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网游小说 > 禁锢空间 > 开课第一天
    “余央,我错了,你轻点......”,2栋303有些动静。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的曾大嘴,大神余央带着课本便踏上了通往医学殿堂的第一课。

    曾经他在脑海中无数次地幻想过大学校园的第一堂课,今天终于要开始了,怀揣着期许和兴奋,他踩着欢快的步伐向教学楼跑去,完全没有一点大学生该有的沉稳气质。

    很快,他就到达教室,整整提前了十分钟。

    这时,教室里已经坐了十多个同学,由于是小班教学,这几乎已经是一大半人员了,他们有的在看课本,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闹......,似乎谁都没在意余央的出现。

    余央扫视一圈,中间的那两排座位已经坐满了人,只有前排和后排还空着不少位置,懒得选了,他索性直接坐到了第一排正中到位置。

    正当他准备先看看课本的时候,几个后面的同学突然围坐了过来。

    “余央同学,交个朋友,以后带带呗”,“大神,给个电话号码吧”,“哥们,听说你什么游戏都玩得很溜,改天一起玩”......,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和余央搭话。

    余央也没料到走到哪里都是这样的遭遇,算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也不好得罪即将朝夕相处四年甚至更久的同学,所以他只好一个一个地满足。

    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曾帅偷偷摸摸地坐到了最后一排,脸上并没有淤青或伤痕。

    “叮铃......”,上课铃声响起,一袭长裙地张卫红踩着小步子,直接上了讲台,见状,余央周围的同学立刻坐得端端正正,教师里顿时安静下来。

    余央顿时在心里吐槽:“高中都练过头了,成精了吧。”

    张卫红拿出钥匙,打开和讲桌一体化的数字教学系统和她身后的投影板屏,然后在平板操作界面点了几下,一本放大的《系统解剖学》课本便出现在板屏上。

    “同学们,大家早上好,作为你们的班主任,这大学第一课,由我来给你们讲”,张卫红话音落下,教室里便掌声响起。

    她立刻用手上的动作示意同学们停止,然后继续说到:“很高兴,大家这么热情,希望以后每一堂课都坚持你们的热情,大学既要教给你们专业知识,也要教给你们生活,我希望在座各位既能学到专业知识,也能学到生活。在此,我再提醒各位一次,中西医结合专业将是一个很幸苦的专业,需要学习的课程很多,要真正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中西医结合医生时间跨度较长,精力消耗巨大。现在对这个专业在执业上的定位,有很多条款都不清晰,各级医院实际操作中也是没有准确的合法性依据,直接导致各位将来的就业困惑。比如,中西结合在注册中可以有从事外科,但执业类别划分却是中医,那么问题来了,中医怎么能从事外科呢,这简直就是自相矛盾,自然,你们以后搞外科就会提心吊胆。合不合法,不要说你不知道,估计就连某些管理者也不知道,所以,风险很高,也就是这些年国家取消这个专业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学校为什么能重新开这个专业。所以,要转专业,这学期结束趁早。”

    张卫红此话一出,原本安静的教室里,嗡嗡一片。

    而那边,医疗美容3班的课堂上,也是班主任,画风好像有些相似。

    “医疗美容专业是个新兴专业,就目前来看,你们这个专业的毕业生是不能参与医师资格考试的,从严格意义上讲,各位以后不能成为医生,所以耽误你们的青春,无异于谋财害命,如果要换专业趁早。”,这班主任讲到。

    说实话,这个学校的老师还真是一个路数,泼冷水的姿势都是一个范儿。

    学生们深受受打击,也没有安慰,张卫红便开始了她的解剖课,“请同学们越过序言等章节,直接翻到第一章‘骨学’。”

    教室里立刻响起了“唰唰唰”的翻书声,张红卫也拿着红外指示器更换显示页面。

    说到‘骨学’,余央是绝对的权威,中国人204块骨头的形状、大小、位置、功能他早就烂熟于心。

    他的爷爷--余济民从小便开始传授他祖传的正骨手法,到现在他已经完全掌握了所有要领,而他的父亲--余建国也不甘落后,专门为了他把这骨科图谱做成连环画配上自己diy的文字,一直让他看到现在。一中一西,没有把余央困惑死,反倒让他把找这套正骨手法运用得更加精准、速效,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这一点上早就超越了前人。

    很快,这节课便接近尾声,下一节课是《中医基础理论》。

    讲完了最后一块头骨,张卫红便关掉了屏幕,说到:“身下15分钟请同学们自信复习或者预习。现在两几个男同学,跟我一起去搬点模型给大家。”

    作为劳动委员,曾帅比谁都积极,本来余央也是不打算去的,可是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张红卫正好直直地盯着他。

    余央嘛,跑步和游戏还可以,但是说起体力活,他还真的一般,有个男同学一个人就抱走一块箱子,而他却和曾帅勉强抬到了教室。

    那些箱子一字摆开,全班同学都好奇的看着,等待张卫红为他们解开谜底。

    “请刚才那几位同学打开箱子,优先挑选礼品,这是老师一点心意”,张卫红微笑着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曾帅果然还是第一个就跑了上去,他高兴地打开箱子,突然,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刚打开一点点的箱子又关上了。为此这一下,他的尾椎骨痛了半个多月。

    “哎呀,妈呀,人头”,曾帅赶紧擦了擦头上的汗珠。

    原来这张卫红把标本室的某一套人骨标本给拿来了,教室里顿时炸了锅,以至于隔壁班的学生都围在了门口看稀奇。

    “不要紧张,这是我专门为大家向标本室借的,全部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人体骨骼,不会危害你们的健康,请大家爱惜,不要弄坏、弄脏了,互相交换着看,两个新期以后还回来。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敬畏生命是学习的第一步,大家行动起来”,张卫红说完,直接将那个人头骨递到了曾帅手里,弯着腰眨了下眼,“你和他有缘,好好对他。”

