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思维屠夫 > 一百四十五章财色双修杨魔君
    武大郎豁然睁开双眼,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两道银色十字星从双眼飞出,一前一后把他牢牢护住,一股狂喜从心底泛起,他忍不住仰天长啸:“多谢大哥!嘎嘎!”

    一时间围观的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气,就是一直冷静自如的至尊魔君也禁不住微微动容。天地人三阶,排序看似简单,说起来地阶,天阶一字之差,真正修炼起来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真是天与地的差别,他真万万没想到,这个武大郎竟然真的被他强行给提升到了天阶,本来以他的观察那个武大郎虽然在天地气运的烘托下进阶地界巅峰,灵魂不稳,领悟太差,即使修炼的是完整的阴阳界,没有个几十年的红尘历练根本不可能感应天地,退一万步讲就是灵魂稳固,至纯至强,引发感应,能不能安然渡过天地的考验也是未知之数。至尊魔君对此可是深有体会,他几年前就已经把身体修炼到了天阶不坏不垢的琉璃之体,但是灵魂迟迟不得质变,为了感应天地,淬炼自己,他曾经在地窟时光洪流中枯坐千年,才得以纯净灵魂,再辅以魔教千年的积累,这才强渡天劫,一举连破三关,成就巅峰。

    “还有谁想渡劫?进阶天阶!”老三感受着越来越少的破灭气息,心中一阵苦笑,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大声问道,武大郎和自己可以称得上同生共死的交情,他可以硬来,别人可就不行了,弄不好可能适得其反,就是以前称的上朋友的无情和石头,现在就是他愿意不计前嫌,估计两人也不敢对自己放心。

    “天呐!不可思议!”有人惊讶道。

    “邪门!真邪门!这个武大郎傻瓜不会是被魔化了吧?”有人怀疑道。

    “不可轻信他的妄言,天阶如果这么好修,杨魔君和红颜魔君如此天才早就进阶了,还何苦蹉跎这么多年不得寸进,肯定有阴谋!魔头可恶,这是想挑起我们的侥幸心理,伺机魔化咱们,大家一定要谨守本心!”有人有理有据地质疑道。

    “真可以啊!这是货真价实的天阶啊?真乃神功也!”有人很是心动。

    ……

    老三听着下面菜市场一般此起彼伏的嘈杂议论,心中焦急万分,竟然没有人敢来尝试,这天劫马上又要消失了,苦也!

    “师弟!我来!我出一亿能量石,给我个机会如何?”老三进入洞窟以来一直不声不响的杨魔君突然高声叫道。

    “本来我准备每人三亿起步,看基础强弱再加价,既然是师兄,怎么也得给点面子!一亿算你一个!”老三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声音平静地答道,这一声师弟差点让老三热泪盈眶,自从进入魔教地窟以来,还没人承认自己的身份,感受到的除了冰冷,敌意就是质疑,至尊魔君不认,除了武大郎外还没一个人敢开这个口,杨魔君此时一声师弟就是坐实了他的身份,他从杨魔君似笑非笑地眼神中也看到了他出言的含义,那就是白给的东西没人相信,如果花钱买的就不一样了。

    “师弟真是性情中人啊!当年雷泽一别,真是想死为兄了!没想到这次师弟这次换了造型差点认不出来,来,这是一亿能量石,大郎麻烦你帮着数一下!还请师弟多多费心!”杨魔君笑着对骷髅老三说完,长身而起,顺手扔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储物袋给一旁正傻眼的武大郎,还不忘对一旁冷眼旁观的至尊魔君拱了一下手。

    “这么大?”武大郎拿着储物袋傻傻地也问出了老三的心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储物袋,现在储物装置都是以小为精,没想到炼器闻名天下的杨魔君竟然弄出来这么一个大袋子。

    “主要是里面够大!嘿嘿!说不准一会这个也装不了呢!”杨魔君眨眨眼睛略有深意地说道。

    “好!师兄信任,师弟也不敢隐瞒,我要纯化你的灵魂,必须侵入你的意识海,还请师兄再次考虑一下!”老三朗声说道,既然杨魔君如此性情,这过程他必须说清楚,每个武者的意识海都是紧要的要害,都是防护严密,被人入侵那是大忌,自己还顶着一个魔头的名头,还是提前说明为好!

