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你如朝阳,愈我夏伤 > 第九十六章误会啊误会
    ..,你如朝阳,愈我夏伤

    吃完月饼赏完月,坐在大床上打着嗝的白栀第五次问莫念:“你看到你爸去书房睡了?”

    莫念第五次平静点头,并且用眼神告诉她自己说的话到底有多真实。

    嗝…白栀再次打嗝,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后又抓了抓头发,向莫念确定一件事情:“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孤男寡女要共处一室?”

    虽然白栀形容的很正确,可孤男寡女四个字却让莫念觉得有点不打恰当,这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咳…孤男寡女没错,不过,你可以当我不存在。”莫念盘着腿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不知道是不是什么。

    白栀听后无语的看着他,说道:“嗝…你怕是开玩笑吧!你觉得我的心有这么大吗?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就睡在我旁边,你居然让我无视?嗝…”你还真是不把我当女生看啊!觉得我连女生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是不是?

    也许是因为白栀的打嗝声,莫念将目光从文件上移开,微笑着问道:“是不是柚子吃多了,怎么总打嗝?”

    白栀瞪了他一眼后,又打了个嗝才说到:“怪谁?谁叫你给我剥那么多的?”说完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抱怨道:“哎呦,要是一直这样,我还要不要睡觉了?”

    说到这个,莫念也忍不住低头偷笑起来,笑完后才说到:“谁要你这么傻,我剥多少居然就真的吃多少。”真怀疑要是我继续给她剥葡萄,是不是她还会继续吃下去。

    听完他的话,白栀再次打嗝,不过,这次她不拍胸口了,而是抱着肚子一下倒到了床上,语气颇为哀怨地说道:“我也不想啊!可是你爸妈一直看我,真的,你剥一瓣他们就看一次,你说他们用那样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能不吃吗?嗝…”

    看她一直打嗝,莫念放下了手上的文件,起身走到门边,将门打开。

    白栀坐起来问道:“你去哪?”

    “给你倒水来。”说完便出了房门,出去后又将房门给关上了。

    等他再回来时,手里果然拿着一个陶瓷的水杯,水杯上印着简单的英文字母。

    白栀喝了一口,水是温的,连着喝了几口后坐在那里等,可是不到一会,她又开始打嗝了,显然喝水似乎没有起到作用。

    白栀不信邪,一口就将剩下的水喝了个干净,喝完后发现还是会打嗝,她绝望了,于是将水杯递给了站在自己旁边的莫念,说道:“估计喝水起不到作用,要不我先睡,也许睡着了就好了,嗝…”说完她便真的打算躺下了。

    “诶,等一下,我忽然想起来以前似乎哪里看过,说是如果一直打嗝,就连续喝三大口水,这样就没事了,你要不要试试?”莫念手上拿着杯子一脸真诚,不像是骗人的样子。

    白栀摸了摸肚子,觉得自己三口水还是能喝的下的,于是点点头,决定试一下。

    莫念见她点头,于是又下楼给她倒水去了,白栀看着转身离开的莫念,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情似乎特别好,嘴角也忍不住微微弯起。

    很快,一杯装了大半杯水的杯子又被递到了她的面前,白栀接过水杯,开始连续三口大口的喝水,三口过后,水杯里的水刚好一滴不剩。

    好一会,白栀发现自己真的不打嗝了,于是惊喜地看着莫念,赞扬到:“莫念,你真厉害,这个办法真的可以诶。”

    看到她不再打嗝,莫念也很开心,笑着说道:“那你先睡吧,我去放杯子。”

    白栀点头,看了一眼地毯上的毯子后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空调被,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莫念这样养尊处优的人,让他睡地上,这么做,会不会太不厚道了?要不,自己睡地上,让他睡床上吧!这可是一夜,不是睡个午觉,要是莫念冻坏了,或者因为地面太硬没睡好的话,那她心里还真的是会愧疚。

    这么想,白栀也就这么做了,下了床,将地上莫念的文件放到了床上,然后她做饭了地上的毯子旁边,等莫念回来。

    推门进来的莫念看到白栀坐在地毯上,不由奇怪的问道:“你坐那干嘛?”

    白栀拍了拍床,说道:“把床让给你啊!”

    莫念明显的愣了一下,说道:“不用,我睡地毯上就好了,你去床上睡吧!”

    白栀摇头:“不行”

    莫念讶异:“为什么?”

    白栀的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后说道:“因为我怕你没睡过地上,要是明天起来有个腰酸背疼的,那我岂不是成了罪人?”

