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思维屠夫 > 一百五十章醋坛魔功,八卦之火
    “大夫,你看我这能治吗?”

    老三愕然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局促不安的汉子。

    “大夫?你叫我?”老三有点晕。

    “是啊!大夫,你看看我的情况能治吗?”战无不胜一反嚣张跋扈的神态,变得有点扭捏。

    “是了!”老三马上明白了战无不胜的想法,说起来不管是战士火焰,杨魔君还是红颜魔君,他们灵魂都有问题,换句话说都是精神病,都有病,战无不胜如此叫法也没错。

    “你啥问题!直话直说,别遮掩,我时间很紧,你看后面还很多人排队呢!说吧!”老三快刀斩乱麻地开口道,手一环布下了屏障,灵魂之眼已经开始观察他的灵魂。

    “我啊!有这么个毛病,只要别人一夸奖,我就浑身有劲,修炼速度也快!可是一打败仗或者被看不起,那就惨了!修炼起来毫无寸进,出刀也慢!我自己就琢磨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在咱们教中取了个代号叫做战无不胜,别人一喊我的名字,我感觉特别精神,吃饭也能吃,睡觉也睡的好!修炼也快!”战无不胜先是试探了一下老三屏障的隔绝效果,然后悄声传音道,语气里似乎很为自己的急智得意。

    “那你还来找我干嘛!继续修炼呗!”老三忍不住调侃道。

    “是这样,他大爷滴!这帮孙子和我混熟了以后都直接叫我不胜,这不就完蛋了么?我还不能明说,你说憋屈不?大夫啊!你可要给我保密啊!我这秘密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我就完了!”战无不胜哭丧着脸说道。

    “灵魂真是奥妙非常,什么事都有!”老三检查了一番感叹不已,真像这个家伙所说的那样,一喊战无不胜,他的灵魂变得强大非常,一喊不胜,灵魂立马变得萎靡不振。

    “你想治病还是想晋级天阶?”老三好奇地问道。

    “有区别吗?治好病不就可以晋级天阶了吗?”战无不胜挠挠脑袋疑问道。

    “晋级容易,治病难,如果单纯晋级现在就能办到,如果想治病,那得等我有时间了再仔细医治!今天只是进阶而已!”老三思索一下说道。他其实也很好奇这个家伙的灵魂状态,恨不得劈开他的脑袋研究一番,可惜现在不是好时机。

    “先晋级吧!等俺老战赚了钱再来看病!”战无不胜想了半天,又翻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最后狠狠地一跺脚说道。

    “交钱!”杨魔君冷着脸对同样臭着脸的獨獨说道。

    “没钱!”獨獨脸若冰霜,理直气壮的说道。

    “没钱走人,下一个!”杨魔君毫不客气地一摆手道。

    “不行!少教主可不是你这种财迷精!你凭什么为他做主!也许他不要钱呢!”獨獨立马尖声叫道。

    “嘿嘿,师弟年少不懂事,还不知道金钱的妙处,我这做师兄的必须替他把关,免得被人骗了!下一个!”杨魔君臭着脸不为所动。

    “不一定噢!有些东西对他来说可能比金钱更有吸引力!”獨獨神秘地一笑道。

    “你…”杨魔君正欲再次开口,他忽有所觉,诧异地一转身。

    “这是佛劫?无量我佛!”排在獨獨身后的上弦雨突然激动地出声道。

    老三吃惊地看着漫天的莲花虚影,一声声无声的禅唱响彻在灵魂空间,如暮鼓晨钟般震人心魄。

    战无不胜嘴张的老大,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一直爱不释手的屠龙刀都差点掉在地上。

    “老战前世是个和尚啊!哈哈哈哈!呱呱!”烈火乌鸦难听的声音吵得老三脑子疼,他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本来这个家伙越夸奖越精神,他就鼓动全身颗粒世界内的分魂同呼战无不胜,想看看效果,没想到颗粒世界内的亿万生灵也跟着老三分魂同时高呼,这一下可好!老三只看到战无不胜的灵魂越来越亮,最后轻易地引发了天劫,再然后就是漫天的莲花虚影飘落,禅唱声声,没有声势浩大的漩涡产生,只有一滴滴金色液体在半空汇聚,最后化为拳头大小,散发着一种让人安静的气息。