    “哈哈,师弟做事光明磊落,也只有那些心思龌龊之辈才会以己度人,岂不知天阶心若琉璃,圆满如一,水过无痕!魔化从何谈起,我观师弟血脉可以吸收杂念,纯净灵魂,乃是无上的灵魂辅助神功,什魔化之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再说华族回归在即,不入天阶具为蝼蚁,只有天阶自成一体才可以抵挡一二时光侵蚀,与其把未来交给命运,交给别人的怜悯,还不如抓在自己手中,如此机缘,还怕这怕那,愚夫蠢货而已。”杨魔君朗声大笑道,根本看都没看脸沉的快要滴水的至尊魔君。

    “唉!以前真是小瞧师弟了,没想到师弟虽未晋级却对天阶境界感悟至此,吾不如也!”一直远观的战士火焰此时突然出声赞叹道。

    两人这一番言语顿时又让周围的人激动地议论起来,不时有人争的脸红脖子粗,差点撸袖子硬干。

    “师弟,我知你急需天劫之力,现在师兄台子给你搭好了,你说几句什么要多加钱之类的,师兄装作钱不凑手,赶快退下!”杨魔君微笑着看着老三传音道。

    “师兄,你不想晋级了?”老三黑气一卷围住了两人,他诧异地问道。

    “为兄情况特殊,你帮不了忙!再说我也很怀疑你行不行?要害你去害那帮混蛋吧!”杨魔君很光棍地表明了立场,那就是不相信老三能帮他。

    “嗯,明白了,意识海乃是修者大忌之地,是我孟浪了,我这就拒绝!多谢师兄相助!”老三一躬身謝道。

    “那到不是!我也不怕你害我,算了!你看一下吧!”杨魔君挠挠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放开了防护,让老三查看。

    “师兄,你真是天赋惊人啊!你有病还修炼到如此地步!佩服!佩服!”老三现在能量更加诡异,因果,时光,灵魂三道同修,只要跟他有一丝因果相连,在时光之下,就是不放开防护,杨魔君现在的境界那也是一览无余,只是老三本心对他保持敬意,才没有随意探查。

    杨魔君不愧为天才之称,他身若琉璃,魂如日月,那强度完全超越了地界元胎巅峰的极限,之所以没有进阶那是因为在纯度上出了问题。

    两道漆黑如墨的魔火执念在他魂体上环绕纠缠,一为财,一为色,财色一体已经深入了他的灵魂本质,成了灵魂的一部分,他就是再修炼千年也祛除不得,问题是他的意念里还没有去除的念头。

    “是啊!师弟慧眼如炬,我有病啊!很严重!一生也别想晋级了!”杨魔君苦涩一笑说道。

    “也不尽然,如果找到因果,说不准我真能治!”老三思索了一下肯定地说道。

    “你真行?”杨魔君双眼猛然一亮,一股庞大的气息冲天而起,让此时的老三隐隐都有点压力。

    “师弟,对不住了,为兄失态了,你问!我啥都说!”杨魔君气势一收,面带希翼地急切说道。

    “你这财色两毒,如何深入灵魂的?”老三正色问道,对于武者来说财色就是杂念魔念,就是心灵之毒,是引发心魔之源。

    “说来话长!我这是遇人不淑啊!”杨魔君苦笑道。“当年我小时候有一个我最敬爱的长辈无时无刻不在我耳边说他的男人如何英雄潇洒,如何受到众多美女青睐,如何左拥右抱,让我以为大丈夫就该如此,方是英雄本色!在我进魔教后年幼不懂事又遇到了一个叫做如意混蛋,被他教育一番金钱理论,什么男人不看长相,不看强弱,看的是兜里有没有钱?钱才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他更是用金钱经常给我证明一个道理,那就是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搞不定的,如此以来财色就深入了我心,等我心核初成,师傅引我修炼之道,我意气风发之下许下大愿,那就是修行之路就要坐拥金山,怀抱美人,方得功成。如此以来我执念入心,越是赚钱,越是得到美女的青睐,修行就会越快!当时我还沾沾自喜,直到师傅发现了我不同寻常的修炼速度,才发现了因果,一番臭骂之下我终于明白了大愿不可轻许,财色乃是附骨之毒,当时师傅让我反省一番并传下了解决之法,可惜天命难违,正在我大道认知错乱之时洛马地窟现世,师傅生死不知,众世家来袭,大师兄独占风雨台,二师兄血守藏书阁,留下我和师妹守护藏宝阁,当时我认知错乱,实力十不存一,师妹更是不堪,无奈之下只好应用一些阵法小道苦苦支撑,结果混了个怕死魔君的名头!更是因为无法救援二师兄导致顾轻舟修为尽废,再加上有心人推波助澜,我们几个师兄弟之间矛盾重重,唉!”说道此处杨魔君满面的苦涩。

    “哦!然后呢?”老三又问道,只有找到财色执念的根源,他才可以想办法。当年武大郎也说过洛马山一战,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曲折。

