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异能解析系统 > 第二百八十章 各显神通
    第二天,陆归、颜暮雨和巨魔带着古尔曼来到肯亚福地山脚下。

    在远远望去的时候,他们就被一排排热武器拦住了去路,直到现在陆归才真正认识到非洲福地的排场,肯亚福地居然有雇佣兵守在山脚下不让人靠近。

    这些雇佣兵自然拦不住众人,但陆归依然被这排场弄得感慨连连。

    “这些人在非洲就是土皇帝啊!相比起来我们华夏的福地好多了!”陆归忍不住说道。

    颜暮雨对于他的感慨不置可否:“那是因为华夏官府能够压下福地,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官府,估计那些福地不会介意玩什么仙凡有别的把戏!”

    陆归无语地看着她,说:“也别把福地说得这么坏,好歹我们也是福地出身!”

    “忘了!”

    明明戒备森严,但二人边聊天边朝雇佣兵团走去,巨魔和古尔曼好奇地看着这对情侣,他发现那些雇佣兵对他们视而不见。

    陆归和颜暮雨都是幻术高手,想骗过这些最多三级的雇佣兵并不难。

    但四人靠近福地之后,想再这么轻松就不容易了,肯亚福地的山门已经隐约有阵法守护的痕迹,陆归不想惊动颜家人,主动停下来。

    找到一处无人之地,巨魔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奇怪的小瓶子直接打开。

    一种无色无味但却能让陆归感应到的东西开始在空气中散发。

    “记忆孢子?”

    陆归脸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默念:“系统,解析!”

    巨魔在肯亚福地的安全区外开始放置记忆孢子,而陆归拉着颜暮雨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手中具现出一团团血肉,而这些血肉直接被种在附近的雇佣兵军官之上。

    十分钟后,巨魔回来了,陆归也若无其事的收手。

    此时空气中记忆孢子的密度达到了临界值,当陆归解析记忆孢子的资料后明显能察觉到它们的存在。

    他发现巨魔还若无其事地回收了自己所处之地的记忆孢子,心中暗自冷笑。

    陆山和灯塔虽然合作,但双方也不是百分之百信任对方。

    自己的底牌,怎么可能让灯塔看见?

    众人安置完后手,退回到陆山和长老身边。

    “如果福地的人不出来,我们想混进去很难!”颜暮雨悄声对陆归说道:“我们总不能只依靠那些雇佣兵监视吧?”

    陆归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神秘地往肯亚福地方向望去。

    中午,一辆载重大量物资的车子进入封锁圈,在雇佣兵详细检查之后被放心。

    一块异种核心在众人身上流转,傍晚之时,随行的颜家弟子颜如岳修行之时突然听到一道奇怪的声音:

    “你渴望力量吗?”

    远处,陆归胸有成竹地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你是谁?”

    颜如岳忽然听到这道声音,整个人心神剧震,陆归也懒得跟他玩什么老爷爷的把戏,丝线直接扎进他的意识深处。

    颜如岳的修为只是三品初阶,面对陆归的袭击直接被摄住心神,他喃喃自语说出自己所知道的全部之后,陆归操纵他的身体开始在肯亚福地行走。

    他接管颜如岳的身体,开始在颜家年轻子弟之中行走,在特意引导话题之下,陆归很快了解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能够随颜家七品来到肯亚的子弟,自然是颜家核心的子弟,就像颜如岳来说,虽然他的名字不在尚德村颜家名单之上,却也是秘境中一位大佬的孙子,这些子弟聚集聊天,陆归很快摸清楚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颜家真的觉察到了官府有意无意地探查!”在众人的聊天之中,陆归得到了一个意外的讯息:“看来官府的工作还是没有做到位,而颜家对蜀地的经营也比想象中还更厉害一点。”

    “颜如墨,凤凰血,夺舍!有意思……”

    陆归正感慨的时候,忽然接到了集合的命令。

    当老祖亲自下令,众人不敢犹豫,直接往集合之地跑去。

    “七品,不知道能不能发现我身上的异常?”

    这个忽然的集合让陆归措手不及,但他身不由己,只能跟着众人的脚步往集合之地移动。

    十分钟,陆归见到了传说中的颜如墨。

    那位颜家七品和严青站在颜如墨身边面色铁青,望着在场的颜家子弟。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严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怒叱在场的严家子弟:“老祖已经声明要将凤凰血还给如墨先生,你们是觉得我的话不管用是吗?”

    “我说了私藏凤凰血者我一定严惩不贷,你们真当我是开玩笑吗?”

    严青的话让严家子弟脸色发青,有些人悄悄低下头。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赶紧将剩余的凤凰血叫出来,不然一旦我查出来,我亲自将你们送去地狱!”严青见老祖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杀意心中暗自胆寒,他怒吼一声:“还不赶紧交出来?”

    严家子弟中,有些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严青的怒斥下走出人群,连带羞愧的交出一个个小瓶子。

    “你们,全给我去地牢报道!”严青恨铁不成钢地对严家子弟说道。

    他见老祖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若老祖真的准备严惩这些人,他严家的损失就大了。

    严、闫、颜三家虽然本是一家,但颜家分支已久,在家族之中严姓族人本来就是自己的依靠,能留住自然好。

    颜家七品见那些小瓶被颜如墨随手收回,问道:“这些凤凰血已经追回来,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颜如墨轻声微笑,说:“这不是全部的凤凰血!”

    他一句话让严青的脸色大变,他骇然地望着剩余的严家子弟,只见那些人正坦然地望着他,眼神中没有丝毫闪躲。

    颜如墨说道:“你们一定以为如果先提前喝掉一部分凤凰血,就可以推说事前已经服用了,从而躲过追查对吗?”

    他一句话,严家子弟中几位本来暗自微笑的人脸色大变,只见颜如墨抬手,他们身体直接爆开一个血洞,一滴滴凤凰血直接破洞而出,重新回到颜如墨手中。

    “凤凰血没那么好消化,你们昨天喝下去的,现在都给我还回来!”

    严青的面沉如水,望着颜如墨手中的鲜血,那几位自以为聪明的严家子弟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有人直接毙命,有人却还在垂死挣扎。

    颜家七品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他终于开口问道:“收回来了吗?”

    颜如墨摇摇头,说:“不够!”

    他将目光转向颜、闫二家子弟的人群中,目光冷峻。

    “不可能,颜家弟子昨天才刚刚到,不可能会吸取你的血液!”

    见颜如墨将目光转向自家的子弟,颜家长辈纷纷开口。

    但颜如墨轻轻一笑,说了一句:“是吗?”

    他再次抬手。

    陆归发现颜如岳的身体居然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他暗骂一声:“艹”

    自己没那么倒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