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城主的黑科技书屋 > 第四十五章不再懦弱
    枪火过后,白烟飘散,灰岩龟壳上露出豆子大小的窟窿。

    “威力不够吗。”陆诞喃喃自语,火绳枪是初代热武器,就威力来说它的杀伤力主要依靠枪管内的实体弹珠。借鉴与异世界火绳枪,陆诞采用异世界人类用的铅弹,铅质地较软,因此在射入人体后往往将所有动能全部释放出来,具体表现为弹头严重发生形变乃至破裂,导致人体组织出现喇叭型空腔,创伤面积是弹丸截面积的上百倍,加上瞬间对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产生巨大压力所造成的损害……令人难以想象,伤者的痛苦不止于此,如果弹丸的碎片没有全部从伤口取出,那么就会造成铅中毒,即使侥幸碎片比较少,通过外科手术取出来了,弹丸在射入人体后会把一些衣物碎片什么的带入伤口,造成感染……

    当然,用它来对付魔兽的话在攻击力方面稍显不足,比方说眼前的灰岩龟,铅弹不足以突破它身上的龟壳,只能嵌在里面。

    “魔兽不像人类士兵,”达姆提西感慨说:“它们体积庞大,皮糙肉厚,弹丸击中也不会表现出明显的疼痛。”

    “加农炮呢,用它试试?”陆诞建议。

    “炮膛线不均匀,造成每次射击精度都不同,”达姆提西看了眼陆老板又说,“现如今,火炮组只能用来对大范围实施覆盖打击,如果用葡萄弹效果会更好些,打中它不是问题。”

    “……”

    那我熬夜画的火炮曲线图不是白画了……

    陆诞没说话,脸上没有明显表情,只是眉毛轻轻挑动。

    “用炸药吧!”

    精度得不到保证,他也没想拿加农炮去实验,不如直接用炸药炸的方便。

    国王命火枪队员取来炸药,不同以往承装在木桶里的火药,这次炸药是被包裹在粗布里面,包裹的结结实实,外面露出一条引线连接内部。

    轰!

    黑烟在雪地格外显眼。

    灰岩龟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波掀了一个跟头,它瞪大铜铃般的双眼寻找攻击来源,但是炸药已经爆炸,还有个鬼来源。

    魔兽的第六感往往比人类要强大,越强大的魔兽越能察觉身边的危险。这源于魔法时代对魔法元素的感知。

    未知的恐惧在它心底蔓延。

    周围没有魔法波动,也没有强大的敌人,有的只是弱小的普通人类。

    灰岩龟把脑袋扭向城头的达姆提西,也只有这个人比其他人强一些,但也只是强一些罢了。

    无垠大陆,即使是魔法道具也会在发动的时候漏出魔力引起直觉敏锐的魔兽警惕。能伪装成平凡的魔法饰品已经算是极品道具了。

    “继续!”

    达姆提西注意到巨龟目光,一挥手,命令士兵继续投掷炸药包。它是六级魔兽又怎么样,灰岩龟就是壳硬,不会远程魔法就只是活靶子。

    火枪队员不敢怠慢,取出带有扣环的箭矢勒住炸药包,利用弩箭的强大射程将炸药包送出去。

    嘭!

    灰岩龟在雪地撩起雪花,身后巨大的尾巴长着一枚像锤子一样的外骨骼球体。

    嘭!

    两声巨响,城头上众人没想到灰岩龟会在尚未到达城垛前利用身上的尾巴攻击墙壁。

    “好聪明的魔兽啊!”

    有火枪队员惊叹道。

    凛冬日以后的魔兽,常常是依靠自己的庞大身体或速度快速冲撞城墙,以魔兽的嗅觉,很轻易就能确定赛贝蒙德内有大量过冬的食物。而魔兽不正是因为精灵森林严冬的食物太过匮乏才铤而走险的吗。

    “那海龟的眼神,好人性化啊!”在陆诞的提醒下,国王终于意识到这只魔兽的不同。它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样,好似加拉齐那样。

    “定身石!”达姆提西看向陆诞,不解道,“不是拿去对方昆山君了吗?”

    “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陆诞默然。

    定身石的力量,在外界只揭露了一角,它真正有多强大还尚未可知,不过能用来对方一位帝国国王、半神强者。那它的能力,绝对是强大而奇特的。

    火枪队员纷纷远离那道遭受攻击的城垛,与城墙等高的魔兽,它的力量绝不容小窥,仅仅两下,墙壁已布满裂纹。

    “混凝土效果真好。”

    “那是当然。”

    火枪队员层层叠叠护卫在国王与顾问身边,一脸紧张的望着魔兽。

    “穷鬼,快点,”奥拉夫催促着大喊,“往魔兽头上扔!”

