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侠义叹 > 第一百三十四章:请人
    “你好,在下柳无心,前来拜访贵庄尊公子,烦请通报一下。”

    三妙酒庄就在城中心,大门足有四辆马车并排宽,门前站着几名身穿三妙酒庄服饰的护卫,柳无心非常客气的走上前对着一名护卫说道。

    “柳无心?”护卫看着柳无心愣了一下。

    “柳公子请稍等。”护卫明显也听过了柳无心的名字,这是他们的少主夏侯尊早在几个月以前就嘱咐了他们的,如果柳无心来找他就直接带进去,但是身为护卫他还是要先找人确定他的身份。

    “无心。”

    就在护卫进去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玉姑娘。”柳无心一愣,出来的人正是玉玲珑。但之前玉玲珑说过不会跟夏侯尊回来的,而现在玉玲珑出现在这里肯定说明出了什么问题。

    “你可算来了,我等你等得都快急死了。”玉玲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在乎柳无心身边的墨栈,拉起柳无心就往府里走,柳无心只能带着歉意看了一眼墨栈,但是墨栈到不在乎,跟着柳无心二人往里走就是。

    “玉姑娘,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会在这?”柳无心一边跟着往里走一边问。

    “别说话,一会你就知道了。”玉玲珑也不解释什么,反正就拉着柳无心往里走,墨栈也就头都不扭的一直跟着。

    “玉……”

    “玲珑……”

    “小姐……”

    一路上柳无心碰到了好多想要和玉玲珑打招呼的人和下人,其中不乏一些穿着打扮都非常好的人,一眼就知道肯定有身份。但是玉玲珑搭理都没搭理,倒是柳无心被人好奇的打量了好几次。

    果然,虽然两年多没见了,玉玲珑的脾气还是那么臭,说理你就理你,说不理你你就是趴在她面前都没有用。

    “让开!让开!”

    玉玲珑走到一个院子前,两名守卫虽然认识玉玲珑但是却不认识柳无心和墨栈,正犹豫要不要拦着,就被玉玲珑两下扒拉到一边去了。

    “这是你们尊公子的义弟。”玉玲珑就撂下这一句话就拉着柳无心进去了,还不忘拽了后面的墨栈一把。

    “大哥!”

    玉玲珑推开院子正中的房间,夏侯尊就盘腿坐在床上闭着眼睛瘦的皮包骨一样。

    柳无心上前刚叫了一声就被玉玲珑拦下了:“他现在还没有醒。”

    “怎么回事?”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夏侯尊现在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

    “他中毒了。”玉玲珑的语气有些冷。

    “中毒?”柳无心有些奇怪,“他不是在这里闭关修炼的吗?怎么会中毒?”柳无心皱着眉头问道。

    “你觉着呢?”玉玲珑的话里都已经有杀意弥漫了。

    “有人要害他。”柳无心沉默了一会说道。

    “对,所以我第一时间就赶回来守在他的身边,就是害怕他会进一步受到伤害。”

    玉玲珑说道。

    “大哥这样多久了?”柳无心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现在当务之急肯定是要先救回夏侯尊。

    “三四个月了,他的现在的内力全都被不知名的毒给吞噬掉了,每天靠着别人给他传输内力续命,也只有别人渡内力给他的时候能够清醒一会儿,其余的时间都是在这样半死不活的状态里。”

    “神医堂能治吗?”柳无心问道。

    “不知道,神医堂之前不是差点遭受了灭顶之灾,然后他们就宣布封门了,而我们夏侯家又这么远,他们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们。”玉玲珑摇摇头。

    “我应该可以让他们来。”柳无心深吸一口气说道。

    “真的吗?”玉玲珑眼睛一亮,她早就有预感柳无心来了肯定会有转机,没想到这么快。

    “但是我需要两个顶尖高手,因为神医堂太远了,光靠赶路的话时间太久了。”

    “我去!”

    柳无心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柳无心扭头看到了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走了进来,和夏侯尊看上去有五六分的相似,如果没猜错这人应该就是夏侯尊的母亲,李灵韵。

    “我可以去,最多五天我就能带人赶回来!”夏侯尊的母亲看起来格外的豪迈。

    “伯母好。”柳无心赶紧抱拳行了一礼。

    “别婆婆妈妈这么多规矩,你就说怎么做吧!”李灵韵挥了挥手。

    “我一会儿写上一封亲笔书信,您直接带过去,有了书信他们应该就会派人来的,到时候就麻烦您和另一位前辈轮流带着他赶回来了。”柳无心抬头说道。

    “没问题!你赶紧写,我这就去找人!”李灵韵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里,玉玲珑也飞快的拿出笔墨开始准备。

    不一会儿李灵韵就带着一个老人走了回来,老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但是柳无心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对方就有一种让自己心惊的感觉。

    “信写好了。”柳无心写好信以后还有些不放心,又咬破了自己手指印在了信上,才把信收好交给了李灵韵。

    然后李灵韵转手就交给了身边的老人。

    “拜托您了。”李灵韵一副尊敬的样子,由此可见老人的身份肯定不低。

    “我这把老骨头了,能帮上点忙还是非常高兴的。”老人摆了摆手,把信揣进兜里,走出房门。

    可当柳无心走出去的时候老人的身影已经不见,而李灵韵却还在这里没有动。

    “伯母,前辈一人没问题吧?”柳无心虽然知道李灵韵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但还是让忍不住问道。

    “没问题,没意外的话你明天就能看到人了。”李灵韵冲着柳无心笑了笑。

    夏侯尊出事也让这位母亲这几个月以来寝食难安,如今终于有些希望了,让她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尊大哥这次中毒有大问题,本来在自己家里遭人陷害就已经够离谱的了,而且对方多半还算准了神医堂不会施以援手,肯定是谋划已久了。”柳无心沉默了一会说道。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把他们给揪出来了,看我非得扒了他们的皮不行!”李灵韵咬牙切齿的说道,柳无心都能够感觉到自己身边这位夫人散发出来的寒冷杀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