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我成了反派 > 第261章激战襄阳 三
    激战。

    围绕阳城这座小城归属权的激战,北元与大宋足足进行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相互攻伐,这也使得这座小小的阳城,变成了一座血肉之城。

    城下满是尸体,足有上万具,其中大部分都是北元王朝士兵的尸体,仅有极少的一部分,是属于阳城守军的。

    这些阳城守军,原本不该死亡的,但是他们杀敌杀的兴起,见到北元士兵攻上阳城城头,当即抱着一个、两个或者数个攻上阳城城头的北元士兵,一同跃下了城头,与敌同归于尽了。还有一些士兵,身受刀伤,命不久矣,便怀着杀一个敌人,敌人便少一个,己方防守压力减一个的心思,抱着士兵,一同跳下了城墙。

    守军这番舍生忘死的反击,令北元大军的十数次攻击,全都无功而返,且在当地留下了上万具尸体。

    北元大汗乃一代雄主。

    眼光毒辣。

    见己方十几万大军,轮番二十四小时攻击,依然没有攻下阳城,便晓得这次攻击行动,不会有实质性的收获。

    有心就此撤退,却又有些不甘心。

    觉得自己的面子上,过不去,毕竟他是北元王朝的大汗,势如破竹,灭掉无数国家的北元王朝的大汗。

    如果就这么灰溜溜的溜走了,没有任何实际性收入的溜走了,对于整个北元王朝来说,都是第一遭。

    或许是看出了北元大汗眼睛里面的那股子犹豫,一个名字叫做花拉不花的将领,朝着北元大汗请了军令,“大汗,让末将在带人攻一次。”

    北元大汗点了点头。

    花拉不花的这一次的攻击,是最后一次攻击,要是如之前那样,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这场专为施压赵琪而引发的战斗,便也将结束。

    本是一场施压赵琪,令赵琪乖乖送上钱财的战争,可是到了最后,却成了成就赵琪威名的一场战斗。

    这样的结果。不管是北元大汗,还是北元大汗手下的那些将领,全都不想看到,故将宝压在了花拉不花发起的这一次攻击上面。

    成了。

    就成了。

    不成功。

    就不成功。

    相对于成功,不成功更能引发巨大的民意海啸,想必如此的缘故,所以领兵在前的花拉不花,整个人泛着一种凝重的神情。

    巨大的军号,被吹响了。

    无数军兵,开始整装待发。

    如此。

    也使得一种浓厚的肃杀气氛,迅速的蔓延到了整个战场当中。

    城下的举动。

    不可能瞒过城头的大宋军兵。

    见到北元大军整军待发,城头与敌军激战了一整天的大宋守军,全都晓得,敌军又要发起攻击了。

    作为一名老兵,根本不用将领叮嘱,便晓得自己该做什么事情。整理刀剑的,整理刀剑。准备滚木雷石的,准备滚木雷石。准备金汁的,准备金汁。

    做完这一切,城下的北元大军,齐齐的动了,在将领花拉不花的带领下,朝着阳城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击。

    “弓箭手。”城头矗立的董天成,大喊了一句。

    在敌军没有攻到城下的时候,要对敌军发起远程打击。

    受制于科技因素的影响,守军对敌军发起的远程打击的有效手段,手段单一,除了弓箭,还是弓箭。

    数千守军士兵,射出的利箭,遮天蔽日,犹如从天而降的冰雹,砸落在了攻城的北元士兵的身上。

    运气好的士兵,在盾牌、木梯、攻城车的掩护下,没有被弓箭射中,或者被弓箭射中了四肢,虽身体负伤,但却还有命在。

    运气不好的士兵,当场就被守军射出的利箭给射死在了当地,还有一些,就算没死,但却离死也是不远的,躺在地上,不住气的发出各种哀嚎的声音。

    “疼,疼。”

    “救命,救命啊。”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不想死。”

    攻城的北元大军,也有自己的弓箭手,他们不可能放任不管,在己方将领的指挥下,不断的朝着阳城的守军,反射着利箭。

    但是由于他们是从下往上射,再加上守军身在城墙墙垛后面,所以战果不怎么好,数千支利箭射出去,只有极少一部分才能命中目标,与守军居高临下射出利箭取得的战果比起来,差远了。

    即便这样。

    守军还是没能阻挡住敌军的进攻步伐,一炷香的工夫不到,城下的敌军,便将他们的战线推进到了城墙下面。

    木梯、攻城车,开始发力。

    “滚木、雷石、金汁、火油。”城头矗立的董天成,第二次下发了命令,伴随着董天成的命令,一根根滚木,一颗颗石头,不断的被守军丢出去,重量加冲击力的双重作用下,那些身在木梯或者身在攻城车上面的北元士兵,立刻被滚木或者雷石给砸落在了地下,继而惨死当场。

    与滚木和雷石比起来,滚烫的金汁和点着烈焰的火油,浇到敌军士兵身体一瞬间的时候,顿时让这些敌军士兵惨叫连连,哀嚎声音不断。

    “啊!”

    “呀!”

    “哎呀!”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我还不想死,救救我,救救我啊,救命,救命。”

    要是往常,这些士兵的惨叫声音,也没什么,但是现如今,己方士兵进攻连连受挫的情况下,这些士兵发出的哀嚎声音,却在直直的刺激着那些还没有负伤的己方士兵。

    士气。

    成也一瞬间。

    溃也一瞬间。

    转眼之间,无数正在攻城或者还没有开始攻城的北元士兵的心中,全都泛起了巨大的涟漪,有失落、有害怕、有退却,这股涟漪心理作用下,北元士兵们的士气,犹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

    见此一幕的北元大汗,顿时晓得,花拉不花纵然还在拼死的攻击,但攻击的结果,却是跟之前一样的,阳城,依旧还在大宋守军的手上。

    “哎!”

    默默叹了一口气的北元大汗,看了看布满血肉,但却依旧在大宋守军手中的阳城,挥手下了鸣金收兵的命令。

    鸣金收兵的声音,响彻全场的时候,所有人,全都泄了一口气,不同于守军的大宋守军,被征招回来的北元士兵的心中,是一种石头落地般的放松。

    天公不作美。

    刚结束战斗,毛毛细雨便从天而降,打湿了许多人的衣衫,这场细雨,也为北元大汗撤离去,寻了一个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