    “我该怎么办?”战无不胜傻傻地望着老三问道。

    “咋办?如果不想一辈子留在这里,不想当和尚那就狠狠地拒绝!”老三眼睛一翻,没好气地说道,如果灵魂质变到能够引发天劫的层次,其实已经算是半步天阶了,只要再经过天阶之气淬体,淬魂那就是完整的天阶强者了。他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天劫,他也不知道拒绝是好是坏,当然凭着因果本能老三还是给了建议,毕竟别人交钱了。

    “我不想留在这里,你们都走了,我留在这里干啥?我更不当和尚,我最喜欢吃肉喝酒,最喜欢大胸脯的女人了!我不当和尚!”战无不胜嘴里念念叨叨。

    当空凝聚的金色液体似乎有点犹豫,最后滴溜溜一转还是向战无不胜头顶落下。

    “我告诉你了!我不当和尚!不当和尚!去你大爷滴!”战无不胜一摇脑袋,口中一声大吼,抬手就是一刀劈了过去。

    金色液体像是一种无形的存在,轻易地越过刀光继续下落,禅唱更加响亮。

    “大道无情,全凭自心!何必强人所难!”老三呵呵一笑,大袖一甩,金色液体圆球像是被一股大力抽中,化为一道金影飞向半空。这种能量战无不胜奈何不得,可不代表着老三没办法,其本质也就是一团纠缠了很多因果的因果之力而已。

    “我拿什么淬体?我可交了六亿能量石啊!”战无不胜看着被老三一袖子甩飞的金色液体,再看看毫无异状的天空,他挠挠头委屈地问道。

    “嗯”老三突然一抬头,刚才被自己甩飞的金色液体竟然化为一道金光,再次以更快的速度飞来。

    “还有这么没尊严的天劫?丢人啊!”老三心中忍不住诽谤道。

    “不对!”老三正准备来一下狠的,直接打散液体,再用先天杀机驱散,他没想到金色液体划了一个弧线,无声无息间没入了闭目悬浮的上弦雨顶门,一股强大的气势一起即落,上弦雨一下子竟然突破到了天阶的层次。

    “老杨,这算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我交的钱,为什么让上弦雨给吸收了!退钱,退钱!”正不知道怎么才好的战无不胜似乎总于找到了目标,他挥舞着大刀咆哮着。

    “无量我佛!多谢施主相助!”上弦雨张开双眼,双手合十对老三说道。

    “师兄,这个交钱没?”老三看着对方如赤金一般的双目,心中一动,这是强大的因果之力啊!不可沾染。他马上故意叫嚷道。

    “这是三亿,一分不少!”一身青衣的鬥战圣眉头一皱,手一挥一个储物袋飞到武大郎面前。

    “好!钱货两清!不用谢!要谢,你谢他吧!”老三一挥手指着鬥战圣不耐烦地说道。

    “施主害怕因果沾身,岂不知因果之缘岂是躲能躲过去的!无量我佛!”上弦雨微笑着对老三点点头。

    “什么因果不因果的!我怎么办?我也交钱了啊?”战无不胜哭丧着脸嘟囔道。

    “好办!这个拿去,不够我再给你!”老三掏出一团黑色的雷液抛了过去!

    “哎呦!”战无不胜一声怪叫,小心翼翼地用刀剑挑起那团雷液,他脸色被吓得煞白。他的灵魂已经突破了天阶的限制,非常敏锐,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雷液,让他感到极度危险,他可不敢硬接。

    “不胜道友,我观你与我佛有缘,改日定当上门拜会!”上弦雨再次对战无不胜双手合十。

    “滚蛋吧!有个屁的缘分,我一见光头就头疼!特别是这样喊我名字的人更头疼,我和你很熟吗?”战无不胜托着雷液根本不理上弦雨的善意,急急忙忙跑到一边小心翼翼地炼化雷液去了。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在此一会就是缘分,临别就赠予各位此言!再会!”上弦雨扫视一周朗声道。

    “小雨!你怎么了?”鬥战圣不解地看着气势大变的上弦雨疑惑道。

    “师兄,宿世因缘,今朝再会!不可说,不可说!万象塔见!,上弦雨合十朝着鬥战圣一拜,一步一金莲,飘然而去,留下了八子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

    “想不想知道李思思的秘密?”

