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思维屠夫 > 一百五十一章善恶两分鬥战圣
    “你应该也了解魔教的情况,魔教不像家族,更不像国家,它的教规很松散,只要不是接触到核心功法秘密,一般来去自由,教众之间也没有高低上下之分,再加上前些年加入魔教的大多是底层未受过系统教育的粗鄙汉子,野性难改,根本不好管理!这也是至尊魔君成立规矩龙腾万里的原因之一。

    李思思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是一个正宗的世家子弟,他不像其他世家弟子那样按照传统加入万象塔三圣门,而是加入了当时还是敌人的魔教,并且很得同为世家出身的至尊魔君信任,没几年就被任命为内总管,总揽了各种分配大权,更是取了一个女性化的代号李思思,一时间受到了很多人的背后非议!在武大郎献上阴阳界之后更是毫不犹豫地开始废功重修,最后修成了所谓的江湖第一美女!哼!”獨獨说道此处冷哼了一声,似乎很不屑。

    “然后呢?”老三不知道自己心里啥滋味,简直百味杂陈,又带着一点羞恼,想装作不在乎吧!还很想知道她的过去,他真没料到自己第一次春心萌动的对象竟然是雌雄莫辨的魔教总管,想起来很是闹心。

    “然后她为了全阴阳界之功,求助了一个善于算命的老瞎子,最后不顾至尊魔君的极力挽留,自封记忆回归了家族!直到阴阳界大成,几天前回到魔教。”獨獨继续说道。

    “就这些?”老三怀疑地问道,这个獨獨先把自己的吹得很玄乎,然后再说这些一听就是大众化的东西,和她所胸有成竹能抵三亿能量石的秘密不太相符啊!

    “当然不是!我神功大成后寻找试功的对象,正好碰到这个男女不分的内总管来找杨魔君,嘿嘿!一试之下,结果竟然得到了一个给你有关的秘密!”獨獨说道此处,双颊如脂,双眼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什么秘密?”老三很纳闷地问道。他很不解獨獨为什么突然情绪提高了几个档次。

    “她找老杨定做了几样法器,一个铁笼子,一个金刚项圈,一个皮鞭,还有很多零碎碎的小东西!当时我还纳闷,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过来!那是为你准备的!你要不是突然晋级天阶,并可以帮助别人晋级,你现在应该被废了功法,带上项圈,关进铁笼了,至于李思思怎么收拾你,可以想象吧!真没想到这个死人妖如此变态!呸!”獨獨脸色酡红地一口气说完,最后还淬了一口,表示鄙视。

    “这什么跟什么啊!可能吗?”老三被獨獨的八卦搞的哭笑不得。

    “怎么不可能?我还探听到,这个李思思有宿慧,上辈子很可能是女人,你想想啊!男人身,女人心,多痛苦,她转修阴阳界不就能解释了吗?还有!我听别人说过,李思思一直对你特别关注,似乎很喜欢你这种强壮的类型,那天你在战场上被魔龙追击,有人就看到她看着你怔怔出神!你说是不是她对你有想法!吓人不?恶心!”獨獨八卦之火越烧越盛,越说越来劲。

    “好了!到此为止!如果只是这些还抵不了三亿能量石!”老三看着越来越来劲的獨獨,他忍不住呵斥道,李思思在他眼中永远是那个有点财迷有点迷糊的刘小备,不管是男是女,都容不得别人如此不堪地说她。

    “凶什么凶?当然还有!我那神通之火威力无穷,最善于探听别人内心出的秘密,我还探到那个李思思很可能是外界敌人转世,她现在对你有想法,还有至尊魔君护着她,你小心点,别哪天被关进狗笼,被皮鞭抽的时候才想起我的警告!”獨獨被打断了八卦之火,很是不爽,她恶狠狠地警告道。

    “你从那里听说她是外界敌人转生的?”老三死死地盯着獨獨问道,刚才李思思和至尊魔君还指认自己是什么徐世绩转生,这可是一个大线索。

    “当然是从她内心听到的,她一直有一种念想,什么回归人界,找什么沉龙观,报什么灭门之仇!还有什么天下第一横勇无敌宇文成都,什么李元霸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念头,你说是不是外界敌人转生?”獨獨索性一股气说出来,以证明自己说的没错。

    “噢!很有道理!”老三皱着眉头说道,李元霸他是知道的,一缕分魂就是差点把他们团灭的遮拦人物,能和他扯上关系,那可不得了,肯定和外界有关,华族回归在即,魔教总管如果和敌人有关,这回归之途可有大风险啊!他又想到周狂歌给他叫嚣魔教他也有分身存在,这也不可不防啊!一瞬间老三就想了很多。

    “喂!我这些情报可都是捕风捉影大法得来的,根本没什么证据,你可别说我说的,你说了我也不认!”獨獨一看老三严肃的样子,她马上补充道。

    “好了!我自有道理!现在就帮你晋级!”老三点点头说道,手一张,獨獨一声尖叫,不由自主地飞了过来,然后一声闷哼被隔绝了感知,一道黑色的气息如毒蛇般从她体内窜出,发出一阵阵嗤嗤的声音,对老三满含敌意,她竟然也达到了法有元灵的层次。