    莫念微笑着点头,走到她身边坐下,看了一眼床后说道:“可是如果我睡,让你一个女孩子睡地面,你觉得我会睡得着?”

    白栀听后露出一排贝齿,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一下莫念的心脏位置说道:“呦,这么怜香惜玉?不怕我是白眼狼吗?”

    莫念因为她轻点的那一下心脏慢了半拍,而后才说到:“不怕,我是老板,我才是有说话权的那个。”

    白纸无语了,本来想调戏他一下,结果真的,不忍直视啊!

    看到白栀瞪了自己一眼,莫念拍了拍huang沿说道:“快上去,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看他坚持,白栀只能起身,然后回到huang上,看了看足够三个成年人睡觉的后咬咬牙,掀开被子,将那两个抱枕放在中间,然后自己移到了抱枕的另一半空间上有些不大好意思地说道:“要不,你还是上来吧。”

    说完又觉得有些心虚,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地说道:“不过,你不许越界。”说完被子一拉,将旁边桌子上的台灯一关,先躺下了。

    莫念看着她盖在被子下的身体曲线,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白栀是让自己上跟她一起睡,而那两个抱枕则是三八线,自己不能越线的意思。

    一时莫念的眼神有些复杂,他真的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听从白栀的建议,只是觉得,这丫头真的不是一般的胆大,居然敢邀请一个对她早就有想法的成年男子上跟她一起睡。

    大概纠结了半分钟,莫念还是起身睡到了白栀的旁边,将文件放到自己旁边的桌子上后顺手将台灯关掉了,只留下卫生间门口一盏灯光昏暗的小灯照明。

    平躺着的莫念慢慢熟悉昏暗下来的光线,过了好一会才忍不住慢慢转动自己的头看着背着自己睡觉的白栀,猜测着她到底睡着了没有。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白栀躺不下去了,因为不知道莫念睡了没,只能轻声摸索着下了床,将脚伸到地面才发现自己的鞋子还在莫念那边的床沿边,于是只能偷偷摸摸的从莫念修长的身躯上跨过去。

    莫念没有睡着,听到声响,睁开眼,刚好看到白栀手脚并用的要你自己身上爬过去,于是奇怪的问道:“你去哪?”说话的同事伸手将台灯打开了。

    台灯一开,白栀的动作便清晰可见起来,说实话,动作真的不是太好看。

    “我…我水喝多了,要去卫生间,鞋子在你那边。”停下动作的白栀看上去似乎有点尴尬,不过也是,自己正爬着呢,忽然被发现,这个姿势,真的是不尴尬都难啊!

    莫念点头,继续闭上眼睛,说道:“去吧,待会记得帮我把台灯关掉。”

    白栀点头,快速的爬过去,穿上鞋,然后逃也似得向卫生间走去了。

    回来的时候白栀从自己这边脱鞋上了,刚想躺下,又发现莫念那边的台灯没关,她看了看莫念的脸庞,似乎睡着了的样子,于是想偷个懒,轻轻地将一只手撑在了莫念的旁边,另一只手去关灯。

    就在她的手要碰到开关的时候,白栀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居然看了一眼脸在自己脸正下方的莫念一眼。

    她的视线刚到他的脸,就看到莫念闭着的眼睛居然睁开了,白栀撑着的手被这么一吓,关节处居然一下力气没跟上,带动着她整个人往莫念的脸直接扑去了。

    白栀愣了,唇上的触感告诉她,她又亲到莫念了,这次不是嘴巴,而是眼睛。

    仿佛空气凝固,白栀只听得到自己和莫念的呼吸声,另外,似乎还有两颗心脏越来越响的声音。

    白栀反应过来,想要起身离开莫念的脸,不过莫念比她更快,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将台灯啪的一声关掉了。

    黑暗里,白栀被莫念用力一带,上半身便趴到了莫念的身上,一阵旋转后她发现自己被隔着被子的压在了莫念身下。

    适应了昏暗的灯光后,白栀看到莫念微微泛着星光的眼正盯着自己,灯光太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大气不敢出,过了好一会才条件反射似的咽了口口水。

    “是你先惹我的…”这是莫念炙热的唇压下来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白栀的唇被他堵住,先是脑海里一片空白,接着是想要泪流满面:大哥,你听我说,这都是误会啊!你不能因为我不小心亲了一下你的眼睛就这么凶的给亲回来啊!

    呜呜呜…我的嘴巴…要不是被被子覆盖着,真他么想打人啊!

    (=)(s://)《你如朝阳,愈我夏伤》仅代表作者曦言曦诺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s://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