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重生天天向上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老妈的心思你别猜
    木维不满地横了她一眼:“四合院四合院住里头的人要是合不来,它能叫四合院么?”

    小娃娃光盯着大鱼去了,而孙兆军和刘奶奶听见这话,全都笑了起来。

    刘奶奶看着岁数挺大,耳朵却挺好使,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可不,我们家闺女、姑爷多少回要接我们老两口去住大楼,可我们舍不得这些街坊邻居,这么些年了,大伙处的好着哪!”

    孙兆军小心翼翼地搀着她回了屋,这才回来招呼王乐心和木维,进屋让两人坐了,边找杯子倒茶,边笑道:“你俩也不用眼馋这院子,其实到了我这辈儿,四合院早就变成大杂院了,要是独门独户在这儿住,那才叫一个舒坦。”

    王乐心早就渴坏了,跟他们老家比,北京的气候实在是太干燥了点。

    接过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边打量屋里的布置,边说道:“大杂院不也挺好的么,你们自己要不说,我刚才还以为那些邻居都是你们家人呢。”这屋里家具可够旧的,不过旧的挺有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古董来的。

    孙兆军扭头瞅了瞅门外,见外头没人,这才笑着说:“可不,这刘奶奶啊,就是我们看房子那张大妈她老母亲,这些个邻居从小就看着我长大的,我小时候也跟刚才那孩子一样,吃了东家吃西家,时间长了能不亲么。

    不过说起来,也就我们这院还凑合,住的都是老北京,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有什么事大伙各让一步也就算了。不信等过几天你到别的院儿去看看,那送煤的一来,肯定得有人打起来。”

    见他俩都没明白,接着说道:“你想啊,四五家人住一个院儿,各家那自行车、舍不得仍的烂家具,冬天存白菜,还有那放煤的,好好的院子整的乱七八糟,谁看着不闹心?这一闹心可不就得吵么。我现在看见门外那臭水沟子都烦的慌,要不是我爷爷不让,我还真想住学校里头不回来了。”

    听了这话,木维心里刚涌起的那点小念头立刻就被打消了下去,琢磨着,反正老家有的是地方,实在不行,他回家自己盖一四合院去。到时候大门一关,一家人爱怎么在里头折腾都行。

    不像现在家里住那小楼是的,墙头只比人高一丁点,大门也是铁栅栏的,光看着洋气,但里头人干点什么事,外头都看都清清楚楚,虽然不妨碍什么吧,但总觉得没安全感,心里不踏实。

    三人说话间,四姑端着个热气腾腾的大托盘从外头进来了,王乐心刚才有心要帮忙,可就是一直没找着厨房在哪,也不好意思问,这会儿赶紧站起来帮忙。

    四姑见她要插手,忙偏过身子,说道:“不用你动手,上门就是客,你坐你的就行。”

    又转头对孙兆军说:“锅里还有,你去伺候你爷爷吃吧。”

    孙兆军应了一声,边往外走,边冲王乐心和木维笑:“你们俩先吃着啊,我们家老爷子看不见我这大孙子吃不进饭去,我得去喂喂他老人家。”说完就往正屋的最里间去了。

    四姑拿出筷子递给他俩,解释道:“我们家那老爷子一向重男轻女,我今年这都快五十的人了,他老人家倒好,现在看见我们姐妹仨还生气呢。全家就他儿子跟孙子才是好人,看见我们这样的赔钱货啊,那就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边说边把特意切的火腿肉推到他俩跟前:“你们俩别客气,使劲吃,小军的我都给他留着了。”

    王乐心和木维都觉得好笑,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搞重男轻女这一套?