    老三正欲转身准备下一个,突然一个声音传递到他的耳边。

    “嗯”老三豁然转身,双目盯着一脸无辜的獨獨。

    “我这消息价值三亿,买不买?”獨獨再次传音道。

    “下一个!没钱,别啰嗦!我告诉你,感情归感情,金钱归金钱,没得商量!”杨魔君挥手催促獨獨道。

    “师兄,让她过来吧!她的免了!”老三揉揉眉头高声说道。

    “师弟,我告诉你!千万不要被迷惑,这可是三亿啊!三亿!”杨魔君先是愕然地看着老三,随即顿足捶胸地劝解道,似乎挖了他一块肉似的。

    “师兄,我只有分寸!请吧!但愿你的话让我满意!不然!哼!”老三冷哼了一声,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

    “你肯定很怀疑我说的任何话!”獨獨一走进老三的防护圈,当先开口道。

    “那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说的话呢?”老三顿时来了兴趣,他似笑非笑地问道。这个獨獨他是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他从鲲鹏巨妖体内爬出来时,就感到这种女子不太好相处,真没想到语言也很犀利。

    “你知道力量的划分吗?”獨獨脸色一变严肃地说道。

    “不是很了解!大概知道一些!”老三很实在地回答,他的知识都是从别人嘴里点点滴滴地听来的,学来的,具体系统的东西他还真不太明白。

    “咱们武者修炼,感应始,内核,孕胎,这是人阶,神通,显圣,元胎这是地阶,琉璃,知己,孕神,这是天阶,一阶一层天,这个你总该知道吧!”獨獨说道此处反问道。

    “知道,这和力量划分有什么关系?”老三郁闷地问道,说起来人阶,地阶他还算了解,只天阶的划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天阶他是一冲而过,现在到了巅峰状态,具体的变化他还没来的及体会,从这里来说老三就是一个修炼上的怪胎。

    “无知,人阶孕胎孕的什么胎?”獨獨骄傲地问道,根本不在乎她眼前的鄙视对象,似乎不知道那是一个可以随手捏死她的存在。

    “你说!”老三诚恳地回答道,知识高低和修炼程度无关是老三一直以来坚持的态度。

    “其实本来咱们华族有一套自己力量划分的知识,可惜几万年的监禁,知识损失殆尽,再加上外界敌人的故意误导,搞得咱们华族一直以来认知混乱,力量划分更是乱七八糟各说各的道理!我就给你说说咱们华族最系统的知识划分,光是这个就值三亿能量石,小子你赚了!”獨獨悻悻地道似乎她亏很多似的。

    “请说!”老三决定自己少说话,省的出丑。

    “人地天三阶,为什么这么划分?那是因为每一阶的起始就是一个能量质变的过程!人阶孕胎,那是把自己感应吸收到能量整合,添加上自己灵魂属性,孕的是初级能量原始的本来特性,所谓的神通也只是不同灵魂认知和不同的能量属性相互共鸣的结果,华族成为原始之力,也就是大家说的原力,地界元胎境为何叫做元胎,这也是一个孕育的阶段,质变后的能量华族叫做法力。天阶巅峰孕神也是如此,此时质变后的力量,华族称之为真力。这就华族修炼之道原法真之说。至于再往后告诉你也没什么用,那就不是在这个世界可以达到的了,等真回归了人界再告诉你也不迟!”獨獨说道此处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

    “那和相不相信你有什么关系?”老三一头雾水,她说的这些能量划分的确让他眼前一亮,的确对自己很有帮助,但是和她没啥关系啊!

