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城主的黑科技书屋 > 第四十章阴霾 中
    黑夜,月光下,一名灰袍女子背着半人高的竹筐,穿梭在外城的胡同中,敲响最里面的一扇木门,待对方开门,两人互视一眼,彼此都松了口气。

    今天要做的事,可以说冒着杀头的风险,稍有不慎,都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拿掉秀发上的头罩,在烛火映照下,是一张平白无奇的脸。

    百变魔女——茵兹,她是臭名昭著的情报贩子,也为贵族们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一年前卷入圣地丹戈与无垠大陆诸国的博弈中,再也没有露面。

    所有人以为她死了,然而并没有。她依然活的好好的,只是不再用百变魔女的名号,也不再接受贵族的生意,上一单生意给她的打击着实不小,被合作伙伴背叛,被雇主擒获,她以为她必死无疑,谁想被敌人救了一命。

    想起那个男人,茵兹的心里没来由的烦躁,这一次以后,算是还了他的救命之恩吧。

    “国王大人真的有办法攻破城门吗?”茵兹对面的中年男人唯唯诺诺说道。他是「盘巢要塞」的一名贫农,在盘巢要塞所有的一切全部是贵族的,包括性命,想要有安身立命的地方就要把自己卖给魔鬼。要塞内最大的魔鬼毋庸置疑是泰勒沙本人了,据说泰勒沙的名字能令外城孩童止住哭啼,他的恶名可见一斑。

    “当然,你只要把这东西放在城门口,在上面点把火。”茵兹放下竹筐,掀开盖在上面的粗布。

    那是一筐高纯火药,它爆炸的威力足以轰塌城门。

    “就这么简单?”贫农愕然,像这样的筐子,他每天不知道搬多少。

    “……没错。”茵兹用肯定的语气回复,事实上她对国王信里提到的炸药,完全没有概念。达姆提西通过斥候通知她将炸药放在城门口,并告诉她离得越远越好。其他的就没了。与茵兹接头的斥候仅能交给她一筐炸药,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碰火源,否则会引发大爆炸。

    大爆炸有多大,茵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费了好大劲才把炸药偷偷弄进「盘巢要塞」。

    明面上,她是内城贵族的一位侍女,实际上,那位侍女早被人‘不小心’杀掉了,尸体被丢进一座废弃的水井里面,茵兹目睹了全部过程,她易容成遇害的女子,借助侍女的身份在内城活动。

    这样做存在安全风险,可是这对茵兹来说算不得什么,她可是能跟达姆提西单挑的人物,会惧怕偷袭?加拉齐港那次是她大意了,吃一堑长一智,她发誓再也不会被人暗地里算计。

    “那行,把它交给我吧。”贫农一咬牙,点头答应。往年的盘巢要塞在入冬后会因为各种原因冻死许多外城农奴,他们大多失去土地,以劳动的方式获得贵族们的施舍,但是进入凛冬日,根本没有土地给他们种植农作物,贵族也不会把所有农奴全部雇佣当自己的侍从,对该舍弃的人,贵族从来不假辞色,他们甚至连借口都不需要。

    有土地的出售土地换取粮食,有房屋的抵押给贵族,苟延残喘,家有老婆孩子的卖掉妻儿挺过凛冬日,什么都没有的,贵族会放任他们自生自灭。

    “放心好了,要塞里的贵族活不过明天。”茵兹安慰说。

    第二天一早,「盘巢要塞」外城的农奴从稻草堆中爬起,开始了又一天的生计。他们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除雪,每到凛冬日这几乎成为日常不可缺少的一项工作。

    “外城墙除雪任务,一顿热腾腾的午饭,有谁报名?”有巡逻队员走在泥泞不堪的雪泥地上。

    “我……我我!”

    “选我吧,我身强体壮!”

    “你算什么东西,都四十多岁人了,选我,巡逻官大人,我刚刚20出头!”

    麻木的人群瞬息间沸腾,农奴处理完家门口的积雪,眉宇间闪过挣扎神色,他快步挤入人群,挤到巡逻官兵身边。

    “大人,选我吧,您有空可以来我的家坐坐,我的妻子非常温柔,善解人意……”

    “……温柔,善解人衣?”巡逻兵眼神轻佻,越过农奴消瘦的身影,注意到小巷深处一名骨瘦如柴的妇人。“啧啧,就你了。”

    “谢,谢谢大人!”

    茵兹躲在一栋建筑后面,见到这一幕,轻咬朱唇。

    “达姆提西,千万别骗我!”

    另一边,达姆提西眺望远处的「盘巢要塞」,不由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果没有内应,以他几百号人,根本无法敲开要塞大门。

    盘巢要塞左右两边的峭壁,阻断了他偷袭的计划,要塞大门前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带,且,凛冬日起,要塞内的士兵就会躲入内部,他的斥候也是凭借着过硬身体素质,爬越山涧峭壁与茵兹会面的。随着第一批国王骑士团支援抵达战场,他捉襟见肘的兵力终于有所缓解。虽然莉莉娅还在「赛贝蒙德」但有了生力军,战事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终究是有了盼头。先遣的200位国王骑士团成员全部是玫瑰佣兵团的骨干,平均每个人有三级职业者水平,这放在哪了都算的上精锐二字了。「赛贝蒙德攻防战」巴洛夫率领的骑士团平均等级也才二级。

    “现在就静待她的好消息吧。”达姆提西瞅着远处要塞幽幽的说。

    你会叫我失望吗?茵兹!

    ********

    “喂,快点,别磨磨唧唧的。”城垛上的监工拿着皮鞭对清理积雪的农奴肆意鞭打。

    对监工来说,死一两个人不算什么,甚至他还能拿到死去家伙的抚恤金,按照惯例贵族手下的贫民死亡,贵族会出几枚银币的慰问金,或多或少这笔钱会有那么点,不是每个贵族都像泰勒沙一样吝啬,只是这笔钱连贵族们都不会记得,它们的最终流向是经手人的腰包。

    慰问金与贫民一样,对贵族们来说,不值一提。

    农奴将存放高纯火药的竹篮放在城门旁,紧挨着内侧城墙,他搓着冻得麻木的手掌心,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国王的使者告诫过他,火折子放在粗布上,他有十个呼吸逃跑的时间,对于使者说的越远越好,农奴也不太明白,究竟该跑多远?五步还是十步?

    手上的火折子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火药上面的粗布上,农奴不敢怠慢,转头便跑。

    “喂,我说你,今天就被回去了,晚上我去你家歇歇,”巡逻兵望见早上的农奴,心中欲念野蛮生长,“你听到没有?”

    他走到城门口竹筐旁,见农奴越走越快,徒然间感觉不对!

    眼角瞥见农奴一早背着的竹筐,一道耀眼白光,世界在那一瞬间骤然安静下来。

    轰轰轰轰轰!

    浓烟滚滚,遮天蔽日!

    当烟雾散去,「盘巢要塞」重达一吨多沉的金属城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