    也不好意思随便评论人家家的长辈,俩人只好各自低头吃面,这一口下去,就再也停不住嘴了。

    倒不是说这面有多好吃,而是他俩最近都在食堂混饭吃,难得吃到这样的家常口味,顿时都觉得无比幸福,也顾不上烫嘴,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见他俩吃的香甜,四姑高兴地不得了,怕他俩真烫着,忙夹了些凉菜给他们,又问老家是哪里的,父母都是做什么的,扯起了家常。

    王乐心没木维那么厉害,才扒了几口就被烫的受不了了,边吹气边跟四姑说着话,这才知道,四姑的丈夫跟木维是同行,在外地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所以四姑干脆带着女儿一起回了娘家住。

    而四姑自己以前是在建筑公司干后勤的,后来因为不小心伤了胳膊,办了工伤退休后,就在家闲了起来。

    平时没什么事干,邻居们谁家有点什么事就都爱来麻烦她,而她也是来者不拒,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是能办到的都尽力帮忙,后来进了居委会后就更忙了,天天都要在外面待到黑了天才回来。

    这也是他们家老爷子不待见她的原因之一,嫌她整天忙活的不着家,不像个女人。

    四姑一提起这事就叹气:“你说说我这个爹,一点也不知道体谅我们这些小辈儿,我这么忙活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多挣俩钱好送闺女出国么,要是不好好干,一是对不起街坊邻居对我的信任,二也对不起居委会给我的就业机会,虽说给的钱不多吧,可那也是钱啊。”

    这年头想送孩子出国的人真不少,王乐心能理解,不用说四姑,她家老妈不也一样么。

    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老妈的愿望很快就得以实现了,而四姑却还得抠钱过日子,巴望着早点攒够钱送闺女出国留学去。

    俩人唠了一会儿家常,没什么可说的了,自然而然的就把话头移到了张大妈身上。

    王乐心早就等着四姑提这话呢,仔细问清了张大妈家那阁楼的大小位置、建造年代,心里琢磨着,要是四姑没夸张的话,这房子好像还真挺不错的,价钱就跟木维说的一样,可真是碰着便宜货了。

    觉得四姑没必要跟她说谎话,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说辞,这才笑着说:“阿姨,其实我是真有事想麻烦您呢。

    跟您说实话吧,家里长辈给了我们俩一笔钱,我们俩其实也不缺什么,所以就想着在这边儿买几处房屯着,等将来房价要是涨了,转手卖出去,赚的总比放银行来的多,可平时我们俩都要上学,要是毕业了,人肯定也不会呆在北京的。

    这样的话,我们那房子就得找个人帮忙打理打理,像是找找租客、收个租金什么,您看您要是愿意帮忙的话……”

    话没说完就被四姑给打断了:“这么点小事算什么麻烦,只要你放心我这个人儿,那我帮你照应着就是了。”

    随后又想起什么来是的,笑:“哎哟笑死我了,合着我那张妈又打错算盘了,哈哈……不过这事啊,也怪我没帮她打听明白,谁知道你这小丫头心里是打这么个主意呢。”

    又上下打量她几眼,说道:“你这姑娘可真了不得,才这么点年纪就有这眼光。其实前几年就有人说过房要涨价的话,可那时候谁家不是住的紧巴巴的,你就有钱也没地儿买去。

    这几年单位分房拆迁什么的、倒是有不少人家有二套房了,可一是大伙手里没钱,再一个,我们这样挣死工资的小老百姓,脑子里也根本没这根弦。

    得了,我那张妈还惦记着想把她家那阁楼卖了呢,回头我就跟她说去,搁那放上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定她老人家就成财主了,哈哈…”

    木维听见四姑最后那句话,差点没叫嘴里的面条给呛死,横了王乐心一眼,心说:你看看吧,整天就显你能耐,到嘴的鸭子都飞了。

    王乐心却一点都不慌,她心里早就已经盘算好了。冲四姑笑了笑:“阿姨,我正想和你说呢,张大妈家那阁楼你也别找别人了,就卖给我们吧。”

    此话一出,木维看她的眼神已经跟看白痴一个样了。四姑也有些不解,心说我刚才不说了不卖了么,难道你这孩子没听明白?

    王乐心早就猜到他俩会是这反映,嘿嘿一笑:“阿姨,我刚才听你们说,说张大妈她儿子要出国了?你帮我问问她,就说,她要是肯卖的话,我付她……美金,怎么样?”