    “洛马山一战后,天圣门三圣和师傅同时消失,一时间人心惶惶,期间更有很多魔教弟子不明不白地死于非命,天圣门也是如此,我们相互指责对方,要不是大师兄和天圣八子一直保持克制,我们早就展开了大战,在那种情形下我怎么能废除修为,重修根基?我一狠心将错就错,财涨色胆,色催财欲,一时间修为猛进,战力大增,也算是为两位师兄分担了不少压力!期间在财色执念的激荡之下,没想到我竟然智慧大增,炼器阵法之道大成,日进斗金,美女投怀送抱,更增修炼速度,不知不觉间竟然进阶了元胎巅峰,等到师傅再次出现,已经为时晚矣!财色执念已经深入灵魂再也祛除不得,我也曾以战养战,独坐苦修,试图克服执念,可是随着修为越发深厚,执念更是强大,最后无奈之下只好听天由命了!”杨魔君一改往日的风流潇洒,一时变的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你这灵魂修炼方向错误我帮不了你,但是让你晋级天阶也不是没有办法!”老三沉思了一下说道。

    “唉!什么?你…!你能帮我提升阶位?”杨魔君听到前半句忍不住唉了一声,似乎早猜到了结果,没想到后半句却让他差点蹦起来,他不敢相信地结结巴巴地问道!

    “不错,我有八成的把握,如果你配合的好,差不多有九成的把握!”老三肯定地答复道。

    “那还等什么?来啊!有什么手段使劲使出来!再痛也没事!就要效果最好的那种!”杨魔君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他着急地叫嚷道,看着骷髅老三的眼睛差点放光,像是看到了绝世美女一般,他刚才听到武大郎都叫喊,以为这玩意会很痛,他立马拍着胸脯向老三保证受得了,让他放开手脚。

    “好,放开灵魂,放松!运转功法,激发财色执念!”老三缓缓地指导着,因果之力已经入侵了他的灵魂。

    “应该可以了!”老三看着执念暴涨的灵魂魔火,心中一动,因果之力律杀之力轻易地侵入了他的灵魂空间。

    “放松!”老三一声低喝,杨魔君身体一松,即将暴起地能量慢慢回落,刚才因果律杀之力一出,杨魔君立马感受到了那浓郁的先天杀机,一时间差点本能地出手,最后念头却是一暗,放弃了反击,听天由命般任老三折腾。

    “多谢!”老三低声轻言,这是杨魔君对他无限的信任,因为现在老三完全可以瞬间灭杀他的灵魂,生死操与人手,轻松自如,这份心志着实强悍,老三意念一动,财色执念像是泼油的的烈火熊熊燃烧,红色杀机一闪,烈火熄灭。

    “就是此刻!感受到了吗?”老三一声低喝,如暮鼓晨钟响彻在杨魔君的意识海。

    “这就是天地感应,也没什么啊!很简单啊!”杨魔君身体一顿,飘然而起,他闭着眼睛似乎很遗憾地感慨道。

    “拒绝它!”老三忍不住提醒道,心中却是狂喜,一试之下果然成功了,他用欲火之念强化了他的财色执念几千倍,再以因果之力为锁,锁住执念,先天杀机如刀,一刀尽灭财色执念,可惜的是他的执念深入灵魂,老三为了不伤到他的本源,只是斩杀了到了记忆层,就在这一瞬间,诡异的能量再次强化了他的感知,天阶之门轰然打开。

    “师弟,你心太软,你要再狠一点,说不准这次真的可以替我斩去执念,可惜了!不过这也够了!”杨魔君悠悠地一叹,他完全看到了老三施法的过程,一刀尽灭执念,可惜,此刀过后,深入到灵魂的执念又再次在灵魂表面显现,更加隐晦坚韧,不过杨魔君积累何其浑厚,时光认知更是恐怖,这一瞬间就是几个时辰的思索时间,足够他从容不迫地感应世界,领悟天阶奥秘。

    “天道老儿,你这混球,压了老子几十年,还不是让我成功了,呸!大爷气死你,我用你的能量,就不选你的道!”杨魔君哈哈一阵狂笑,状态癫狂地指天大骂。

    “师兄,差不多得了!要敬畏天地!”老三头皮发麻地劝解道,杨魔君受财色执念困扰几十年不得寸进,普通人早就心魔缠身了,也难怪他如此癫狂,天地意志也不是那么好挑衅的,就这么一瞬间已经有六个十八道雷霆落下,方圆万里风云突变,天地变得漆黑如墨,似乎杨魔君的晋级惹的天地暴怒。

    “给师弟个面子,不然我骂你一天!”杨魔君跳着脚不依不饶地叫嚣道。

    老三看着横亘在风雨台上的庞大雷池,已经有了实质化的倾向,大破灭之气形成了一片湖泊,隐隐有再次异变的意味,老三可不敢让它再生变化,这种程度的破灭之力已经够他受的了,别玩火自焚,真被破灭了,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师兄,你随意,我去了!”老三感受着自己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的颗粒世界,一咬牙,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年轻真好!这可是远胜天劫之气的无上雷元啊!”杨魔君似有无限的感慨,天阶即至,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从容,他施施然坐在虚幻的雷池边,一缕缕破灭之力被吸入灵魂,他的身体灼灼其华,灵魂气息开始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