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城主的黑科技书屋 > 第四十六章事故还原
    炸药包的威力绝不是盖的,穷鬼扭头看去,一只失去头颅的灰岩龟瘫倒在城墙前方,如同小山堆,一股青烟徐徐升空。

    天地一片雪白,穷鬼支撑起身体,在奔跑躲避中,他有好几处擦伤。炸药包在海龟的面门爆裂,纵使它再强大也抵挡不住,炸药包贴脸摩擦,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它的头颅像西瓜一样破碎掉,与西瓜不同,它大部分脑袋在巨响中烧成焦炭。炸药包可不止是冲击波,还有瞬间6级火系高阶单体魔法的高温。

    布满裂纹的龟壳下方,漆黑的血液汹涌而出,浸湿了四周的雪地。

    喔喔喔~~

    城垛上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士兵们举着火枪,欢呼雀跃。

    穷鬼瞅着眼前场景,露出笑意,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初恋站在城头,那个脸上有少许雀斑的女孩,对自己露出微笑。

    “赛琳亚~~”

    陆诞获得实验数据并没有高兴多久,工业区传来消息,又有人受伤了!

    为什么是又?

    因为自赛贝蒙德水泥厂投入运营,意外事故如同跗骨之蛆,随着赛贝蒙德的发展而增加。

    水泥的生产吸引来了大批客商,虽然进入凛冬日陆运交通受限,但运河毗邻赛贝蒙德,也成了它发展的契机,从前这条运河只是子爵与外界贸易时才会有商船往来,外地客商也对赛贝蒙德没有太好印象,概因当时的泰勒沙子爵大肆盘剥过往商旅,抽税高的吓人。但自从达姆提西开设王属领地,所有事物变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壁画、地毯、瓷器、丝绸之类的装饰物一船多过以船。而经过陆诞的宣传,水泥厂、橡胶厂、机械加工厂等等一系列工业设施在赛贝蒙德兴建。

    第一工业园区因投资者众多一而再再而三的扩张,如今已占据运河两岸,还在向周边发展。

    陆诞回到工业园,在路上有管事专门为他讲解事发经过。

    马车上。

    “事情是这样的,一间民营砖厂的地窖忽然崩塌,”管事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对面的陆诞。

    马车的颠簸并没有影响陆诞翻看文件,那是贸易合同备案、审批文件、安全责任书、还有质押金证明、土地使用证明。

    “砖厂的老板叫霍华德,”管事尽可能将事情经过简化告知眼前的大老板,陆老板一方面是赛贝蒙德经济与军事发展顾问一方面是工业区最大投资商,他不仅投资金钱还有相应的技术。对于日进斗金的赛贝蒙德,落入陆老板口袋的钱币就是个天文数字,“来自奥斯丁王国,引荐人是奥斯丁王国的艾哈迈德亲王。”

    陆诞听的皱眉,他开设的工业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在里面做生意的。他有技术有资金,之所以叫别人入伙为的是印证科技发展对无垠大陆的变革有多大。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是懂的,圣地丹戈不能当那个出头鸟,早在加拉齐战役已经印证了这一分析,格姆兰狄管家想借科技的力量威慑敌人,这个战术上是非常成功的,但战略上圣地丹戈被有心人盯上了。借洛兰金蝉脱壳的办法对那些有心人来讲不过是掩耳盗铃的把戏,热武器尽此一家别无分号,圣地丹戈不能明面上推崇科学发展,但可以在暗地里培植科学发展的萌芽。说萌芽可能有些草率,陆诞从一开始就有拔苗助长的打算。这也是他大力发展赛贝蒙德工业区的原因,要钱他有、要人他有,要科技他还是有,但他有却不能着手去做,他要拉更多的人下水,科学发展的道路势必与魔法文明相互碰撞,作为保守阶级,守卫无垠大陆的各大超级势力会坐视不管吗!他们的兴盛可是基于魔法啊!

    “砖窑坍塌查明原因了吗?”陆诞看过资料,询问出声。

    “初步有了结论,坍塌地点是工业区107号,紧邻水泥厂东南侧,我们的辅导人员当时也在现场,当时窑里面大约有十万块砖坯子,正常来说从烧制开始需要十天时间。”

    “根据幸存者说,中午午休,工人们在吃午饭,在砖窑的只有那么幸存者、辅导员以及遇难者,辅导员负责烧火、观窖、掏渣,遇难者负责上窑顶查看烧砖情况,幸存者用板车向外运送渣滓。”

    管事拿出地形图指着说:“窑道宽度一米多,从烧火往外走是一个上升的爬坡,地窖到地面约六米长,窑道顶上是一米多长的砖拱,再往外是两米多的土拱,上面便是露天,午休过一半有两名工人换饭,见辅导员汗流浃背在掏渣就上前接下辅导员未完成的工作,辅导员则在原地休息,”说着指向地图上一处位置。

    “幸存者见有人替班,与辅导人员在同一处歇息,结果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管事翻出另一张图纸:“地窖存在设计缺陷,并没有足够硬度的地基做支撑,在高温环境下,脆弱的地基瞬间崩塌,将施工人员埋葬。”,

    “给我看看,”陆诞阴沉着脸拿过管事手上另一份稿件,那是幸存者的笔录还有遇难者名单,同时还有一份医院的伤情报告。

    灰灰的医术全部是自己自学成才,为此陆诞在工业区开设无垠大陆第一间医院,给工人们查看伤势,在普通人眼里受伤了就要去找光明牧师或生命祭祀,从不知道有医院这东西,包括圣地丹戈也是如此,医院的出现目前为止还没有引起轩然大波,以灰灰为首的医疗骨干们,除了灰灰怕是没人敢自称是医生,他们充其量不过是一群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罢了,空有机灵头脑,整天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实际上经手他们的病人没几个是重伤,即便是重伤在来的过程中也大多不治身亡了,工业区的急诊可不是光明牧师或生命祭祀有时间治疗的,无垠大陆史上也没有哪个战争背后是一群牧师或祭祀,而工业区造成的损伤与战争无异,机械挤压伤,重物砸伤,刺穿伤、骨折、内出血。绝大部分病症与战场上无异,光明牧师想短时间救助伤者,除非达到中阶冒险者级别,原玫瑰佣兵团的爱丽丝就是这个级别。而大部分教堂内的牧师,他们终其一生也没有几个人达到中级的称号,高级更是寥寥无几。

    由于土坍塌的压力作用,遇难者以蹲姿被上下压缩在一起,满脸泥土,鼻子出血,两只胳膊前伸,脑袋被压在两腿之间,尿湿了裤子,双眼无神,已经停止了呼吸,那景象凄惨,让人心中生出一种酸楚、心痛、怜悯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