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我成了反派 > 第260章激战襄阳 二
    那十几骑北元骑士,在阳城城下约一箭之地的地方,勒住了胯下的马匹,且不在前进一步。

    看样子。

    他们是担心有人从城头射黑箭,继而使得自己命殇阳城。

    人心隔肚皮。

    做事两难知。

    再说又是打生打死的战场上面,面对的是敌军,小心使得万年船,小心一些,终归是没错的。

    之后。

    十几骑北元骑士当中的一个骑士,跃众而出,朝着阳城城头一干凝神静气,全神贯注戒备的大宋守军,大声的喊话道:“城头的大宋士兵听着,听闻你家大宋皇帝御驾亲征,亲临襄阳城前线,故我北元大汗想要与你们大宋皇帝战场一叙,快快通传。”

    想要见我家皇帝?

    我家皇帝是你想见,就见得?

    做梦去吧。

    阳城城头的守军将领,冷哼了一声,针锋相对道:“我大宋皇帝,岂是尔等想见就见的?识相的,就此罢兵离去,不然我阳城就是尔等葬身之地。”

    “大言不惭,莫不是尔等皇帝胆小怕死,至今还躲在长江对面的襄城?”骑士冷言冷语的嘲讽着,“看样子,尔等还是没胆。”

    说罢。

    十几骑北元骑士齐齐大笑起来。

    这般嚣张言语,令阳城城头一干守军的脸,齐齐绿了。

    亦也在这个时候,一声更加嚣张到极点的声音,忽的响彻了整个战场,“朕有没有胆子?不是尔等说了算的,朕大宋皇帝赵琪,还请北元大汗现身一见。”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穿黄金盔甲,且头上还打着黄色华盖的年轻将领,缓缓现身在阳城城头。

    “如就是大宋皇帝赵琪?”阳城下,十几骑北元骑士中的一个骑士,朝着阳城城头站立的,身穿黄金盔甲的年轻将领,不确信的追问了一句。

    “如假包换。”阳城城头站立的年轻将领,朝着城下,说话的北元骑士,问了一句,“阁下就是北元大汗?”

    “本汗就是北元大汗xxx。”城下的北元大汗,用手中的马鞭,指着阳城城头的赵琪,道:“我北元十几万大军兵临襄阳城下,汝要是识相,乖乖的献城投降,本汗看在汝御驾亲征的份上,给汝一条生路,保证汝荣华富贵一生。汝要是不答应,待我北元大军攻破阳城,定要杀个鸡犬不留,那时候,汝可就没有荣华富贵享受了。”

    城头的赵琪。

    闻言后。

    哈哈大笑了一番。

    “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朕虽然比不上汉祖唐宗,但却还有一副傲骨在身,想要我阳城,尽管率兵来攻就是,朕就在阳城等着汝。”

    北元大汗眉头一皱。

    他没想到。

    南宋皇帝竟然这般硬气。

    强者。

    自然受到旁人的敬重,尤其北元,分外的敬重强者,赵琪这般不怕死的硬骨气,刚好符合北元敬重的强者行列,故北元大汗眉头一皱,随即挥了挥手。

    挥手。

    是放弃朝着赵琪射黑箭的信号。

    赵琪是皇帝,是北元大汗心里所敬佩的强者,强者有强者的死法,如要是对强者采取偷袭手段,令强者命殇当场,便是对强者的不敬。

    鉴于这个,北元大汗才放弃了朝着赵琪射黑箭的想法,其实就算他不放弃,也是射杀不了赵琪的。

    赵琪身在城头,又躲在城垛后面,朝赵琪射黑箭的北元射雕手,却是身在城下,且躲在北元大汗身后。

    地理位置不占优势,居高临下射击,和居低朝高射击,是两回事情,一个占优,一个不占优。

    此为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替身。

    所谓的替身,指的是现身襄阳城城头的人,不是赵琪,而是赵琪安排的替身,这个替身可不是董天成,而是贾似道的一个远房侄子。相貌跟赵琪相差甚远,但身体外形差不多,隔着城墙,糊弄一下北元鞑子,还是没有没有问题的。

    由于是替身,所以就算射雕手偷袭得手,但最终杀死的,也不是真的赵琪,无非就是一个冒牌货色,对政事起不到任何作用。

    严格说起来。

    替身共有两个人。

    身穿黄金盔甲,头顶黄色华盖的,是明面上的替身,专门给城头下面的北元鞑子看的。暗地里,还有一个替身,这个替身,就是董天成,所有的话语,全都是董天成说的。

    说白了。

    就是明面上的替身,刚张嘴,不说话,背后的替身,也就是董天成,是光说话,不透头的。

    也幸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双簧,表演的不错,才会给北元大汗一种错觉,不然就会适得其反,成了天大的笑话。

    万幸。

    两人的表演,相当的成功,如此也为后面的一番血战,埋了一个伏笔,得益于两人的表演,北元大汗认定南宋新皇是个硬骨头的强者,为了表示他对强者的敬重,一扫之前的威逼心态,转而以强攻阳城为主了。

    这番血战。

    从中午时分,一直激战到傍晚,中间休息了半柱香的工夫,又开始打,一直打到第二天中午。

    双方数万人马。

    围绕一座不大,且布满无数血肉的小城,阳城,展开了疯狂的争夺,一方不要命的攻击,以期可以一鼓作气的攻陷阳城,将它当做礼物的,献给自己的大汗,另一方,不要命的抵御着敌方的进攻,一次又一次的击溃了敌人的猛烈进攻。

    这番惨烈战况,被长江之隔另一座城市当中赵琪及一干文人老爷们给看在了眼里,就算之前看不起这些粗鲁的武夫,但这时候,他们也不得不敬佩的喊一句,“英雄。”

    英雄。

    挺简单的两个字。

    但做起来,却异常的艰辛。

    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就如此时身在阳城,与阳城守军一起抵御北元大军的董天成,整个人已经彻底的麻木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杀敌,使得他的整个人,都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知觉,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在不断的重复着那些简单的动作,敌人攻来的时候,疯狂抵御,敌人退却的时候,争分夺秒的补充体力。

    这就是战场。

    董天成武功高强都这般惨烈模样,更何况那些武功不如董天成的普通士兵?

    可就是这样。

    没有人喊苦。

    正因为大宋最高统治者就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