏性,也要确保规则的安全,为此不但专程邀请了我前来饰演角色,甚至还强塞给我什么规则特权,笑话,我陆……昊什么时候需要特权来镇压一群毛头小子了?”

    顿了下,陆昊的脸色却显而易见地沉了下去。

    “可惜,这一次却是原诗对了,你小子真的是太会给人惊喜了……”

    说着,陆昊主动走上前来,在白骁肩膀上拍了一下。

    “记住刚刚那一瞬间爆发的感觉吧……凭那一招,天底下已经没几个人能挡得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