    四姑听见“美金”俩字,眼睛顿时瞪得比铃铛都大。半响才哭笑不得地说:“我算是服了,你到底是打哪跑来的鬼丫头,真真是‘蛇打七寸’啊。这事根本连问都不用问,就算你不想买啊,你那张大妈知道你有美金也得哭着喊着求你来,全家就等着这玩意儿呢。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比例是怎么算啊,一美金等于多少人民币?这要是跟黑市上一样可不成啊。”

    王乐心自然不是那种趁火打劫的人,否则她开始就不会那么说了,更何况,对于热情的张大妈她还是很有好感的。

    说了个让四姑两眼放光的价钱,随后又答应连同先前那套房也用美金付款,只把四姑高兴地差点没乐死,瞧那模样,就跟是她家闺女出国了一样。

    等张大妈知道了这事,更是惊喜若狂,除了“阿弥陀佛,谢谢菩萨”别的啥都不会说了。

    本来她卖房就是为了要给儿子凑出国用的钱,她大儿今年已经三十多了,出国打工不同于留学,光交给介绍人的费用就不是一笔小数,老两口的积蓄早就已经全搭了进去,但光人去了也不成呀,都说穷家富路,总得给儿子带点钱傍身吧?

    不得已,也只好卖房子凑了,至于那小阁楼,她其实是怕家里没点家底,自己老两口还有家里那上了年纪父母有点什么意外,到时候要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那可就抓瞎了。

    至于说什么房子将来涨不涨价,对她们这样的普通人家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外人不知道她们家的光景,她心里自然是清楚的很,不用说过上十年八年,再过仨月她们家闺女就要结婚了,她这当娘的总不能一分钱不掏吧?

    所以说,王乐心这个举动真是帮了他们家大忙了。

    盘算着,除了儿子要带走的,剩下的那些拿到黑市还能赚不少差价,于是张大妈心一热,又把两处房子的零头给抹了去了,两室一厅、一百多平的新房,外加八十平米的阁楼一起加起来才要了王乐心五千美金。

    心想人家小姑娘雪中送炭来了,她这么大年纪的人也不能占人家小孩儿便宜不是。

    王乐心想的也和张大妈一样,她也不是没去黑市上换过钱,自然知道她出的价其实并不低。但一来张大妈的价钱本来就开的便宜,二来张大妈人这么好,她不好意思太贪心。所以多出的那点钱,其实算起来也和市价差不了多少,两边儿谁也没多占谁便宜,就是个互惠互利的事。

    有了四姑的帮忙,还不到一个月的工夫,两套房子的手续就都办好了。

    不得不说,这速度其实真挺快的了,对于四姑的办事能力,王乐心很是欣赏,遂提出要开一家房屋中介公司,想请四姑帮忙坐镇。

    四姑本来不太想去,觉得她帮人忙活房子的事就是冲着一个人情去的,这要是以后街坊邻居找她租房买房,她哪好意思开口问人家要钱啊?这要是不要钱,那公司又赚什么?所以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干她的居委会主任呢,挣多少钱也不如为人民服务光荣。

    当姑的不乐意,孙兆军却对这个中介公司非常感兴趣,一个劲的磨着王乐心说他要去干。

    琢磨这这也算是个人才,所以王乐心一口就答应了,让他周六周日上班,除基本工资外还能拿提成,条件是让他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他四姑给弄过来,否则没个可靠的人看着这公司根本也开不成。

    说他是人才,他还真是人才。第二天四姑就给王乐心打电话了,一开口就是:“只要你能把俺家闺女出国的事给办了,让我把这条老命卖给你都成。”

    听的王乐心这个冷汗啊,心说姑奶奶唉,我要的是你这个能给我赚钱的人,要你的命干啥使啊?

    不过这事也好办,简直是好办的不行,直接给孙忠华打个电话就完事了,剩下的那些根本就不用她操心。还想,要不是她孙叔叔也有正事要干,她开个专门帮人出国的公司该多好啊?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她还是老实的上学吧。

    至于房屋中介的事,四姑认识人多,找地方找人手这些事,王乐心都让她去办了,反正有孙兆军帮忙提点着也出不了差错。

    有意思的是,拿到房产证的那天,她这个新鲜出炉的包租婆差点没开心死。

    特意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刘欣接的,听了这消息后,沉默半天才幽幽的说了一句:“孩子,跟妈说实话,你俩该不会是想买房同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