    老三早就把她观察的清清楚楚,这个獨獨真没说谎,她的灵魂被一个坛子状能量回路包裹,无数黑气犹如毒蛇般在里面乱窜,灵魂被染的一片漆黑,坛子周围是黄色的八卦之火在燃烧。

    老三竟然感知不到她的思维,这个獨獨应该就是如她所说,修炼了很接近至高规则的力量,是真正的先天超阶之力。她的灵魂在坛内酝酿,纯度很高,但是强度不足,对待这种情况老三很有经验,他现在掌握了气血灵魂反哺之法,小菜一碟,他也是以免獨獨大呼小叫,索性屏蔽了他的感知。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是不是…”獨獨脸色苍白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天劫,她感到自己身体浑身疼痛,虚弱不堪,有一种体力耗尽的感觉,她看着一脸舒爽的老三忍不住往不好的地方想,她羞怒交加地尖叫道。

    “没有,这个你放心!准备淬炼身体吧!”老三摆摆手一言否定了她的猜测,谁让她刚才编排刘小备,折腾了她一番,终于出了一口闷气,他仰头看着有气无力的天劫很纳闷,似乎天劫被挑衅的没了脾气,只是应付一下了事,别说雷池了,连闪电都没多少,能量更是少点可怜。

    老三看着漆黑如墨的细小闪电心有所悟,獨獨正在那里小心翼翼地炼化着,原来每个人吸引的雷劫都是自己能量感应引来的,蕴含的规则正对应自己的身体灵魂,这样淬炼效果最好!他忍不住看向正一脸便秘状的战无不胜,他的能量规则肯定和黑色雷液不太相符,但愿不会把战无不胜炼坏。他那一团雷劫是老三吸收的灭世雷元的剩余,现在还剩很多,正在每一个颗粒世界兴风作浪,很多生灵被破灭,也成就了很多生灵,有的生灵已经可以打破屏障飞升骨颗粒世界了,心灵老祖就是第一个成功的。

    獨獨一脸疑虑之色地走了,下一个是一脸严肃的鬥战圣。

    “我知你掌控了阴阳本源和灵魂之道,善于强化灵魂,斩杀杂念,为恶为善一念之间,我不管你是不是外界敌人转生,只要你危害到华族,我必杀你!”鬥战圣似乎不像求人的模样,上来先严厉地警告了老三一番,弄的老三很诧异,好像两人角色互换了一样。

    “善恶本是两面,何为恶?何为善?道不同,不可道!”老三索性也臭着脸,云里雾里说了两句。那意思就是每个人都看法不一样,你认为恶的,我可能认为善,认知不同的人,何必争论。

    “哼!本来我不屑于此道进阶,但时间紧迫,瞬息万变,才不得不走此下策,拔苗助长,乃是魔道手段,望你慎用,以免阻人大道!”鬥战圣再次教训道。

    “道友所言极是!”老三似笑非笑地回道,他真搞不懂这家伙脑子咋想的。

    “真是聒噪!老子真受不你这越来越古板的家伙了,真想一棒子敲死你!”

    还没等老三再说什么,一声暴躁的怒吼从鬥战圣身上传出,他身体诡异地一分为二,一个尖嘴猴腮的猿猴出现在他的旁边,它一边挠着脑袋,一边暴躁地走来走去。

    “混账!大道维艰,岂能图一时之功,而毁掉未来大光明之道?”鬥战圣呵斥道。

    “啰嗦!真啰嗦!天阶之下皆蝼蚁,万象塔你靠什么掌控?靠嘴吹啊?”猿猴突然眼睛通红地低吼道,它双手一扯,一个黝黑的铁棒拿在手中,看情形一言不合就要抡过去。

    “唉!”鬥战圣突然摇头一叹,气势弱了下去,猿猴暴躁的情绪也随即低落了下来。

    “奇怪!真奇怪!”老三心中暗自称奇,这个猿猴竟然和鬥战圣竟是一魂两体,一个善念如潮,一个恶念盈天。

    “小子,钱已经交了!赶紧给我们晋级,不然一棒子敲死你!”猿猴突然一转身对老三低吼道。

    “很好!马上!”老三看着暴戾的情绪如火山岩浆般流动的凶猿,心中顿时兴趣大盛,这是多好的研究素材啊!