    看着曾帅抗拒的动作表情,余央简直笑疯了,拍着说到:“对对对,那颗头最适合他。”

    “去去去,别添乱,老师,那是我室友,号称余大胆,我帮他挑一样吧”,说完曾帅拿出一块骶骨就向余央抛投过来,吓得余央赶紧上前却接,生怕摔坏了这来之不易的标本。

    的确,这一批标本完全是自然死亡人员自愿捐赠而来,质量比那种死刑犯的好很多,目前愿意作这种捐赠的人依然不多,各医学院处于对生命的敬畏、对捐赠者的尊重和对标本的珍惜,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轻易外借。

    “一头一尾,不错,你俩刚好凑成一队”,张卫红也笑了。

    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同学们顿时变得轻松起来,纷纷上台挑选标本,有的拿了一根肋骨,有的拿了一块脊椎骨,还有的拿着一块指骨......,不一会儿就分完了,学习委员给每个同学发放了一个标本带,然后依次为大家作了登记。

    见同学们都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张卫红敲了敲讲桌,教室里这才安静下来,她又微笑起来,说到:“同学们啊,标本大家都拿到了,希望你们认真爱惜,认真学习,将来在真正接触病人的时候才不至于出错。现在,给大家一个任务,从今天晚上开始,将标本放在你的枕边,作作适应性训练。

    事实上,数年以后,很多同学都不得不感谢张卫红,正是因为解剖学得好,他们在临床疾病的治疗中更加得心应手。

    还没等同学们再次炸锅,张卫红已经飞速离开了教室,看得其他班围观的同学那是一个劲地眼馋啊。

    休息了十五分钟,上课的铃声再次响起,这一节课是《中医基础理论》,主讲人王雨路,比余央略高,看上去挺文静,书香气质,给人一种特别的舒服感。

    “同学们,我先自我介绍,我叫王雨路,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毕业,硕士研究生学历,现在开始上课”,王雨路作了简短的介绍,第二节课就这样开始了......

    “叮铃......”,随着最后一次下课铃响起,大学第一天的学习总算结束了,晚上的自习不作硬性规定,自由安排,教学楼九点熄灯,保安清场。

    吃过晚饭,陪曾帅等人玩了两把手机游戏,余央复习完今天的课本,然后打开电脑,收索起急救视频和秦穆公时期的历史介绍,对每一个重要人物更是单独了解。

    “余央,跟你商量个事呗”,早就说困的曾帅迟迟不去睡觉。

    “什么事?”,余央有些奇怪。

    “就是,就是这个你帮我保管、保管”,说完,曾帅把头骨快速地放到了余央书桌上。

    “我以为什么事呢,你说你,以后还大不大嘴巴”,余央说到。

    “不大嘴了,不大嘴了,我已经深受其害,我认错悔错,求求你救收留收留他吧”,曾帅一个劲地作揖。

    “我就把他放我枕头边吧,不过他到底会不会灵魂出窍,我可就管不着了,哈哈”,余央背对着曾帅拿起头骨假装亲了一口,恶心得曾帅一哆嗦。

    “余央,我还有一个请求,能不能答应我”,曾帅拥期待的眼神看着余央。

    余央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问到:“什么事嘛,直接说,别婆婆妈妈的。”

    “这个,你再看会儿电视,让我先睡好不好”,曾帅请求到。

    “这臭不要脸居然还怕鬼,哈哈”,余央突然很想调戏一下曾帅,计上心头,说干就干。

    等了一分钟也没见余央回话,曾帅又厚着脸皮问了一次,还是没见余央有所回应,他便上前拉了一下余央的后肩,怎么也没拉动,他正要上前看看怎么回事。

    突然,余央背对着他全身一个阵颤,反倒把曾帅惊了一下。

    “你叫曾帅是不是,你是不是挺嫌弃我呀”,余央故意把声音压得低沉。

    “你短路了吧,我是谁,你不知道,我不嫌弃你啊,你是我哥们儿。喂,刚跟你说那个事,行不行啊,给个痛快话”,曾帅有些不耐烦了。

    余央没有回答,突然双眼上翻,转过身来,熟练地扭起一套‘掉头舞’,动作逼真到最后双手接住脑袋。

    这最后一个动作,吓得曾帅连退两步,语气沉重地说到:“别玩了。”

    余央没有动,继续摆着那造型,说到:“既然你不烦我,那我今晚就待在你的床头,好不好。”

    曾帅还没弄清楚这话什么意思,余央便把头骨往他眼前送了又送:“我都这把骨头了,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曾帅这才反应过来,他居然以为余央真的中邪了,吓得一声尖叫,夺门而出。

    “哈哈哈”,他刚跑出去十来米远,余央便不厚道地笑了。

    听到尖叫,其他寝室的同学都跑了过来,曾帅这才明白自己上了当,一个劲地给那些同学赔不是。

    “你们两个消停点,不看看时间,这都几点了”,“又皮痒了不是”,“是不是又想唱歌了啊”,......,一阵警告声过后,曾帅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寝室,余央一脸坏笑。

    心想着自己被余央耍了,又见到余央这副嘴脸,曾帅上来就给了余央两下,“我叫你吓我,我叫你吓我”。

    余央也不还手,扶着肚子一个劲地笑,然后说到:“看在你这么配合表演的份上,你先睡吧。”

    曾帅这才罢休,果然,不到十分钟就拉响了警报。

    余央关掉电脑,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他也已经洗漱过了,所以直接躺在了床上。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睡觉,他准备再次进入游戏体验服,他拿出水晶卡片,贴合在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