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我成了反派 > 第253章紧急军情 一
    使臣出使。

    听着好听,其实就是一个受难的过程。

    这是一个里外不讨好的差事,敌方受辱不说,还有可能将小命丢在敌方,好不容易回来,却又被人骂作卖国贼。更有甚者,还会被当做替罪的羔羊,让皇帝莫名的砍了脑袋,以平息民愤。

    故一般人,都不希望出使这种事情,落在自己的头上。

    国家强硬,有所依靠,还勉强可以。可要是国家懦弱,国力、武力、科技、人口等均不如敌方,出使敌方的话,便妥妥的卖人头了。

    想必如此的缘故,那个听闻了董天成一番言语的礼部官员,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除了他。

    殿内的一些朝臣,也都不好了。

    想来想去,算计来,算计去。愣是没有想到,董天成是今日有仇,今日就报了,当着这么些人的面,泛起了借刀杀人的伎俩。

    更加可恶的事情。

    是一干朝臣,全都反对不得。

    这是董天成的阳谋,毕竟董天成来之前,他们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唯一出了岔子的事情,是董天成没有反对这件事。

    董天成不反对,如何让他们进行下面的勾当?

    殿内。

    一下子陷入了静寂。

    只有那名被董天成点名的礼部官员,一脸死相,一副天塌了般的凄惨样子。

    这时候,这位礼部官员,已经在心里默默的怨恨起了自己,怨恨自己不应该被人当枪使,这下好了,打鸟不曾,反被鸟给琢伤了眼睛,惹得董天成记恨了他,给他派了一个出使敌方的坏差事。

    悔之晚矣。

    悔之晚矣啊。

    “诸位卿家,北元大军围攻襄阳城,还需诸位拟定个章程出来。”赵琪打破了殿内的静寂,朝着群臣,开口说道。

    “陛下,此事,需做两手准备。”贾似道朝着赵琪建言。

    “阁老说来听听。”赵琪挥手,示意贾似道赶紧说。

    “陛下,第一手准备,摆出与敌斗争到底的气概,勒令户部、工部、兵部三方合作,将兵器、盔甲、弓弩、援军、粮草等物资,大规模的调往襄阳城。襄阳城在,我大宋安,襄阳城陷,我大宋危亦。为今之计,需力保我襄阳城不失。以一种死战到底的气势,来彰显我大宋与敌军决一死战的一面。第二手准备,是派出使臣,出使北元,重修两国之友好,必要时,我们可以向对待辽、金、夏那样,送与对方一定的钱财物资,让其罢兵退却,避免战火波及两国人民。”贾似道虽然是有名的奸相,但还是有几分真实本领的,简单的考虑了一下,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点建议,积极备战,第二点建议,就是花钱买平安,用钱财来退敌。

    相对于贾似道提出的两点建议,董天成更趋向于第一种建议,即积极备战,以襄阳城为据点,将来犯的北元大军打回去。

    对待豺狼,只能用棍棒,是不能用酒肉的。

    一旦用了酒肉,除了不能将豺狼驱逐出去外,还会更加激发豺狼的贪婪之心,使得豺狼愈发的肆无忌惮。

    由于心里比较趋向于第一种解决手段,因此的董天成的脸色,便显得有些凝重。

    大敌当前,容不得分心。

    或许是看到了董天成脸上的这股凝重神情,贾似道竟然点了董天成的炮,“我观董将军脸色凝重,莫非董将军有第三种解决办法?”

    此番言语,立刻将殿内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董天成的身上。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董天成不由得定了定心神,朝着赵琪施了一礼,“贾相说笑了,贾相提出的两点解决办法,稳妥的解决了这件事,只不过董某趋向于贾相所说的第一种解决办法,不用财物,而是用我们的拳头和兵器,将来犯的北元大军打回去。”

    赵琪目光如炬的盯着董天成,眼神中,满满的兴奋。

    武人。

    就应该有武人的气质,在国家遭受外敌入侵的时候,就理当站出来,而不是躲在后面,当个缩头乌龟。

    跟赵琪不一样,其他大臣,看着董天成的眼神,便有些玩味。

    董天成看了看殿内的群臣,又看了看赵琪,朝着赵琪道:“陛下,微臣之所以认同贾相的第一种观点,是因为微臣断定,北元大军此番围攻襄阳城,不是以灭我大宋为终归目的,而是得知陛下新进登基,以大军围攻襄阳城一事,是试探陛下,从而针对性的做出部署。”

    赵琪昂了一声,猛地坐直了身躯,朝着董天成道:“董爱卿的意思,是北元大军围攻襄阳城为虚,探朕雄心壮志为实?”

    董天成拍了一个小马屁过去,“陛下圣明。”

    见赵琪眼神中泛着异样的神采,贾似道便晓得赵琪被董天成说动了,忙插了一句嘴,“董将军,老夫有一事不明,还请董将军解惑?”

    见贾似道将矛头对准自己,董天成就晓得,贾似道不高兴了。朝廷看着高大上,其实跟皇帝的后宫没什么区别,官员的升迁,跟官家的喜爱有着莫大的关系,官家看你顺眼,给你一个高官,官家看你不顺眼,给你一个小官。

    因此贾似道不会任由董天成一个人表演,故出言询问了一句。

    “是推测。”董天成依着自己心里打好的底稿,缓缓说道:“陛下,贾相,诸位同僚,北元灭了金、西夏、吐蕃、大理四国之后,已经对我大宋形成了地理上的包围。”

    殿内一干大臣,包括赵琪,全都点了点头,这是常识,他们全都知道。

    “北元垂涎我大宋的富裕,对我大宋发起了十数次战争,时间长达数十年之久,这十数次战争,要么秋季发起攻击,冬季结束,要么春季发起攻击,夏季来临之前结束,从没有一次,是在夏季发起的攻击,也没有一次攻击,是在夏季进行的。”董天成说到这里的时候,口风一转,说出了他的推测理由,“陛下,有感于此,故微臣大胆推测,北元大军惧怕我们南方的夏季,夏季为我们南方的梅雨季节,这样的季节,北元大军肯定不熟悉,也不习惯,所以他们发起战争的时候,通常会避开他们不喜欢的季节,截至到今天,虽然没有进入夏季,但是连着下了好几场细雨,这些细雨,就是我们本地人,都有些不习惯,更何况生活在干旱少雨地区的北方人?有鉴于此,微臣推测,北元大军这时候大规模的围攻襄阳城,本意不是强攻襄阳城,而是示威,他们知道,我们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包括派出使节,以岁币的形式,让他们退兵。”

    讲完这些话后。

    董天成故意顿了三十秒钟的时间,他要给殿内一干人等考虑的时间。

    待这些人考虑的差不多的时候,董天成继续说了起来,“北元妄图以十几万大军来恫吓我们,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所以我们这一次,非但不能议和,还的如贾相提出的那样,尽可能的高姿态,让他们不敢小嘘我们大宋王朝的新君。”

    贾似道好一阵无语。

    他发现自己竟然落在了董天成的算计里面,不得不按照董天成的分析意思,来处理这件事,故在董天成说完后,忙顺着董天成的话茬子,小拍了赵琪一个马屁,“陛下,就如未尝说的那样,这一次,我们需要……。”

    那个不想出使北元的礼部官员,为了自己的小命,也说了起来,“陛下,贾相言之有理,议和之事提不得啊,一旦议和,我们就会处于被动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