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太子殿下的婚事 > 番外之蜜月里的春宫画
    东宫殿从大开的窗户看出去,已经是傍晚,夏日太阳的余晖还是照着枝头一片亮堂,他侧头去看窗户前被晒焉的树叶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唉……悠长的叹气声。

    素阿宝又很没有道德地把自己抛下,让自己孤苦地守着空房,真是哀怨的午后呀。

    素留樱乐陶陶地跑进来:“殿下,殿下!”

    满脸笑意,一脸的汗,光洁的脸上圆溜溜的眼睛只是讨好地看着自己。

    “殿下,听说我哥哥送东西来了!”

    “诺,都在这里!”东宫殿看一眼身畔的木盒子。

    巴巴地送过来,真是情深意重呢,东宫殿想到底是什么东西呀,盒子上雕着一枝秀丽的玉兰。

    “我真是太感动了,花花公子心里始终是有我的!”素留樱搂过木盒放在胸口,造作地闭着眼睛,一副我家哥哥真是爱护幼妹的典范的得意。

    “是呀,阿素,果然很宠爱你呢!”说话的是东宫殿,他已经知道阿素不是阿素,不过为了改教法也拗口了很久呢,不过说及阿素的时候,语气还是惯常的温柔。

    素留樱恶狠狠地抬头看他:“这是送我的东西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呀?阿素,叫得那么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才是你小舅子呢!”她看着东宫殿的样子非常猜忌,“你该不会退而求其次才来追求我的吧!也对你是竞争不过守业哥哥的。”

    她说话的语气仿佛楚守业跟素花花公子真是一对似的!

    她打开盒子,木兰盒子里香气沉郁,讲究的花花公子,不知道放着的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原来是一副画卷,素留樱很高兴,难道以前说给我做嫁妆的现在就送过来了?满心欢喜地拿起画卷揭开。

    东宫殿非常好奇正准备过来沾光看一看,伸手放在画卷上:“是什么画?”

    突然痛得跳起来,东宫殿的手被盒子卡在那里。

    为什么突然关盒子呀?东宫殿好哀怨,不是就要做夫妻了嘛,有谁家娘子这样虐待相公的。

    素留樱的脸上嫣红如霞,讪讪的有一点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我是不是去喝一点甜汤去!”

    说着就跑开,外表看上去如常,她早在心里恨了自己的哥哥素花花公子一万遍,送的是什么东西呀,安得是什么居心,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东宫殿看着跳出门去的素留樱,疑惑地打开盒子,画卷上还有一封信。

    “哈!素妹阿宝,东宫殿下安好!欣喜闻,两位已结秦晋之好。因男女之事玄妙,素不能够亲身教导,憾之,甚憾!思虑良久,忍痛割舍绝世奇珍一册,今赠与予,望珍之惜之。素泣笔也!”

    东宫殿揭开画卷,一整册细细描摹着男女之事,笔墨精细清雅,他的心脏突然开始普隆普隆,耳朵里一阵轰鸣。还有谁家有这样的小舅子呀,巴巴地从千里之外的京都送春宫图过来?

    过了傍晚,天阴暗欲暝,开始吹过凉风。

    院子后面有一座高台,正适合铺了长榻纳凉。

    这一张榻非常宽敞,素留樱先四脚朝天在那里翻滚了一回,然后偷偷地从袖子里掏出画卷来,没有错,正是那一册春宫图。她左右张望,并没有人跟上来,周围寂寂地只听见傍晚知了的鸣叫。

    她把画卷抱着胸口,大声喘气,很惶恐也很好奇。

    这一册画描摹的那么精细,少女的身体非常匀称优美,但是身上衣裳凌乱,甚至有只穿了亵衣,甚至有没有着一缕的,露出少女新鲜甜蜜的胸脯。

    看上去弹跳性很好,宛如水蜜桃一样,素留樱想好像是要比自己大一点点,她的目光停留在画册上,手却搁在自己的胸脯上揣磨。

    东宫殿正好看到这样活色生香的一幕,素……阿……宝的手竟然搁在……

    他的心上人素小姐,鞋子踢在榻旁,裙子有一点卷起,露出一截小腿跟洁白的脚丫。

    全身的鲜血都往头上涌去,镇静镇静,我是纯洁的,我是纯洁的,我……我……我……

    我真是该死的怎么就不停想起下午画卷上的画面。

    榻上的素小姐并没有回过头,她心神恍惚,用手捂住眼睛,又偷偷地从指缝见漏一点余光。

    衣衫凌乱的少女,衣衫凌乱的少年。

    赤裸的少女,赤裸的少年。

    花树下,榻上,深深的卧室里……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画面上的两个人都变成了殿下跟自己。

    热死人了,这天气,让人烦躁,她大口地喘着气,用力地呼吸,用手扇着风,轻轻地拉开领子,才有一点凉风透进来。

    素阿宝竟然拉开衣领,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站在右后角的东宫殿下大吸一口冷气。

    心虚的做贼者素阿宝回头:“谁…..谁……”

    竟然是殿下,殿下这个神出鬼没的该死的小子,我不解决你我就不姓素。

    她手插着腰站起来,恶狠狠地准备朝着殿下冲去,突然掉下榻来,重重地摔在榻旁。

    东宫殿好脾气地过去扶她,笑眯眯:“不小心吧,一直都是这样急性子!”

    他的手搁在留樱的手上,半蹲着的他,突然闻到细细的香气,蔷薇花细密的甜香,阿宝刚刚沐浴过呢。他看着她凶巴巴的脸,不高兴地撅起嘴,鼻子尖尖的真是俏皮可爱……果然也衣衫凌乱了,脖子之下的肌肤盈洁如雪。

    “阿宝…….我……”

    “嗯…….”

    “对不起了,我准备饿狼扑羊了……”

    他鼓起勇气,伸出手抱住她。少年的脸贴在少女的耳畔。沸腾的胸膛贴着燃烧的胸膛。

    彼此的心跳宛如鼓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