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修真小说 > 破渔舟 > 始于 那一天
    一段尘封已久的故事开始于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一个乱乱的江湖开始于那么几个人

    这座山,隐于云中。

    从山下看,看不到山顶,并不是有多高,而是这个地方,长年云雾缭绕。

    山上有那么一条崎岖的小路,台阶长满了青苔,上面,有一些刚刚落下的枯叶,随着风的吹动,微微摇曳。小路的两旁,两排不整齐的树,有的已经叶子全都发黄,有的微微还有一些绿意。不时的,随着风吹,还在继续掉下枯叶。

    “沙~沙~”小路上面,慢慢走下来一名老人,一点一点的,在清扫着路上的落叶,慢慢变得干净,但是,枯叶还在不停的掉落。

    随着不停的打扫,枯叶还是变得少了起来,长满青苔的小路貌似也干净了不少。只有两旁的树还是在随风动着。

    猛然,山上的云雾,疯狂的聚拢,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盘形状,随着云层的聚拢,这片天,也变得昏暗了起来,风,也慢慢狂躁起来。树上的枯叶,随着风的方向,全都飘向了远方,慢慢,也聚拢在一起,形成了利剑一般的形状,指向风吹的方向。

    老人仿佛因为风突然变大,身体变得更加佝偻了一些,还是在不紧不慢的打扫着,如老树皮般的面容看不出表情,唯有眼睛里不时透露的精光,显示着,老人并不如外表那样虚弱,嘴中仿佛不停的还在说着什么。

    突然,老人停下了动作,抬头看了看聚拢的云层,慢慢转过头,看着风吹的方向,呢喃道“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只是,人,不是那个人了。”随后,一步一步走向了山上。只留下了长满青苔的小路,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

    在大陆最南边的一个角落里,有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子,南山镇,因镇子的南方有一座南山而得名。整个镇子被城墙围着,城墙外便是两条水路,可以直接出城。城门中间还有一条大路,直通向北。进了城门,马上就可以感受到镇子里的热闹氛围,虽然没有那么繁华,但是处处显示着这里的安逸,幸福。

    “江渔!你给我站住!又来调戏我女儿!要不是看在你那个老爹的面子上,我打折了你的腿。你给我站住!小王八蛋!调戏我女儿也还罢了,竟然还敢偷吃我家的腌肉。是可忍孰不可忍。你给我站住!!!”

    在小镇的街道上,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暴怒的声音,只见一个黑胡子大汉,手里拿着一根大粗棍子,正在追赶着一个少年。脸上的表情有愤怒,不甘,无奈。奈何,少年实在跑的太快,大汉确实有些费力。刚要停下脚步,心里想着,今天先放过这个小子,没想到这个时候少年竟然停下脚步,扭过来冲着自己扮鬼脸,大汉再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把手里的木棍扔向了少年,此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无奈,少年脚力更胜,楞是让他跑了。只好气愤的回去,心里想着,下次一定去找他那个老爹,让他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

    “唉呀妈呀,张老汉这是干吗,我不过是偷看他女儿洗澡,吃了他家一些肉,至于这样要打我吗,唉,真是没办法不过说实话,小珊妹妹确实长大了,哎呀呀。”嘴上说着。少年脸上漏出了猥琐的笑容,天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转眼间。少年走到了一个庭院前,推开了木门,走了进去,吊儿郎当的喊到:“爹,你风流倜傥,帅气迷人的儿子回来了,今天吃什么呀。有没有我最爱吃的萝卜炖萝卜捏?”萝卜炖萝卜?这是什么玩意?哎呀呀,这货貌似还挺有性格。

    “臭小子,今天有没有又惹祸,看你小子满头大汗,是不是又给老子惹麻烦了,怎么就一点没个正经,一天天不知道跟老子去铺子里帮忙,就知道瞎晃悠。你今天练功了吗。今天晨时怎么没看到你练功,是不是又偷懒了。”

    “您儿子我当然有好好练功了,只是后来捏,听到院外有呼救声,于是我出去看了一下,没想到,竟有流氓非礼女子,身为伟大的您的儿子,我怎能袖手旁观,于是我就教训了流氓一顿。然后”

    “放屁,我看那个流氓就是你吧,我就纳闷了,你小子这脸皮随谁了,怎么就张口就能说的这么真实,你是觉得我没有看到你跟刘小虎你们几个是不是!是不是又皮痒了!整天跟一群狐朋狗友去外面闯祸!明天开始,每天练功时间加倍。最近爹有一个老朋友来这里,他是青山派门人,如果可以,你小子跟他去青山派走一遭,看能不能有机会进入青山派。”

    “青山派?大陆南部最大的门派,派中门主是大陆天榜高手排名第三的那个青山派?爹?您怎么会有青山派的朋友?难道他也爱吃咱们铺子里的果鱼?”

    “嘭!”可怜的江渔被他的亲爹亲老子,一脚踹到了院中的大树上,顿时疼的他呲牙咧嘴,上蹿下跳。

    “那么多废话,明天开始,练功时间翻三倍,练不完功不许吃饭,不许出门,不许睡觉!!!”说完话,江渔的老爹江风虎进了屋子,留下浑身疼痛的江渔,风中凌乱。

    “三倍。。。我的乖乖,原来我不讲理是遗传。这。这。这。可如何是好。”无奈,可怜的江渔,又因为自己的吊儿郎当,多了一份练功的苦楚。所以说啊,人啊,不能太嚣张。

    谁也没有注意到,小镇的上空,云层越来越厚,慢慢的,像是要压下来一样,除了小镇这一片天空,外面仍然很正常,只有这里,慢慢的,变了一些什么。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飞来了一群黑色的鸟。一只,两只,三只,随后,成群的鸟,全都聚在了小镇上空,最奇怪的是,这些鸟,飞行的轨迹慢慢形成了一个圆形,天空中,就像多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环,不停的越来越大,扩散开来。

    很快,傍晚到了。

    江渔吃过饭后,趁着他爹不注意,跑出了家,奔向了小镇的后面,南山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