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暗界阴阳 > 第10章 三界洞天
    小女孩儿告诉云刚洞外有危险,云刚便抱着小女孩儿往山洞深处走去。神秘的地方,唯一帮助过自己但是已经受害的引路人,怀中抱着的充满迷幻的小女孩,再加上那个非常厉害的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引路人的师傅……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云刚脑中不断的出现。经过一天的时间,云刚已经能够慢慢接受这个世界的存在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的不妙,自己的到来,应该是对某些势力产生了一定的潜在的威胁。而且云刚判断出,这个势力应该是一些实力强大的大势力,所以自己要想平安的活下去,必须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云刚走了一段距离后,山洞内的光线越来越暗,最后已经是漆黑一片,没有了一丝光亮了。云刚很不适应这种环境,黑暗中云刚抱月儿几次碰壁,无奈之下,云刚把旅行包斜跨在肩上,左手托起小月儿,让她趴在自己左肩上,右手拿着那柄铁剑探路。不过让云刚奇怪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铁剑时不时地会闪出丝丝的红光,然后将自己笼罩起来,随后又消失不见,不过云刚也来不及多想,红光的出现,会短暂的照亮道路,云刚就借着短暂出现的红光继续向山洞内部走去。

    云刚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抱着月儿走进山洞没多远,一个黑影悄然出现在云刚昨夜睡觉的地方。黑影四处环顾了一下,微微皱起了眉头,刚刚还在这里的小女孩不见了。不过黑影没有过多担心,他非常自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小女孩。黑影缓缓地闭上眼睛,一股肉眼无法察觉的神识向四周辐射开去,刹那间就覆盖了方圆几十里的范围。神识覆盖到范围的景物在黑影脑海中清晰的呈现出来.

    “竟然不见了!”黑影心中诧异,“那个小女孩不可能这么快走出我的神识范围的,我再仔细找找。”

    黑影想到这里,神识又一次辐射开去。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查看,最终还是一无所获,黑影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

    “一定有东西在屏蔽我的神识。”黑影突然想到,不过随后眼中凶光一闪,“既然这样,为了避免出现什么遗漏,这能把这方圆十里的一切都给抹杀了,虽然这样可能会出现些许麻烦,不过现在也顾及不了这些了,一切以大人吩咐的任务为重。”

    黑影想到这里,也不犹豫,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捏了一个法诀,一股澎湃的黑色力量开始从黑影的双手间开始酝酿。

    “哼,一个黑暗魔界的小魔头,竟然也敢在我的地盘上公然动手,也未免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正当黑影即将完成法诀的时候,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黑影心中一惊,有人来到身后,自己竟然没有发觉,他手的动作不觉停了下来,磅礴的黑色能量液如潮水般退去。

    黑影转过头,发现一个魁梧的身影气定神闲的站在洞口。黑影认得来人,正是遗忘之城的城主,修为深不可测,远在自己之上。

    “遗忘城距离这里百里之遥,这个老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黑影看到遗忘城主出现在这里,心中无比的诧异。

    “一个小小的魔头,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我的地盘上,既然这样,就留下来吧。”

    遗忘城主迈步向前,探出左手向黑影一抓。

    黑影感觉一股磅礴的力量闪电般想自己袭来,眼看躲避不掉,只得举起右掌,运足劲力向前拍去。

    一爪一掌相交,真元瞬间爆发。

    遗忘城主身子微微一晃,便稳住了身形。黑影则是斜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山洞石壁上,一丝鲜血从黑影的嘴角溢出,体内已经受了比较严重的内伤。

    黑影心中暗叹:“看来今天无法杀掉那小子了,遗忘城主在这里,我远远不是其对手,只有大人能对付得了,罢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黑影想到这里,身体开始变淡,很快就在原地消失了。遗忘城主看着变淡的黑影,并没有再次出手。

    等黑影彻底消失后,遗忘城主才叹道:“我的实力还是低了一些呀,否则也不会对这暗影化虚遁法束手无策了,不过这黑暗界的小魔头到底想干什么呢?”之前遗忘城主的神识发现了黑影,但同样也没有发现云刚。

    云刚抱着月儿在山洞内已经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眼前还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手中的铁剑早就不再发出红光,月儿也感觉好了许多,可能是由于之前太过紧张,体力严重透支,竟然趴在云刚的肩膀沉沉的睡去,云刚抱着熟睡的月儿,微微的松了口气,只是眼前这无穷无尽的黑暗着实令人无奈,让云刚也几乎崩溃了。

    就这样,云刚在黑暗中大约又摸索着向前走了半个时辰后,突然“当”地一声,铁剑碰到了山壁,前面没有路了。

    云刚心中一惊,暗想:“这个山洞不会到头了吧,难道这个山洞没有另外的出口?”

    云刚用拿着剑的右手在前方摸了一圈,果然前方入手的是光秃秃的山石。

    云刚眉头皱了起来,走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还要返回去?

    云刚并不死心,重新在黑暗中把四周仔细的摸索了一遍。这一次,云刚一边摸,一边还有剑柄不断的敲敲打打。

    经过一番摸索后,云刚终于发现了一丝异样。四周的石壁都是坑坑洼洼的,只有前方的石壁上除了有两道一寸左右深的裂痕之外,其它地方都非常的平整,与其说是石壁,倒不说如说更像是一座石门。云刚再一次的用剑柄敲了敲,发出的声音果然和四周有一丝异样。

    “这里应该是一道石门了,不过该怎么打开呢?”云刚现在凡人一个,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绝对无法用蛮力打开石门。

    “该怎么办呢?”云刚也是苦苦思索。突然之间,云刚脑中灵光一闪,仿佛想起了什么,他重新来到石门前,认真的摸了一下刚才发现的那两道裂痕,与此同时,云刚也感觉脚下也踩到了一些碎石。

    “难道这两道裂痕是我刚才探路的时候,手中的铁剑留下的?这铁剑也未免太过锋利了吧”云刚心中一阵嘀咕,“不管了,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试试就知道了。”

    云刚想到这里,重新握紧右手的铁剑,对着石门用力挥去。

    “当”的一声,铁剑和石壁碰撞出,迸射出几点火星。

    云刚还没有来得及去查看情况,听到怀中抱着的月儿低低“嗯”了一声,应该被刚才的响声吵醒。

    云刚反手握剑,轻轻的拍了拍月儿的背:“月儿别怕,我们很快就出去了。”

    云刚说完,走到石门前面用一摸,心中不觉一阵狂喜,石门上面被云刚用铁剑削铁下一个将近两寸深的口子。

    云刚见次法有效,也不再多想,挥动铁剑,乒乒乓乓一阵乱砍,石门足足有半尺厚,云刚仗着铁剑锋利,小半个时辰后,居然也被他削出了一个尺许见方洞来。

    云刚摸摸鼻子,心底居然升起一种想法:自己这样通过石门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无赖,也有那么一丝丝的猥琐。不过此刻,云刚也无法顾及太多,小命要紧,总不能让自己困死在这里吧。

    云刚抱着小女孩穿过石门,来到了一个长长的走廊中,长廊的尽头还闪着一丝光亮,故此云刚才能隐隐的分清楚自己站的是一个走廊。

    云刚抱着月儿,迈步向着光亮走去,云刚一开始看着那光亮以为没有多远,走起来云刚才发现自己错了,那亮光距离自己还是非常远的。

    不过随着云刚的不断前进,那亮光也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当云刚走到长廊的尽头时,云刚看到一个拱形石门,亮光来源正是拱门上方是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三界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