    “急什么?越是无知越猴急,没事多读几本书!”獨獨毫不客气地讽刺道。

    “好吧!你继续!”老三苦笑着拱拱手。

    “刚才说的是修炼之道的质变划分,现在再说说质变的基础能量,能量千万种,真正生灵可以吸收修炼的有三千大道之说,能量也有高低之分,咱们华族有九大至高规则,七十二高等规则,三百六十五普通规则之分!”獨獨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是不是,九圣界,七十二诸天,三百六十五周天?”老三终于有可以插上话的机会了,他忍不住询问道。

    “哼,你是说这世界投影吧!不错这正是对应了华族力量的划分,嘿嘿,你知不知道在我看到的书里把诸天投影称为什么?称为万界封魔大阵!封的谁?什么魔?更有很多蠢货还利用周天投影世界来修炼,真是不知死活!”獨獨鄙视地说道。

    “还有这么一种说法!”老三倒吸了一口气,这封的是谁一目了然啊!那就是华族啊!

    “力量层次高低不同,灵魂不同,孕育质变后的结果更是千差万别,一般来讲如果形成法力,诞生元灵,最低级别也的是诸天级能量,要想更进一步形成真力,嘿嘿,除了九大至高规则,其余的很难,当然也不是没有可能,你看那个乌鸦就生生把周天级的能量提升到了不次于九大至高规则的地步!”獨獨说这朝正在和旁边的人不停地聒噪的烈火乌鸦努了一下嘴。

    “那超阶,先天之力之说?”老三思索着问道。

    “哼,所谓超阶先天之力,说的就真力,天阶孕神,逆反先天,那就先天之力,你以为先天之力这么好修?现在很多所谓的先天超阶之力都是伪先天,伪超阶!只是和九大至高规则有点关联而已,不知道是分化了多远,细枝末节的微小规则,真正的先天之力直指本源,威力无穷,岂是那些只会抡刀砍人的愚蠢之辈所能染指的,都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恬不知耻而已!”獨獨不屑地说道。

    “好,这和你有这么关系?你明说吧!”老三听着獨獨犀利刻薄的点评,自己脸上也有点发烧,他以前也以超阶之力自傲过,浑然不知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

    “我告诉你这么多,一是算是给你一些补偿,主要的是我修炼的能量就是九大至高规则之一灵魂规则的再生规则!怕你不懂还得枉费我来解释!累!”獨獨骄傲地说道。

    “哦!说来听听!”老三顿时来了兴趣,他修炼的颗粒世界肯定也是灵魂规则,至于是不是分化了的末端规则他也把不准。

    “我知我善妒,灵魂很难至纯至强,修炼缓慢无比,如果按照我的资质很难突破到地界,可我不甘心就如此平凡地度过一生,嫁人,生子,老死,我费劲心血才勾上那个花心的杨元宝,我才得以加入魔教,我酷爱读书,魔教的藏书阁被我翻阅一空也没找到合适我的功法,我还是不甘心,偶尔一个机会我听说了咱们魔教的冥界之堡万魔殿的传说,当年咱们魔教被六大世家围攻差点灭教,功法损失殆尽,江教主天纵之才,正是在无尽的时空乱流中找到了万魔殿,魔教才得以中兴,这万魔殿正是咱们魔教功法传承之地,据说积聚了华族整个有史以来的书籍,可以追溯到人界几万前的历史,我刻意讨好杨元宝,最后得以分到了万魔殿轮值。我再万魔殿中轮值了整整一年,才终于发现了传承的机制,我又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到一本完全适合我的功法!”獨獨说道此处,脸上熠熠生辉。

    “好毅力,好一个不甘心!”老三忍不住夸赞道,这个獨獨真是一个奇女子,他也层不甘心在家杀猪,也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他知道这其中的坚持有多难能可贵。

    “哼!我找到的这个功法乃一个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奇女子所创,吕雉听说过吗?大汉开国王后,正是她所创的一门奇功醋坛魔功,利于女人善妒之心,妒忌之心越强修炼越快!呵呵,那个杨魔君到处沾花惹草,正是一个上好的鼎炉,你现在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吧!前几天我终于魔功大成,修炼出了八卦之火,练成捕风捉影大法,嘿嘿,那个李思思就是我的试功对象,没想到我竟然有了大发现!嘿嘿,一个绝对让你感兴趣的发现!”獨獨说道此处神秘地一笑。

    “什么发现?”老三不由自主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