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我成了反派 > 第252章紧急军情
    次日。

    日上三竿的时候,董天成才缓缓醒来。

    或许是昨天晚上折腾的太厉害的缘故,这时候的董天成,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疼的。

    如此。

    也为董天成彻底的解开了一个疑惑,怪不得历史上的那么多皇帝,总是活不时长,后宫当中这么多佳丽,一个个的全都充满了各色风情,就是铁打的身子骨,也承受不住啊。

    温柔乡是英雄塚。

    这句话。

    看样子,一点没错,不然董天成不会喊疼。

    可就是喊疼,他也得赶紧进宫面圣。

    进宫面圣,可不是新媳妇带着新女婿回娘家,而是赵琪急招,据说有紧急军情需要董天成即刻进宫。

    有感于大宋新君登基。

    长江之北的北元王朝,送了赵琪这个大宋新君一份超级大礼,即北元大汗带着十数万大军,猛攻襄阳城。

    襄阳城是大宋王朝位于长江防线上的重要门户。襄阳城在,则大宋王朝则在。襄阳城丢,则大宋王朝则灭。故十数次灭宋之战的焦点,就是襄阳城。双方围绕襄阳城的争夺,发生了数十次或大或小的战斗,战斗的时间,也长达数十年。

    万幸。

    由于北元王朝水军不犀利的缘故,襄阳城一直没有落入北元王朝之手,否则大宋王朝早就被灭亡了。

    董天成来的比较晚。

    一来是因为昨天晚上折腾的太厉害,身子骨有些受不了,二来是通知他的小太监,半路上故意耽搁了一下。

    因此董天成进入皇城内阁正殿的时候,正殿中,该来的人,已经来了,不该来的人,也已经来了。

    也就是说,他董天成,是最后一个来的。

    这般军机大事面前,最晚出现,貌似是对皇家的一个不屑。

    索性赵琪也没有追究,但是其他朝臣,却不会就此放过董天成,一个礼部官员,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的缘故,竟然主动朝着董天成发起了攻击,直言董天成姗姗来迟,有损皇家威仪,理应受罚。

    董天成闻听此言,一百个不乐意。

    什么玩意?

    凭什么老子就得被罚?

    不乐意是一方面,疑惑是又一方面。

    军机大事面前,为何要让礼部的一个官员来参加旁听?莫不是要让这位礼部的官员,去退进攻襄阳城的北元大军吧?

    董天成猜测的没错,在他来之前,不少人已经有了这样的盘算,包括贾似道在内,全都泛着这样的想法。

    说白了。

    就是花钱买平安,准备让礼部的官员,以使节的名义,渡江北上,说服进攻襄阳城的北元大军退兵。

    用某位官员的原话来形容,宋元本为兄弟之邦,我宋新君登基,理应照由北元,携重礼拜上,永结兄弟之情谊。

    面对这番理由,董天成面前,顿时跑过无数曹泥玛。

    北元大军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进攻襄阳城,本就是为了示威,如果朝廷在派使着携重礼拜上,本就看不起大王宋朝的北元大军,估计心里是愈发看不起大王宋朝的,故此举万万使不得。

    保家卫国。

    是军人的事情,是所有大宋王朝军民的事情,是要靠手里的兵器,来击败进攻家园的入侵者,继而保住自己的家园,而不是靠诱人的财物。

    财物,只会引得入侵者更加的贪婪。

    一次,入侵者可以拿着财务暂时退却,但二次那?三次那?四次那?

    别忘记了。

    人是特别贪心的一种动物,长久之下,所要的财物,肯定越来越多,多的令大宋王朝完全拿不出来。

    那个时候。

    又该怎么办?

    难道将大宋国土折成现钱,抵押给北元鞑子吗?

    再则。

    长时间的岁币供给,会拖累大宋王朝的财政状况,这些数额较大的岁币,转嫁到无数的贫困百姓的头上,令他们生活苦难。食不果腹之下,要是在揭竿而起,大王宋朝便会面临外有北元强敌,内有无数反民的灭国境地。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娶了公主的董天成,在外人眼中,已经成了皇亲国戚,一旦灭国,他肯定是跑不了的,所以董天成不会坐视这些事情发生。

    他是穿越者,知道大宋王朝灭国的时间,是在十二年之后,便不怎么急。

    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越急越乱。

    但有些事情,却是可以做的,比如借刀杀人,除掉那位碍眼的礼部官员。

    想到此,董天成双手抱拳,朝着盘坐中间的赵琪,道:“陛下,派遣使者出使北元,以臣之见,此举可行。”

    董天成这番言语,大出一干朝臣的预料。

    在董天成来之前,除赵琪之外的一干朝臣,已经在眼神的交流下,达成了某种协议,认为董天成肯定反对花钱买平安这种事。

    他是虎威将军,职责是护卫朝廷安全,花钱买平安,以财物退敌,分明就是对虎威将军的一种看不起。

    万没有想到。

    董天成竟然同意了。

    这可有些大出他们的预料了,董天成同意了这件事,他们还怎么进行下面的动作?每一次岁币,虽会丢大宋王朝之脸面,但却可以充实官员自己的荷包。

    下意识的。

    一干朝臣的目光,下意识的放到了董天成的身上。

    见朝臣目光汇集到自己身上,董天成莫名的笑了笑,朝着赵琪道:“陛下新君登基,北元大军自不会放任不管,微臣推测,北元大军此番围攻襄阳城,强攻为假,施压为真,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顺水推舟,给他一点财物,让其就此退兵。”

    赵琪眼睛一亮。

    强攻为假,施压为真这一点,他可没有想到,在被董天成点明后,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了地。

    不是真的就好。

    就怕是真的。

    真的就有些不好办了。

    毕竟是刚刚登基的皇帝,朝堂还没有完全掌控,遇到这样的大事情,慌乱是正常的。

    “卿家以为谁可出使北元?”心情大好的赵琪,朝着董天成问道。

    “这位礼部的官员,便不错,由他出使北元,再好不过了。”董天成将皮球递给了之前指着董天成,要处罚董天成的那位礼部官员。

    有仇不报非君子。

    今日仇,当今日报。

    怀着这样心思的董天成,将那位礼部官员给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