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吧 > 女生小说 > 嫡女萌妃:至尊妖娆炼灵师 > 第一千九十七章 红衣持伞人
    随着南宫珏,辛无尘和计无双的暂时离去,整个玄女宫福地,就剩下叶汐这一个顶尖高手。『→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

    叶汐的本意是暂时低调一些,继续封山锁门。

    不过叶慕白那熊孩子,不太安生,这几天老是在撺倒别人,带他一起取出游玩。

    就连贺飞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几次过来旁敲侧击地试探了下,不过都被叶汐回绝。

    现在外面的形势,太凶险了。

    特别是古云柔那个女人行事太过猖狂。

    之前,竟然干出闯到玄女宫福地渡劫的疯狂之事。

    要是这个时候,把叶慕白,还有贺飞这些人放出去,一旦消息泄露,想杀他们的人,简直不要太多。

    所以,叶汐的态度很坚决。

    不过叶慕白更加执着,每天都要来闹上几次。

    今天,他又非常准时地过来,而且还拉来了贺飞,柳心言,还有悟德。

    看到叶汐目光扫视过来,贺飞,柳心言,还有悟德都是一脸的无奈。

    “叶汐,要不就让我们几个,带这小子出去游荡一圈吧。”贺飞劝了一句,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有很多厉害的仇家,但那些人不会关注我们这些小人物。他们对于慕白的存在,都未必知道,出去几天,不会出什么事。”

    “当然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慕白,那就把他留下好了。我们几个都是道君了,总不能一直躲着藏着。”柳心言也接口道。

    他说出的话,让叶慕白气得差点跳起来。

    什么意思?

    你们自己去玩,不带我?

    “是啊,叶汐,我们也该出去游历闯荡一二,这对我们修行有益。”悟德满脸猥琐的笑容。

    他以前最热衷打家劫舍,抢夺别人的家当。

    可算算时间,都多久没开张了,也是时候该出去重操旧业了。

    叶汐眉头皱了皱,刚想回绝,却看到贺飞几人都目光期冀地看着自己。

    贺飞他们其实也早就想出去,闯荡一下了。

    他们都并非平庸之辈,有自己的追求和坚持,让他们一直躲在后方,躲在叶汐羽翼下,接受保护,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叶汐,魔君这些人在极力地渴求变强,他们又何尝不是?

    他们不奢望自己,能够比肩叶汐这几个妖孽怪胎,但至少不能成为需要保护的累赘。

    这几天,魔君,辛无尘,计无双等人相继离去,寻求变强的契机,这事情,他们知道。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更加无法容忍自己在躲在大后方。

    他们也要出去。

    在这里,没有变强的机会!

    叶汐沉默了一下,继而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还真是被计无双给说对了,你们几个果然都是不安分的主。”

    唰!唰!唰!

    叶汐一甩袖口,三枚玉符飞出,落在贺飞三人面前。

    “这是计无双离开前,留下的天机符,你们带在身上,可以蒙蔽你们的天机命数,之后再自己做一些乔装打扮吧。到时候,只要你们自己不对外表露身份,就算遇上一些绝世道君,也认不出你们来历。”叶汐说道。

    计无双在离开之前,曾和叶汐提到过,说福地之内,叶汐的这些旧友,还有雷神府的这些旧部中,有不少出众之辈,最好让他们自己外出闯荡,接受各种风雨和危机洗礼,成长会更快。

    当然,这样做,死在外面的几率也很大。

    当时计无双留下了十张天机符给叶汐,让她自己把握。

    而叶汐没有主动对其他人提起此事。

    现在,贺飞三人再次找上来,她终究还是给了三张天机符。

    “你们自己小心一点吧,不要死在外面,我的朋友,不多。”叶汐轻叹道。

    “放心!我们都会活着回来的。”

    贺飞拿起天机符,咧嘴一笑。

    他心中默默想着,我和你的差距,已经很大很大了,总得追上一些才行。

    “姐!我也要出去!”叶慕白很慌张。

    刚刚叶汐拿出来的天机符,可没有他的份。

    “你?”叶汐斜了这熊孩子一眼,冷笑道:“自己玩蛋!”

    “我不服!”

    熊孩子大怒,不过还没有等他发作,就被叶汐抬手镇压。

    “不服也没用,什么时候你能打得过我了,就由你说了算。”叶汐提着熊孩子,啪啪地打起屁屁。

    贺飞三人纷纷投以爱莫能助的眼神,在熊孩子绝望的目光中,飞快地离开。

    与此同时。

    在天庭的所处势力范围区域,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长相阴柔俊美的男子。

    一身红色长袍,眸若星辰,肌肤比女子还要白皙润滑,一举一动间,都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没敢。

    最古怪的是,他手里始终拿着一柄红纸伞。

    明明没有下雨,他也撑着那柄红纸伞,一步一步朝着天庭走去。

    天庭,自上次被叶汐等人联手一路攻打进去后,守卫更加森严。

    笼罩整个山门的大阵,时刻处在激活的状态。

    可是这个手持红伞的柔美男子,却是如闲庭散步一般,往里走入。

    那强大的法阵,竟然完全拦不住他。

    “你是什么人?敢闯我天庭!”

    持伞男子如此旁若无人地闯入,自然惊动了天庭巡视的高手。

    顿时间,就有一队人马拦在了对方前面,领头的乃是一位身穿金甲的中年男子。

    金甲中年也是道君高手,但没有渡过天劫,看到对方竟然如此轻易闯入大阵之人,立刻就知道对方是个高手。

    不过他也不慌。

    如今的天庭,不仅初代天君大人复苏,甚至还有灵凰帝妃的一道分身坐镇。

    别人想要来捣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天庭?”持伞红衣男子听到这个词,忍不住发出一阵轻笑,“我好久没来这里了,当年那位天帝和青叶大人还在的时候,我作为使者,倒是出使过天庭。现在这天庭,高手死绝,还存有当年的几分气象?居然也敢叫天庭?”

    这一对天庭人马,听到这里,都是脸色微变。

    这是哪来的疯子?

    “大胆!”金甲中年发出呵斥。

    不过他说完这句话后,持伞红衣男子伸手虚空一抓。

    金甲中年连他其他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身体瞬间爆裂,全部惨死。

    持伞红衣男子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继续徐徐往前而行。