    “快点!不然弄死你!”暴猿喝完,一转身重新和鬥战圣合二为一。

    鬥战圣随着暴猿入体,他神色一阵变幻,脸色平和了很多。

    “道友勿怪!我修行的功法出了岔子,心猿难收,让道友见笑了!”鬥战圣先是苦笑着告罪道,也不复刚才的古板。

    “不怪!不知道道友让我如何帮你?你是如何灵魂分裂的?”老三也笑着回道,这种研究素材那找去?让他出钱他都愿意。

    “道友好眼光!这得从我的来历说起!”鬥战圣赞了老三一句,他叹声说道。

    “我本山间一顽猿,有幸得师傅点化灵智,收入门下,习得人伦道常,可是随着修炼加深,灵魂越发暴躁,经常惹出是非,师傅为此为我单独推演了一门功法,把猿性练成法相,可谁成想推演还未完功,师傅却是失踪了,现在暴猿欲怒,本体越发古板,不多久就得放着暴猿出去发泄一番,才可以平衡一二,今天看到师弟精通阴阳灵魂之道,特来求化解之道!还请道友相助!”鬥战圣说道此处一躬到底。

    “师兄客气了!同是华族一脉何须如此!”老三赶紧还礼道。此人虽是猿类出身,现在习得华族人伦,尊的也是华族大义,也当以华族视之,这就是老三的道。

    “师弟真非常人也,不愧为江师伯之后!”鬥战圣闻言欣慰地说道。看样子老三华族一脉之说,简直说到了他心坎里去了。

    “师兄,我有话明说了,你这修行之法闻所未闻,我必须仔细观察后才能下论断!还请师兄配合!”老三沉思了一下说道,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三圣门一脉走的是高端路线,门人弟子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说话也是让人感觉很有水平,魔教一脉走的是低端路线,教众大多是粗鄙的汉子,桀骜不驯,很难管理,就是至尊魔君也压不住他们。至尊魔君在场,他们都敢一窝蜂地跑过来找老三这个准敌人,就可以看出来至尊魔君的尴尬。

    “师弟尽管放心!我一定配合!”鬥战圣很爽快地答应了。

    “分,合,什么感觉!很好!继续!”老三一边思索,一边刺激着鬥战圣道反应。

    “你有完没完?想死啊!”暴猿的怒吼不时地出现。

    “师兄,可以了!”老三摆手暂停了动作,他一边踱步一边思索鬥战圣的情况。

    鬥战圣的情况很特殊,他本身就猿族,野性难改,可他被点化后被陆和子多年教导,人伦道常深入他心,这样以来,他的灵魂认知就出现了分裂,他自认为是人,可他的本能却是猿类,陆和子不愧为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他因地制宜推演了一种功法,竟然随着修炼把灵魂两分,形成了双魂,可是由于功法不全,这两个灵魂都不完整,如果老三斩杀了暴猿灵魂,鬥战圣的灵魂绝对立马崩溃,如果老三用阴阳转换之道提升他的灵魂,可血肉的本能却是猿类,只会增加他的兽性,猿类灵魂彻底压倒人类自我。如果不加管制任他们发展,那就会两魂更加极端,善欲善,恶欲恶,最后肯定会矛盾极端激化,认知混乱,换句话说就是疯魔。

    “师兄,你这情况很特殊,我也没有好办法!”老三最后捏捏眉头,抱歉地说道。

    “师弟严重了!我也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来,能成最好,不成也没办法,我再想办法吧!谢谢!”鬥战圣虽然笑着回言,眉目间却难掩失望之情。

    “师兄,我虽然无法解决你的灵魂问题,但我可以让你晋级天阶,也许天阶之后会有转机!”老三又加了一句。

    “如果能那样太好了!其实我们三圣门修炼之法和魔教元胎之后大不相同,魔教重于练体,成就琉璃金身,天圣门重于炼魂,成就法相之体,如果师弟能使我晋级天阶,我很有信心暂时压制住暴猿之魂,炼成暴猿法相,这样一来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隐患,但也足够护佑华族回归了!”鬥战圣闻言大喜道。

    师兄放心,我必竭尽所能助师兄一臂之力!”老三神情凝重地说道,他能感受到鬥战圣说这几句话时为华族的一片赤诚之心。

    过程很简单,老三一边刺激他的气血反哺灵魂,一边吸收着他无尽的暴躁兽性,一举让他突破到了天阶感应。可惜天劫似乎耗尽了方圆万里的能量,这次的天劫也是有气无力,仅仅几道雷劫应付了事。

    “师弟助我!”鬥战圣盘做在地,脸色时而平静,时而暴怒,他突然一声爆喝。

    老三跨步抽刀,一道黑光从鬥战圣头顶闪过。

    “百事得其道者成!法相出!”鬥战圣一声清喝。

    “嗷”一声咆哮响起一个身高十丈的暴猿光影出现在他的身后,一脸的暴戾之气夺人心魄。

    “好一个法相之道!”老三情不自禁地一声喝彩,法相之法果然独具一格,感应牵扯的能量等级比元胎强了不下十倍,威力肯定很是惊人,刚才他一刀斩断了鬥战圣和暴猿的大部分因果,使两者似分未分,即保全了他的灵魂又助他成就法相,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方法。

    “多谢!”鬥战圣说完,身后的暴猿一声咆哮双手擂胸,一张嘴把全部的雷劫都吞进腹中,随即气息暴涨,瞬间再次突破了一个层次。

    “万物得其本者生,百事得其道者成!”这也是老三的观劫之悟,他同样收获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