    咕嘟。

    穷鬼与大多数无垠大陆人民一样,从出生之日起就没有姓氏,只有贵族与魔法石才配有尊贵的姓氏。

    他颤抖着双手,拿起炸药包,脑海里一遍遍反复回忆着点燃炸药包的每个步骤与细节,不由得他思路追溯到年轻时,那时的赛贝蒙德仍是子爵家族的附庸,为盘巢要塞提供必要的给养,一个寒冷的冬天,他背着从树林捡到的树枝赶往盘巢要塞出售,那是相当漫长的一条路。

    赛贝蒙德城外有片树林,里面生长着一种会散发香气的树木,尤其在燃烧的时候,淡雅的清香引人心潮平静,会情不自禁的闭眼,回味特殊的香味。

    只不过,那种树木本身稀少又有伴生魔兽守护,只有在冬天魔兽冬眠,普通人才有机会去捡拾雪地上的树枝。

    在取得树枝以后,穷鬼沿着道路带着干粮前去盘巢要塞。在旅途中,他与一支行商队伍结伴前行,队伍里有位女仆,是商人自小收养的苦命孩子,大雪纷飞,俩人在相处的过程中对彼此渐渐有了好感,甚至彼此约定在到达盘巢要塞,穷鬼卖掉香枝,就为女仆赎身。

    两个人的爱情最终在抵达前一晚结束,饥饿的豺狼群袭击了行商队伍,穷鬼在那一次经历后也变的沉默寡言。他没跟任何人讲述自己的过往,看着与常人无异,在应该的年纪娶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婆娘,又几年生了一对儿女,此时,穷鬼的记忆再度被触发,耳边环绕着女仆临死前的叫喊声。

    “跑啊!”

    “你快滚,滚的越远越好!”沾着温热的血的手抚摸着穷鬼脸颊,“要懦弱的活下去,平平安安的走完人生!”

    “跟我走吧,赛琳亚!”

    “不可能的,商行是我的家,这里有我的亲人,你快走吧。”

    温暖的手将自己推下斜坡,四周是豺狼的吼叫声,队伍里商人的咒骂声,临死的哀嚎声、呜咽声。

    “我不会在懦弱了,赛琳亚。”

    穷鬼点燃炸药包尾端的引线,冲向灰岩龟。

    “白痴用弩箭啊!”周围的火枪队员赶忙提醒。

    单纯用弩箭是射不到魔兽的!

    不知为什么,在第一声爆炸后,魔兽好像忽然聪明了起来。好几次都躲过了弩箭上的炸药包。

    城墙不高,穷鬼一跃而下,迅速向魔兽奔去,身上的炸药包发出滋滋声,像是死神的葬魂曲……

    为提高安全,炸药包的引线很长,长到可以旋转炸药包一圈再打个绳结,穷鬼的脑门冒出细密的汗珠。如果摸一把会察觉出那是凉的。

    他奔跑着,也成功吸引到魔兽的注意。

    一尾巴向他抽来!

    嗖的一声。

    穷鬼耳畔风声大作,他俯身,翻滚再度站起,动作间没有丝毫停怠。

    这与往日里严格执行命令是分不开的,严明的军法使士兵的技能素质得到稳步上升。

    皮条客与赌徒心脏碰碰直响,没料想往日胆小怕事的穷鬼会忽地像变了个人一样。

    穷鬼站起后离魔兽已经近在咫尺,他甚至能听到灰岩龟粗重的呼吸声,不敢托大,拎着手上的炸药包一抛,直接砸到灰岩龟脸盆上,被上面的棱角卡住。

    陆诞看到这一幕忍俊不禁,丫的,这乌龟知道是因为没洗脸被炸药包炸死,得多憋屈。

    穷鬼扔完后,转身就跑。

    没两步,一声雷鸣,感他到脚下猛得一震,一股白浪夹杂着雪花将他吹起。

    “这个士兵值得嘉奖。”陆诞得到了炸药包实战效果数据露出微笑。

    “是啊,循规蹈矩也是执行命令,但在关键时刻火枪队也需要能够打破常规的人。”达姆提西感慨,难以想象,火枪队员前身只不过是农夫、猎人,无业游民等社会底层人员的身份。

    他们展现的勇气与决绝,不比任何贵族差,甚至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