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暗界阴阳 > 第8章 洞中相遇
    告别引路人,云刚拎着自己的旅行包在山中转了一个多小时了,可是眼前除了大山还是大山。云刚从小生活在平原,可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时间的山路,一个多小时下来,云刚累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直喘粗气。

    他无奈的前后往了一望,一条弯弯区区的小路匍匐在荆棘丛中,两旁的山高耸入云,连个阳光都照不进来。虽然这一个小时云刚走得不快,可是脸上还是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树枝刮伤了几道红色印痕,只觉得伤处一阵热辣辣的痛。

    “@#¥%……”云刚低骂了一句,心里越想越恼火,“这叫做路吗!老子好好的也没招谁,怎么就这么点背!”

    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云刚无耐的起身赶路了。在这片大山中,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候,云刚无耐的发现一件更加糟糕的事情——自己迷路了。

    云刚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大约一个多小时前在前面的大石头上歇息过,甚至石头的下面泥土上面,还有他留下的脚印。

    云刚此刻郁闷的已经连发火的心情都没有了。

    “天色已经越来越晚了,必须找一个过夜的地方。”云刚知道天黑前是无法走出这片大山了,心中暗自思量着。

    云刚快步来到刚才歇脚的大石块上,站在石头上向四周望去,希望发现一个可以过夜的地方。

    在距离云刚所站立的石头不远处,有个高一米多的石台,石台的后面有一个山洞隐隐的出现在云刚的视线中,如果不是站在石头上还真无法发现这个山洞。

    看到山洞,云刚不再耽误,从大石头上跳下来,拎着自己的旅行包爬上了石台。石台的面积并不大,也就几米见方,石台上面光滑无比,寸草不生,石台连接高山的地方有一个高一米左右的山洞。

    “也不知道这山洞有没有野兽。”云刚心中想着,看了一下自己全身的物件,便从旅行包中拿出那柄铁件,拎在手中,向山洞走去。

    进洞之后,云刚又沿着一米多高的洞口走了三五米,石洞居然开始变得十分宽敞。云刚看了一下,这里居然也有一个大约八九见方的空间。

    再往前走,空间又开始变得狭小了,这个空间像是在整个山腹中的一个葫芦状的空间,中间宽,两边窄。

    云刚沿着洞口又往前走了大约十几米还没有到头,而且光线越来越暗,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湿冷。云刚想了想,便往回走到刚才经过的比较宽敞的空间,找了个比较平整的地方,放下旅行包,准备在这里休息了。

    天黑的很快,洞外已经是夜幕笼罩了,云刚感觉肚子有点饿,于是就随便吃了一点随身携带的饼干。

    经过一天的奔波,云刚感觉浑身酸痛,累极了。于是他斜靠着自己的旅行包半躺下来,脑中开始胡乱思考着离奇的一天,想着想着,云刚也就迷迷糊糊的靠着旅行包睡着了。

    正在云刚熟睡之时,“咔嚓”一声巨雷,把云刚从梦中惊醒。不知何时,洞外已经是大雨倾盆了。云刚伸了个懒腰,冰凉的雨点夹在夜风当中吹入石洞内,云刚下意识的裹了下身上的衣服。

    被冷风一吹,此刻云刚睡意全无,百般无聊之下,便起身来动洞口。云刚看着洞外的暴雨狂风,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还身在何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一丝孤寂刹那间袭上心头,云刚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大梦三更已凋零

    惊睡醒

    洞外夜正浓

    风雨肆虐乱夜空

    只扰游人梦

    嶙峋石壁映孤影

    明朝去何从

    游子哪堪异乡梦

    携剑问天

    何处是归程

    一道紫色的闪电狠狠的撕裂天幕,接着又是一声震天巨响。

    云刚被雷声从沉思中惊醒,想想自己以后的路,感觉一片未知,不仅又一片怅然。夜风很冷,雨点很凉。

    云刚看了一会儿,渐感无趣便转身回洞中休息。

    就在云刚转头之际,一丝若有若无的哭声夹在风雨声中传入云刚的耳中。

    云刚心中惊讶,这狂风暴雨的夜晚怎么会有哭声呢?他揉了揉耳朵,屏住呼吸仔细,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耳部。

    这一次云刚听得更加真切了,是一个小女孩在哭,而且哭声就在自己洞外的石台下发传过来的,刚才自己一直在愣愣的走神,没有留意到。

    一道紫色的闪电划过天幕,云刚借着闪电看到石台下面的确有一个小女孩蜷缩在石壁旁边,身上早就被大雨已经浇透了。

    云刚见状赶忙跑出洞口,跳下石台,把小女孩带上石台,抱回了洞中。

    回到洞中,云刚借着闪电,看到小女孩只有七八岁大小。

    “可能是想来洞中避雨,估计因为上不来那个石台吧。”云刚脑中推测。

    小女孩此刻依然神志不清了,脸色苍白,浑身发抖,一直在哭,还迷迷糊糊的说着一些云刚听不懂的胡话。云刚探手一摸,小女孩的额头很烫,看来她被雨淋病,现在已然病的不轻了。

    云刚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自己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更何况是一个生病的小女孩了。他心中着急,他身上虽然有打火机,但是寻遍整个山洞,也没有发现可以生火之物。

    云刚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突然想到自己的旅行包内还有引路人给的两颗丹药。

    云刚拿出小瓷瓶,把一粒丹药倒在手中。

    “那个什么引路人说这颗丹药有什么起死回生之效,希望不会连个简单的感冒都治不好吧。”

    云刚略微犹豫了一下,从旅行包中取出自己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也不管卫生不卫生了,让小女孩就这自己的矿泉水把药吃了下去。

    小女孩吃完药后,也停止不哭了,不过依然是紧闭着双眼,没有转醒,值得安慰的是小女孩的身体已经抖得不那么厉害了。

    云刚又把自己旅行包中所有的衣服都取了出来,给小女孩盖上,然后自己把她的抱在怀中,才感觉小女孩的身体不再发抖了。

    没过一会儿,小女孩脸色也有了些红润,在云刚怀中沉沉睡了。云刚看着小女孩入睡之后,自己也感觉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中夜靠着石壁睡着了。

    云刚睡着之后,一种不为人发现的神识在这雨夜蔓延着,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可是当这股神识将要覆盖到这个山洞的时候,云刚身旁的那柄铁剑有微微的发出一道红光,随后形成一个光圈,把云刚和小女孩笼罩了起来。

    那股神识在云刚和小女孩身上掠过,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继续向远方荡漾开去。

    “该死的!我那不肖弟子说那个叫云刚的在落日村,落日村和周边千里我都通过神识找过了,他一个凡人,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

    在距离云刚睡觉的山洞几十里外,一个黑影悄然而立。一道电光闪过,可以看到那人一脸的凶厉,两只眼睛在黑夜射出两道寒光。大雨倾盆而至,却没有一滴雨水落在那人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